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广通河畔云飞扬

广通河畔云飞扬 马永清 一组一组镜头向后退去 一幅一幅画面随风而来 连绵的田野庄稼接着庄稼 小麦退了,玉米焕发了新颜 粮改饲在中央电视台绚丽绽放 条条大道纵横交错 路旁景色也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农田 美丽的乡村陪伴行程 低矮的土坯房消失于地平线 小楼新居剑指蓝天 四通八达的空中网络延伸到地球的那一边 从鸡鸣三县知的大疙瘩 走来了太子山下最美的风光 从洮河岸边的齐家坪 走来了震惊世界的齐家文化 从电商到扶贫车间再到淘宝户 走来了走南闯北的广河人 从钟鼎山下 一座新城拔地而起 新时代的弄潮儿 走来了好日子的色彩斑斓 新生活的中国梦 图文无关,配图来自网络。...



磨渠河与水磨房的记忆

磨渠河与水磨房的记忆 ▲马忠英 时光飞逝,人生的车轮滚滚向前,早已驶离我的不惑之年,许多记忆中的人和事,已随风飘零,抑或早已淡忘,而童年的那条磨渠河与那座水磨房,依然如故,仍然记忆犹新……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事了。 一条小河依山傍水,两岸是挺拨的白杨树,河水缓缓流下来,倾入用木头凿的水槽,水槽很窄,水槽里的水很湍急,倾泻在一巨大的齿轮上,使其不停地转动。我们把这条河叫磨渠河,它注入水磨,又向东流经三十多里,最后汇入广通河。 齿轮上是一座四周用木板搭建的磨房,房顶是青瓦,磨房里面有三扇石盘,圆形的两大一小,小的中心空,里面可以倒入所磨之物,其中一大石盘和上面最小石盘用绳子吊起来,下面的石盘不停地转动,下面的齿轮带动石盘运转。这是一座立轮水磨,在轮轴上安装齿轮,和磨...



垂悟王家磨 心醉罗家湾

垂悟王家磨 心醉罗家湾 ▲毛天兵 “垂钓静水上,思古万年长”,当你置身于这里的时候,心中是否会有这样的起伏?在临夏市南龙镇,有一个村落叫罗家湾,葱绿的树林参天,红水河蜿蜒的身影穿村而过,鸟瞰罗家湾,整个村子呈“L”型排列。 春上柳枝头, 游人入林园。 游遍河州城, 沉梦罗家湾。 上世纪八十年代,罗家湾王家磨古朴的村社坐落在池塘边,那时候村民以养鱼、种田为生,泉水从杨妥家村一直流到这里,和这里的泉水汇合,使这里水源丰盈,常年流淌,泉水清澈可见底,泉中有鱼,净水养之,甚欢娱,常见孩童嬉戏,捉之,泉中偶有蚂蟥,孩童不知,吾忧。 孩童时期,我印象中的王家磨,是奢望,距离我家好几公里,那时候不像现在,还没有学会自行车,步行前往太费力,但是那种向往之情却没有减退,上初三时,已是九十年代...



腾飞吧,美丽的积石山!

腾飞吧,美丽的积石山! ▲郭正梅 提到积石山,首先应写一写吹麻滩,因为是县城所在地,年老的人们偶尔也叫石头滩、出蟒滩、驻马滩。父亲告诉我:以前滨河路两段全是沙滩、石头,人口稀少,交通极不便利。父亲常常徒步往返于吹麻滩到大河家的石头路上,艰辛可想而知! 吹麻滩,变成如此美丽的小县城,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的确,二十年前,吹麻滩荒凉、贫困、落后,车辆寥寥无几,唯一的长途交通工具就是大班车,去趟大河家老家,要在车上颠簸一两个小时。人多车少,多数情况下是没座位站在拥挤的车厢里,冷不防遇到急刹车,惯性总会让你东倒西歪。一向晕车的我,回一趟老家好似是从前线打仗而归的战士那样疲惫不堪。 在吹麻滩有一处地方叫石海,能工巧匠鲁班曾在这里憩息;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王曾在这里凿开石壁治理黄...



