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品味生活 >

伟人也有难念的经

伟人也有难念的经 ——诺贝尔的一生 人们常说“家家有本难年的经”。这里说的“家家”,可是个绝对的概念,既包括难为柴米、操心油盐的“寒门小户”,也包括挥金如土、一掷千金的“亿万富翁”;既包括足不出户、坐井观天的“愚公昧妇”,也包括名扬天下、著作等身的“学者大师”;既包括锄禾当午、汗滴禾土的农人,也包括指点江山、叱咤风云的“帝王将相”;既包括碌碌无为、一无所成的“忧天杞人”,也包括功绩卓著、感天泣鬼的“巨匠名人”。所有的人,无一例外,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活感受。他们都有天高云淡、心旷神怡的时候,也都有乌云密布、愁肠寸断的日子;都有春风得意、欣喜若狂的时候,也都有一筹莫展、紧锁眉头的日子。这,就是人生,既有迥然不同,又有相同类似的人生!所以说,“人人都有难念的经”,伟人也...



孩子和老人

图片来自百度网络 孩子说:“有时我会把勺子掉到地上。” 老人说:“我也一样。” 孩子悄悄地说:“我尿裤子。” 老人笑了:“我也是。” 孩子又说:“我总是哭鼻子。” 老人点点头:“我也如此。” “最糟糕的是,”孩子说,“大人们对我从不注意。” 这时他感觉到那手又皱又暖。 老人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守得安静,才有精进

91岁的叶嘉莹女士曾表示:她喜欢多些安静的时间,多读些好书,多些静思,多些与先哲的神交。百岁高龄的杨绛先生守静功力更是了得,她和钱钟书在春节也一样专注学问,面对前来拜年的客人只透过门缝寒暄几句,没有让客人进屋,有些不近人情。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超常守静的功力,才铸成大美之作。 “动静等观”。人的生命与动密不可分,生活中要有动态美,但不能过,更不能变味。追求动态美更不能演变成:公共场所的喧嚣,极尽显露能事的夸张动作,声嘶力竭的吼叫,酒桌上的推杯换盏,资讯的有量无质。这都属于厚动薄静,不具有持久的生命力。 守静能安。韩国的一项长期跟踪实验显示:长期身处节奏过快、喧嚣的环境,少年易有注意力不集中、多动症等疾患,成年人逻辑推理能力会弱化,主管短期愉悦的细胞会更活跃。美国的脑科学...



躲在厨房里的总统

1953年7月的一天,已是美国第34任总统的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在芝加哥的一条邮轮上,设宴款待“二战”时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将领们,并将他们奉为上宾,安排在主席位上,而自己则坚持坐在偏席位上。 晚宴一开始,大家都兴奋地回忆起作为盟军欧洲战场总指挥、陆军五星上将的艾森豪威尔,是如何发挥他那卓越、高超、罕见的军事指挥才能,带领着他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胜利。每个人的言语中,都充满了溢美褒扬之词。 艾森豪威尔听了一会儿,然后拿起餐刀,将自己面前的一大块牛排分切成两半。随后,他趁人不注意,端起其中的一块,悄悄地走开了。 10多分钟后,沉浸在往昔“光辉岁月”里的将领们才发现总统不见了,于是赶紧让服务生去找。最后,服务生竟然在厨房里找到了艾森豪威尔。原来他是去把那半块牛排送还给厨师,理...



刀尖上盛开智慧

朱元璋这人,可不像别的皇帝那样少有大志。他很可怜,小时候,父母双亡,到处乞讨;乞讨不下去了,又去皇觉寺当一介小沙弥,木鱼经卷,阿弥陀佛。 最后,沙弥也当不成了,就木鱼一扔,佛经一烧,拿起屠刀,开始革命。 几十年的刀光剑影,几十年的血雨腥风,几十年的浴血奋战,朱元璋的企业做大了,自己也弄把老板椅,往宫殿上一摆,朝上一坐,建立明朝,当了皇帝。 当了皇帝,那感觉特爽,特舒服,也特得意。尤其看到满朝大臣,顶礼膜拜,连称万岁万岁万万岁,朱元璋高兴得险些血压升高。当然,得意归得意,仍得压在心中,仍得一脸庄重:皇帝,得有皇帝的样儿,不能张狂。 这样憋,是能把人憋疯的。 朱皇帝终于选择了个时机,将内心的得意,狠狠地释放了一把。 那次,是去看一座未完成的宫殿。到了宫门,朱元璋手一挥,告...



仇恨里开出爱的花

图片来源:百度网络 我赶到病房,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女孩。 我不忍去看,目光还是停留在女孩的右手上——雪白的纱布严实地裹着,看上去,比左手短了那么一大截。女孩的右手已经没有了,永远地失去了。我泪如泉涌,努力着止住呜咽。 女孩看着我,脸上依然是惊恐,只是不安的目光不时在我和她母亲之间转换,仅有的一只左手紧紧地攥住被子。 医生介绍着女孩的伤情,拿出了一张照片:一只手,一只小手,一只13岁女孩的右手,孤零零地躺在一摊鲜血里。 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跑出病房,来到走廊上,两手掩住嘴,使自己的哭声不至于惊动太多人。 职业不允许我如此不冷静。可我也是一个母亲,一个有着和这个女孩年龄相当的女儿的母亲。 我离开了女孩,留下了看上去是那么苍白、绵薄的帮助。其实,社会、媒体所有的关注、捐赠都何尝不...



