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花开河州

2019-05-27 来源:中国临夏网-民族日报  记者:

花开河州
——观牡丹文化节有感

◇马继洲

林进喜 摄

牡丹的确是大自然赐予临夏的一份美好礼物。临夏虽处西北,但民间养花喜花蔚然成风。从知名度来看,河州牡丹在天下并不大名鼎鼎,或许是少了一些文人墨客的作诗作赋,但这至少应该是河州牡丹长久以来深居闺房无人识的原因之一,随着社会经济条件的逐步提高,到临夏来旅游的外地游人逐渐发现,河州牡丹的品种之经典、色泽之艳丽、花瓣之丰腴、枝株之健壮都不比洛阳牡丹逊色,而且其独特品种紫斑牡丹的确是独一无二。

在历史的长河中,河州缺乏倜傥不羁的诗人,或是一言九鼎的名人,因而河州牡丹便少了些如诗如画兼附庸风雅的阳春白雪品位。但河州牡丹依然坚忍不拔,从容大度,雍容华贵。她贵而不骄,艳而不俗,矜而不夸,她圣洁和坚贞的美质中没有丝毫的奴颜媚骨,她天生丽质的永恒静美已完全超越了一切的诗歌和广告,这即是牡丹的底色和本质。

河州牡丹的足印,是河州历史人文精神抑扬萎振的缩影,蕴涵着一个地域民族的审美走势和文化品格,折射出河州多个民族祖祖辈辈种花赏花、追求美好生活的心路历程。我静心翻阅着河州牡丹没有文字的史册,发现除了山乡野调的民间文学——花儿以外,几乎找不到对牡丹的册封。我曾看到,一位文学老教授在讲课时讲到“白牡丹白着耀人哩,红牡丹红者破哩”时,他激动的不能自己。他说对于红牡丹,别的所有词汇,所有字眼都不能替代这个“破”字,许多名家诗句对牡丹的描写在这句花儿面前黯然失色。我想,这不就是对河州底层劳动民众智慧的评价和鉴赏吗?

为了避开赏花的客流高峰,在一个早晨我特意七点钟到牡丹长廊,这时人还比较少。没有拥挤的人群,徜徉在花海中尽管赏花赏了个够,但总感觉有些冷清。就在此时,我把目光转向一些和我一样早起赏花的特殊人群,我发现就在这样的清晨,一些长年卧床的老人被子女们用车拉到牡丹花前,再取出轮椅,小心地把老人背出、抱出车里,轻轻地放到轮椅上。刚开始有这样的一两位老人我还没有特别在意,但逐渐人数多了起来,我发现有些是子女包车从较远的农村而来。这时,我有一丝感动,一方面我感动子女的孝心,不嫌麻烦把老人带到这牡丹花从中。另一方面,我也感受到这些老人的心情,是什么东西让这些久卧病床的老人打起精神要前来观赏。答案当然是牡丹,是这一朵朵绽放的美丽花朵,让世界变得如此温暖和贤孝,让那些被病痛长期折磨的病人忘记暂时的疼痛,徜徉在牡丹花丛中,那沁人心脾的芳香渗入内心,大自然的美丽和对人的浸润如此深刻、如此美妙。

西北的春天姗姗来迟,4月份许多地区依然是乍暖还寒,但就在这个季节里,河州牡丹美丽绽放,让度过漫长寒冬的人们感受到季节的轮回,生命的生生不息。随着河州牡丹名气渐大,许多人喜欢将之与洛阳牡丹相比较。我个人认为,生长在西北高原的河州牡丹,那一株株盛开的牡丹大如绣球,在普遍干旱的西北地区,更让人心灵震撼。这犹如在沙漠中看到一条河流一样,其惊喜程度更甚于在江南看到一条河流。或许就是这种美吧,你看,周边的游客陆陆续续、不约而同地前来了,有与临夏千年回藏贸易的青海藏族同胞,有从宁夏远道而来的大批游客,更有从兰州来的都市客人。三十里牡丹长廊,就在宽阔的滨河路边,没有门票,没有最低消费,没有时间限制。今日的河州,以牡丹为名片,敞开胸怀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今朝河州牡丹以大气盛宏的姿态绽放,游人络绎不绝,河湟雄镇再现昔日盛景。熙熙攘攘的游客络绎不绝,他们徜徉在牡丹花丛中,品尝着各式极具河州本地特色的小吃,赞不绝口。就在这热闹非凡的场景中,我依稀看到了盛世时的河州,那时的古河州,以博大的胸怀,欢迎来自青藏高原的藏族同胞、关中来的陕西客商,以及千里迢迢到中国的洋商。我依稀感觉到茶马互市时的河州,以及“东有温州西有河州”时的情景,那时的情景与现在像极了,商贾云集,车水马龙,一片繁忙。

责任编辑:王芳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