黄草坪呀,黄草坪

黄草坪呀,黄草坪 ▲田园闲客 黄草坪,在中国的版图上,也许只是一个点,而且是一个很小的点。微不足道。 一朵朵山花盛开,一只只牛羊奔跑,一条条小路蜿蜒。 山峰高过天空,鸟雀插翅难飞。雪层几乎覆盖八九个月。 天上的白云,很白;峰顶的白雪,更白。一轮红日几乎与雪亲吻,抑或擦肩而过。 阳光照耀,一束迷人的白光,接天连地,这便是神奇的小积石山脉。 峰下,上千亩草原。迷人的风光,除了冬季,每天惹人眼帘。 格桑花盛开,花儿与少年漫过每一处山岭,沟壑间溪流淙淙。 鸟儿可以和牧人一起合奏山野交响曲。硕大的牛儿,饮足水后,惬意的反刍。羊群可以不顾牧人的劝阻,跨过一道道山梁,与另一群羊约会。 蓝天上,白云放纵恣肆。太阳瞬间消失、瞬间跑出,会灼痛牧人的鞭梢。 我们相信:飘过山腰的云,飘移的、圣洁的白...



“甘肃刘三姐”——丁如兰

“甘肃刘三姐”——丁如兰 ●王沛 丁如兰画像(耿汉作) 丁如兰(1922.10--1981.3):洮岷型花儿著名编唱家,杰出的传承大师,是洮岷型花儿歌手中首位光彩夺目的女“歌魁”。她15岁演唱花儿,自称“穷尕妹”出名,先后驰骋莲花山花儿会场达40多年,歌压三州六县,享誉甘肃洮岷地区,可与广西壮族歌仙刘三姐媲美,被群众称誉为“甘肃的刘三姐”。 简评: “穷尕妹”的人生艰难曲折,花儿陪伴终生,她是莲花山女歌手演唱花儿的先行者、夺冠 者、领头者;她编词敏捷,妙语连珠,演唱表情丰富,生动感人,声嗓清亮圆润,有“余音绕梁”之美,独唱、对唱、联唱等技压群雄,无人比肩;“穷尕妹”为洮岷型花儿的编唱、传承、传播作出巨大贡献,她表现出的非凡歌唱精神和艺术风范将是永存的。 莲花山“穷尕妹” 丁如兰出生在甘肃省莲花山...



在临夏,用一生参悟齐家文化的美

与时间握手言和,在临夏用一生来参悟齐家文化的美 此刻阳光正好,我可以沿着公元前1600年前的遗迹 探寻分布于甘肃东部向西至张掖、青海湖一带近千公里的历史 四千年的历史就在这里,向我诉说着什么是震撼、什么是神秘 此刻,四千年前的时光凝固,每一件远古之物都蕴含着神的诺言 在这片广袤的大地,厚土之下的石器、陶器、玉器昭示威仪 那些创造齐家文化,并臣服于齐家文化的子民们 仿佛在我的面前耕作、捕鱼、狩猎、制陶、琢玉 草木枯黄、斗转星移间人世已沧海桑田 绿白之间,山川易色;青黄之际,草木荣枯 齐家文化的血液在历史的消融中变成了果实、种子 引领着青铜文化走向未来、走向辉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隐藏的秘密终究会被唤醒 往事已经老去,而时代的风一直在吹,研究的道路一直 引渡饱经风霜的灵魂回到临夏,回...



自行车记忆

自行车记忆 马进祥 仿佛一夜之间,以共享方式出现了单车,也就是自行车,什么“ofo”、“摩拜”等不同品牌不同样式不同颜色不同LOGO的自行车,遍布于城市的角角落落。拿出手机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自动开锁,骑车走人;到了目的地,随手一放,上锁,便OK。不怕偷,不怕丢,不怕掉链子,也不怕坏。一个小时内收费一元,合作院校5角,比坐公交车还便宜,方便实用。这个门槛低得任何一个穷人都能用得起! 有人惊呼:马克思都想不到,他创始的共产主义以这种“共享”的方式出现了。 一 自行车的别名,除了单车,也称作脚踏车,有的地方还叫什么“铁驴子”。别看它现在如此普及,门槛如此之低,但在并不遥远的过去的日子里,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里,其身价之高,使你无法想象。 自行车,那曾是一代人追求的梦想! 记得我小时候全大...



石那奴

石那奴 ◇阿麦 清晨,金黄的阳光照耀着广通河 和河畔的村庄 我停下车 倾听鸟儿的声音 树叶落地的声音 脚下的石子,和多年前一样 依然发光,坚硬且冰冷 父亲们拉着架子车,缓慢地走向集市 那一车车的白,多么纯朴,干净,明朗…… 多么像我的诗人朋友们的生活 我无法描述他们,就像无法描述一车车的白 经过我身旁 此时我只想闭上眼睛 听着风,祝福石那奴 和 朋友们生活...