人间卧底

我本来应该成长为一个怨毒的人,每个怀才不遇的失败者都有资格这样做,但幸好我没有。如今已经想不起到底是什么拯救了我,只能谢天谢地了,甚至谢谢所有那些无意间狠狠踩过我一脚的人。 讲个故事,有关我最初失败的经历。17岁那年,学校安排我们去太湖边写生,那是个叫杨湾的小村庄。我们驻扎在一个由废弃的学校改建而成的招待所里,睡的是课桌,吃的是村里的大婶凑合着烧出来的盒饭,手艺粗糙但原料都是上等湖鲜,把新鲜的银鱼和湖虾只当咸菜一样胡乱下饭。一大早我们就出门去湖边画画,面对湖光山色或者老街村落写生,每天必须完成几张水粉画和速写。晚饭后我们会聚在一个曾经的活动室里,把作品放在两张破旧的乒乓球桌上,由老师点评。这本来也是个挺质朴的学习程序,听上去甚至有些乡村生活的田园诗意,但事实上,这...



一对年轻夫妇买了英国老夫妻的房子,搬进后震惊了……

以下这个故事是从别处听到的,尽管出处找不到,仍感谢原作者给我们写了一个这么好的故事。生活中,多见的是“趁人之危”与“落井下石”,仿佛让我们忘记了还能有“成人之美”和“锦上添花”的美德;前者可能会取得更多“世俗”上的成功,而后者却让人一生心安! 一对在英国爱丁堡工作了一辈子的退休老夫妇准备卖了房到西班牙去养老。英国四面环海,气候潮湿,老人易患风湿病。 老人在西班牙看中了房子,两周内必须付款,就在爱丁堡的房屋中介所挂了房子说是“急卖”。 一对年轻夫妇正好刚在这个城市找了工作,孩子要上学,急着买房。看了中介挂出的房屋照片和价格,怦然心动——无论是地段还是房屋的品质都是他们希望的那样。 年轻人注意到了“房屋急售”的字样,就电话中介“可以优惠吗”?老夫妇想着西班牙已经定好并急...



一次纽约“大审”

两个月前我来到纽约,和另外两位也是来自德国的朋友向一个身材肥胖、脾气暴躁的爱尔兰人莫菲合租了一间阴暗破旧的房间,我们当时既没有钱又没有固定职业,全靠做点临时工维生。莫菲是个鳏夫,独自带着5个小孩,吉米是最小的一个。我们住的房子位于南曼哈顿一个落后贫穷又拥挤的社区,社区里有许多像这样子的大型租赁住宅。 我们在莫菲那里住了将近三个月的时候,吉米突然一病不起,病情看来不甚乐观。来美前,我的房友古特是柏林有名的小儿科医生,但他表示不能替吉米治病,因为他还没有通过美国的国家医生执照考试。 莫菲请来的医生是个老态龙钟、瘦骨嶙峋的意大利人,他一共来了两次:一次是上午10点,一次是下午。午夜一过,吉米的热度不断升高,气息渐如游丝般微弱。古特催促莫菲再去叫大夫。一会儿后,莫菲却独自回来...



与对手合作

冰雪始融,春回大地。海洋里休眠了一季的动物们开始苏醒,并承担着养儿育女的重任。 这个季节,是沙丁鱼向近岸作生殖洄游,返回大海的时节。沙丁鱼是海洋中最有礼貌最守纪律的生物。在“迁徙”过程中,沙丁鱼数量庞大,多如天上的星斗,但它们非常自觉地排着整齐的队伍,似训练有素的大部队。浩浩荡荡,井然有序地向理想中的家园进发。海豚已经追随它们几天了,只等适合的时机、适合的水域“下手”。 壮观、密集的沙丁鱼群跟着海水的“洋流”,跋过浅水,涉过深水。当它们又一次进入浅水海域时,蓄谋已久的海豚施了一个小小的“手段”,将其中的“一股”沙丁鱼截断。使它们从大部队里分流了出来。海豚们用超声波“误导”迷路的沙丁鱼群,将它们控制在“股掌”之间。可是,它们要想在短时间内吃到可口的沙丁鱼,却相当费力...



漂泊的红酒

初到大学里,我还很想家,周五下午结束了专项训练课便急着要赶回去,带回去的东西已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 从学校到家要换三次车。那天也许是太累了,又一个人走没人聊天,坐在车里竟睡着了,恍惚间有人碰碰我———到站了。 一个人站在站牌旁边,觉得出奇的寂寞。一低头,发觉背包少了一个,车已经走远了,也就没去追,要等的车过了一辆又一辆。我站在路边看远处的灯光…… “是你的吗?”一个人站在我面前,手里拎着我的背包,我不知道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问我。 我说不出话来,他枯黄的头发被风吹得很乱,眼睛是温和的浅褐色,个子高大躬身看着我,蓝色格子棉衬衫几乎洗成了白色,斜纹布裤宽宽松松地用一条极旧的皮带扎着。我惊讶的是十月的天气里他居然系着围巾,脚下一双凉鞋里面穿着毛袜子,一身布衣,却又给人一...



