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呈现或追忆

2018-05-15 来源:未知  记者:李萍  点击数:

一筐一筐的荒凉,被我舔舐到害怕后,剥离的一些愤恨供养灵动。 

    那些愤恨是关于爱的法则。 

    沉湎,怅然,颓废,癫狂,痴迷。夺取,占有,藏匿,霸道。这些都有规矩。 

    索性,做一个破坏规矩,破坏法则的人。 

    南方有雪,北方落雨。神灵在偷换法则。 

    我暗喜,我多么吻合神灵的旨意!风的行踪,五颜六色,荡在春天的秋千板上,一晃一荡,一荡一晃,就晃荡出了人间。 

    素白在伺候温暖,温暖在雕琢素白。 

    有些爱开始纯洁,开始在纯洁中丢失一些表情。 

    我猜想我的表情,像青砖上的花朵,盛开的冰冷。 

    童年在歇息,停留,张望,在追忆过往。秘密是蛰伏的红蚁,钻入季节的灵魂,窃取我的灵感,歪斜出几行忧伤。 

    麻雀像拳头大的句号,用通透结束通篇。 

    聪慧与伶俐的初夏,在我没打算穿长裙的清晨醒来,左手软毫,右手硬毫,左右开弓。 

    “唰唰”几下,一个霜雪的傍晚晕染美好。 

    于是,慈悲温热慈悲。 

    美好就这样被晕染,爱的底细在大地上铺成日子。 

    麦花,在光阴里成为金牌客户,风雨阳光打对折征集五味杂陈。 

    分行诗的漏洞,不需要说出来。时光会操刀,风会持剑,霜会提镰,伴随的伤,热爱沉淀正午的苍茫。 

    此时,我的一筐筐荒凉,矜持地站在一旁。 

    心的田埂既宽又窄。神鹰在“神不能抵达的领地”念念有词。 

    你是旁观者,我也是旁观者。村口的风也是旁观者。 

    记忆里的草帽成了稻草人的标签,北方无稻,南方无麦。麦子与珍珠米在豁达里做着省略号。 

    曾经,我打碎过的一只碗,瓷片成为青春无字的墓碑。 

    车前子挡住的一把冰草,蓊郁了远方。 

    长大了,却羞于提及爱情。 

    曾经抬眼,阳光在碎叶间闪了又闪,躲着我也躲着时光。 

    我拉低草帽,穿过童年,越过少年,步入青年,跌入中年。乡村的一生,阳光在背地里操控。 

    一些故事还很新鲜。风变得古老。老牛的犄角,长出的牧场,像秋天的童话,渗透着丰满。岁月不老,老牛骨瘦如柴的目光,最后在一柄匕首下合上秋草的疯长。 

    瓦楞上的草开始结籽,而后又落入瓦楞。檐下的石子,与瓦霜一起打败早春。 

    一茬一茬,一拨一拨。万物走的走了,来的来了。在死亡面前,老屋没有权利选择。 

    秋歌与唢呐,吹打出高堂与灵堂,叩拜与凭吊,谁都无法逃避。 

    那只炕沿上的黑猫,白日梦做得多了,夜间的巡查有些拖沓。多年来,与老鼠的见与不见,都是老屋碎碎念中的叹息。 

    我的骨血抽干了,老屋还是那个样子。保留需要勇气。 

    我开始在这个冬天的夜晚,让勇敢与懦弱呈现或追忆,没有力透纸背的分量。所以我只能做一只猫,夜里疾行,白天做梦。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