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怀念老家的那棵老杏树

2019-04-22 来源:广河乡土文化  记者:

怀念老家的那棵老杏树

▲马兴礼

每年杏花盛开的时节,我总会想起老家那棵高大的老杏树。

我的老家坐落在甘肃广河境内广通河畔的一个普通乡村里。老家有一个东西长40多米、南北宽20多米的大园子。园子的四周围被一些大小不一的榆树和花椒树包围着,园子里面长满了杏树、冬果梨、软儿梨、毛桃等各色花树,杏树居多,有水杏、接杏、口外杏、毛杏等。

11111111.jpg

我老家的那个园子虽然没有鲁迅笔下的百草园那么神奇、美丽,但对于我,它是最美的,也是难忘的。

园子里的每一棵树我都非常熟悉,因为杏子成熟时我总会爬到杏树上摘杏子吃,毛桃成熟时我会爬到毛桃树上摘毛桃吃,软儿梨成熟时,我会爬到软儿梨树上摘几个软儿梨吃,冬果梨成熟时,我也不会放过冬果梨。每一棵树上都留下过我攀爬的影子,至今,我闭上眼睛还能清楚的看见我曾经攀爬过的每一棵杏树、每一棵梨树和每一棵毛桃树。在众多的树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棵大水杏树。

222222222.jpg

那棵大水杏树的树干很粗,两个大人合抱还有些困难;树冠高有十多米,树冠的直径也有十几米大,在我们村上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树了;在我的记忆里,那棵老树总是很旺盛,茂密的树枝纵横交错,有的快要垂到地面了。

在众多的杏子里,水杏是一种个头比较大,熟得比较早,又比较好吃的杏子。

在杏子还是蚕豆大小的时候,我们这群嘴馋的小孩子,就想办法将杏树低处枝条上的小绿杏摘下来开吃了,虽然绿杏有酸又涩,但食品缺乏的年代里,小绿杏也是很不错的零食了。这个时候绿杏的核还没有成熟,里面是一包液体,我们就将小杏核用棉花包好,放进耳朵里“抱鸡娃儿”(孵化)玩儿。“鸡娃儿”放进耳朵后过一阵子,将棉花包裹的小杏核从耳朵里取出来时,发现小杏核变成了黑色,算是“鸡娃儿”抱成功了。

直到杏子成熟,我和小伙伴们总会跑到杏树底下去,玩儿各种游戏,其实心里还是惦记着树上的杏子,偶尔会偷偷摘下一个小绿杏吃到嘴里去。等杏子长得大一点时,树底层枝条上的杏子,被我们扫荡得一个不剩了。

杏子成熟时,我母亲总会摘上一栲栳(相当于竹篮子)黄熟的杏子送给外婆和舅舅家,让他们也尝个鲜。这个时候,远近的亲戚或亲戚的孩子们也会陆续来我家转亲戚,顺便吃上些新鲜的杏子,回去时也给家人带上一些。

遇上杏子丰盛的年景时,父亲会亲自爬到树上,将头稍杏子一次性摘下来,拿到兰州去卖,他总能卖上好价钱,以补贴家用。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也曾去兰州卖过一次杏子,但我很难将杏子卖出去。记得那次去兰州卖杏子,除了路费和住宿费,我几乎没有挣到钱。

有一年杏子大丰收,父亲曾经用自行车将两大背篼杏子捎上,去了七八十公里之外的会川。他说,六月六是会川的花儿会,会场上人多,杏子能卖个好价钱。那个时候,公路的路况比现在不知要差多少倍,他捎着两大背篼杏子,骑着自行车去那么远的地方,其中的艰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我老家,摘杏子应该算是一件大事了。父亲爬到树上摘杏子时,我和母亲及弟妹们在树底下帮着将摘下来的杏子放进一个大铺篮里,还要看管好摘下来的杏子。周围的小朋友们知道后,也都会来到了树底下,希望能抢上一两个落下来的杏子(落下来的杏子可以抢了自己吃)。等到头稍杏子摘完,父亲从树上下来后,会给每个小朋友的手里塞给两三个杏子,算是一种舍散。小朋友们拿着得到的杏子,兴高采烈的回家去了。

ddd_副本.jpg

记得上小学和初中的那段时间里,一到六七月份,家里几乎就要断粮了,除了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之外,一天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了。这个时候,成熟的杏子成了充饥的好东西。每天放学回家后,我首先是要跑到那棵大水杏树底下,找几个熟透后落到地上的杏子,如果找不到杏子时,就用木棍打下来几个黄熟的杏子,蹲在树底下吃上个半饱,然后再放下书包去干别的事情。在那个年代里,只要是杏子黄熟的季节,大水杏树底下总是有我找杏子、打杏子、摘杏子、吃杏子的影子。

当秋天结束,树叶落尽后,我父亲就要爬到那棵大树上,将树上的干稍折下来,将过于稠密的枝干砍去一部分,他说这样修理一番后,杏树会长得更旺盛一些,来年结的果实也会多一些。有时他还会开玩笑说“这可是咱们家的救命树啊!”

由于大水杏树离我住的房子很近,一到冬天,我常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在树底下玩抓麻雀的游戏,偶尔能捡到一颗丢弃的杏核时,好像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不知有多高兴了。找个石头,把杏核砸开,将杏仁吃到嘴里时,那种甘甜和幸福的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

eeee_副本.jpg

随着冬天的结束,最先会看见树枝上会出现许多红色的小泡泡,那些小泡泡慢慢长大就是花蕾了。

当红色的小花蕾有豌豆大小时,我们知道杏花将要盛开了,又一个春天就要来临了。

这个时候我有点迫不及待了,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杏树上的小花蕾,当小花蕾的顶部出现一层粉白色的“帽子”时,我知道杏花离盛开近在咫尺了。

突然有一天早晨,我发现在靠墙角处的几个树枝上的杏花开放了,蜜蜂已忙着采蜜。接下来就是满树的杏花怒放,杏花的芬芳、蜜蜂的嗡嗡声和鸟儿的叽叽喳喳声充满了整个园子,园子是花的海洋,是蜜蜂和鸟儿的乐园。微风吹过时,杏花的花瓣如雨一样落下,形成了一道美丽的“杏花雨”,树底下如铺上了一层花白的被子。我和几个小伙伴在花海里玩耍嬉闹,度过春天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杏花开败后一个星期左右,豌豆大小的绿杏就会挂满了树枝。这时,我们盼望着杏子快点长大,盼望着杏子黄熟的时节早点到来……。

我参加工作后不久,父亲在一次突发事件中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曾经攀爬上去采摘过杏子的那棵老杏树,我回老家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我想,父亲给我们留下的那个园子应该还跟以前一样长满了格式各样的杏树。

在这杏花盛开的季节里,园子里父亲与我无数次爬上去采摘过杏子的那棵老杏树也应该还跟以前一样,在春天里依旧盛放出灿烂的杏花,落下一层层美丽的“杏花雨”。

责任编辑:王芳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