广河赞歌

广河赞歌 ◇古建红 40年前改革的春风 吹遍神州大地 唤醒了广河这片热土 热爱生活的人们 步履匆匆 奔跑在泥泞小路上 寻找温饱 40年过去了 那些打满补丁的日子 早已在汗流浃背中远去 怀揣齐家文化名片的广河 换上了靓丽的新装 南山金灿灿的玉米吐穗含笑 北川红彤彤的高粱映红天空 三甲集茶叶香飘万里 临园工业区绽放异彩 甜麦子 手抓羊肉 河沿面片 远近闻名 昔日浑浊的广通河 而今白鹭丹顶鹤自由栖息 一栋栋大楼拔地而起 一座座新桥沟通南北 一条条柏油马路四通八达 自信 阳光 敢闯 敢拼的广河人 正大踏步走在脱贫攻坚 追逐梦想的路上...



河州花儿

河州花儿 ▲ 阿麦 河州,像只长筒袜。 甘肃,像只牛仔裤。 底层的人, 诗人,画家,唱花儿的人, 是我的朋友。 花儿把老年人, 唱成了少年。 把爱情,唱成了纯金。 漫步花儿, 也走进了《诗经》的青山绿水。 “日头们落给者山背后, 月亮里打连枷哩; 阿哥走的者房背后, 心抖者肉跌下哩。 ……” 阿麦,本名马明,回族,1978年生于甘肃广河,农民。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5届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著有《阿麦诗选》《星星在天空绘制图案》。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选》《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7》等选本。现主编诗刊《温度》。...



诗选:花儿漫过野风的山岗

花儿漫过野风的山岗 ●马学武 写意临夏 从临夏步行到河州 要走很长很长的路 还要拐弯抹角 从河州回到临夏 一路顺风 几步之遥 多情的大夏河 充满诗情画意 一种被称为世界民歌的“花儿” 天地间,四季盛开 耀眼地流淌 河州逆水而上 临夏也逆水而上 念东乡 黄河,天马行空 一匹奔马的魅力 呼啸而来 又呼啸而去 慈祥的嘴唇 除了没有亲吻到南乡的手背 却能亲吻到西乡的手背 北乡的手背 和东乡的手背 亲爱的东乡,我的兄弟姐妹 土豆一样淳朴 一场甘霖 始终姗姗来迟 我替你喊—— 这坚硬的渴 咏河州 一条扁担堪称神勇 一头挑着河州 一头挑着温州 西部没有宽广的大海吗 你是各路商贾的好避风港 茶马互市 再次惊艳演绎 是谁向往河州 又谁向往临夏 信仰比石头还坚硬 静安堡 走近保安山庄 走近大墩村 走近“积石锁钥” 走近灵魂深处 古老的城堡依旧...



磨的情结

磨的情结 ▲马晓春 回忆,如一杯美酒,醇香绵柔;往事,似一把泥土,沉甸手心,厚重深情。 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是无法割舍的情怀,是魂牵梦绕的情节。幼年的生活环境,一器一物,是苦涩回忆的情愫,是梦幻岁月的情韵。 岁月如水,时光似河。转眼间,已步入人生的中年。偶回老家,只见昔日荒芜凄凉的小村,林立着一栋栋整齐划一、漂亮美观的小二楼,一片片翠绿茁壮、犹如绿毯的育苗地……,呈现出小康生活的新气象。然而,老家墙角,却孤零零地躺着父亲保存的那台电磨,不免增添了许些伤感。忽然想起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一切事过境迁,物是人非……,由于父亲舍不得丢弃,电磨侥幸存留了下来。 打从记事起,磨便留下来不可磨灭的记忆,伴我走过了...



细巷

在临夏市的城中心,繁华的北大街东侧,有一座彩色雕花的门楼。走进悬写“细巷”的门楼,迎面一条小河挡住去路,一道砖铺的小路已在脚下,便是名符其实的细巷。 细细的小河,很窄,窄的像一条风筝上的彩条,系在小巷前,静静的飘在空中。 细细的小巷,也很窄,恰似一根拉不直的绳线,曲曲折折,蜿蜒的偎依在河边。 细细的河,细细的巷,不长,一眼可以望到头。小河和小巷,紧紧相依,捻在一起,自南向北,迂回曲折而来,迤逦悄然而去,分割不开,也不能分开,也许这是细巷美其名曰的由来。 轻轻的走,轻轻的过,不留一丝声响,怕惊了细巷的宁静。宁静是细巷灵动的琴弦,清脆的脚步,摇摆的身影,是流动的音符,顾盼的目光,敲门的手,悬挂的门帘,露出的脸,才是音符发出的声音。 细巷里,雕花的门,镶花的房,一座座,一栋...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