旅行青蛙,能治愈你的孤独吗

原标题:旅行青蛙,能治愈你的孤独吗 最近一段时间,旅行青蛙APP被誉为治愈系游戏,可以帮助人们缓解孤独症状。怕孤独,或许是人类的通病。作为欧洲大陆边缘的岛国,为了解决超过十分之一国人的孤独感,近来,英国政府专门任命了一名“孤独大臣”来“终结孤独”。 孤独不是评测心理健康的标准 “孤独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个人的主观感受而已,而且也不是科学评测心理健康的标准。”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刘军眼中,孤独是一种心境。有人独处时,不仅没有感觉到孤独,反而很享受;但也有人尽管置身于大庭广众之间,未必就没有孤独感。“当然,每一个人都有孤独的时候,但并非每个人都能消除孤独感。” 亚洲积极心理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汪冰分析指出,所谓孤独,就是渴望人际关系却得不到。这包括两个层...



这幅画告诉你唐伯虎是个“悲催”才子

大才子唐伯虎一直不得志。本以为被明宗室宁王聘用后会“走上人生巅峰”。不料宁王图谋不轨,唐伯虎装疯逃脱。归途中路过庐山,想起种种遭遇而作。透露了心中难以排解的苦闷和落寞。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报道 500多年前的唐伯虎不会想到,今天自己会成为那么多影视作品中风流倜傥的男主角。当年的唐伯虎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日子?或许你可以从他的画中略窥一斑。安徽博物院珍藏的唐寅真迹《匡庐图》告诉你一个和影视作品中不一样的唐伯虎:一个才华横溢,却一生坎坷,常常失落,甚至面临绝望的才子。 《匡庐图》 唐寅真迹仅展出过几次 在安徽博物院,这幅《匡庐图》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入藏后,只展出过有限几次。省博专家说,书画作品保存不易,很多并不适合长期展出。因此大部分时间,《匡庐图》都被妥善保管起来。 这幅《匡...



常回家看看

原标题:常回家看看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这是古话,出自《论语·里仁》。 我们这一代人受的教育则是“好男儿志在四方”;是“舍小家,为大家”;是“哪里需要哪安家”;是“我是一块砖,东南西北任党搬”。尽管如此,尽管我们曾经天下千秋,天南地北;尽管我们曾是一叶飘萍,五湖四海。但是在几年前,一曲《常回家看看》却唱出了我们的心声,唱红了大江南北。 是的,我们都需要常回家看看。其中的回家过年,是最大众化的回家日子。 上世纪下半叶,不论多忙,每逢年关,我都会带着妻儿回家过年。兄弟姐妹从四面八方回到父母身边,每人提回几个纸箱或者简易包装,“整个兰州都被你们搬回来了!”妈妈开心地说。那时候手机不大普及,我们面对着面,端详着对方或变洋气或变成熟或变苍老的脸庞;欣赏着对方或者时髦...



出乎自然

半夜,卫灵公跟南子对坐闲谈,听见王宫外面的马路上,一辆马车远远驰来,从车轮跟路面接触发出的声音,可以推断车上坐着一个人。 马车一步一步来到王宫门外,车声稍稍停顿一下又响起来,现在的声音跟刚才的不同,车上的人显然已经下车。马车走过王宫大门以后,重新又恢复了较为沉重的响声,马车的主人又回到了车上。 卫灵公对南子说,车上的人一定是蘧伯玉。第二天一问,果然不错。南子问卫灵公怎么知道的,卫灵公说,依照规定,坐车的人在经过王宫门外时要下车步行。当时深更半夜,路上连一个行人也没有,除了蘧伯玉这样的君子,谁还肯遵守这个规定呢? 有人说蘧伯玉:虚伪,也有人说他迂腐。其实不然,他是守法成了习惯。 能够把美德化为生活习惯的人,值得羡慕。...



一样是旅客

来源:百度网络 图片 有紧张大师之称的名导演希区柯克,有次在苏格兰山区迷了路,不知走了多久,才在漆黑的夜空见到一盏灯火。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户人家,立刻兴奋地奔上前去。 我家又不是旅店!屋主听到他所提出借宿一晚的要求后,立刻板着脸拒绝。 我只要问你3个问题,就可以证明这屋子就是旅店!他笑着说道。 我不信,倘若你能说服我,我就让你进门。屋主也爽快回答。 在你以前谁住在此处? 家父! 在令尊之前,又是谁当主人? 我祖父! 如果阁下过世,它又是谁的呀? 我儿子! 这不就结了!客人笑道,你不过是暂时居住在这儿,也像我一样是旅客。 当晚他就在屋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其实明天如何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连生命在内,没有一样东西是永远属于我们的。...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