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一把钥匙链

2018-05-09 来源: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 卢守栋

编者按:临夏热土养育的各族人民团结协作,勤劳能干,淳朴善良,热情好客,这些美德诠释的临夏精神,让来到临夏的许多外地人惊叹。他们被这里悠久的历史传承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所震撼,他们被身边的人和事所感动! 

    武威教师卢守栋来积石山县支教时所写的《积石山县好心人系列故事》,通过他的文字和视角,赞美和歌颂了小人物感动大世界的美好。为了让更多的临夏人发扬临夏精神,接力和传播正能量,我们编发这些故事,让更多的人知道,临夏不但山美、水美,人更美! 

    赴临夏支教前,我已经在钥匙环上多加了一把指甲刀,现在又增加了支教点宿舍、办公室的三把钥匙,本来钥匙挂扣就已经是满负荷运转了,现在属于严重“超载”,我想总有一天它会闹脾气罢工的。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还是给它上个“保险”吧,再拴一条钥匙链! 

    支教点在积石山县银川乡一个叫新庄的小山村,狭窄的街面上有几家或大或小的杂货店,一听买钥匙链,老板都摇头,说那东西早就没有人用了,问多了就懒得搭理我了。怎么办?总不能不解决问题,更不能随便找个绳线拴上去,不伦不类,也太有伤风雅了。 

    来回找了三四家都无功而返,有位好心的老板告知我,说前面还有一家大点的杂货店或许有卖,如果它那里也没有,这条街上就很难再找到我要买的东西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我去寻找那家店。问了好几个人,终于在街巷的尽头找到了,门面一点都不起眼,甚至有些破败,其他的几家店铺都是特制的铝合金高门大窗,还有醒目的门头招牌,这家倒好,门窗还是木头的,油漆都已经掉色了,斑斑驳驳的,屋面显得又低又矮,更要命的是连个门头招牌都没有。我掀开早已分不清颜色的门帘走了进去,店里没开灯,光线有些昏暗,墙壁黑乎乎的,地上到处散乱地堆放着各种货物,铁锨、轮胎、雨鞋、成捆的纸张……还真是个杂货铺,五金交化,日用百货,甚至粮油调味品都有。人要绕着走才能到柜台前,柜台货架也是木头的,一看就有些年代了,油漆斑驳得快要露出本色了。店里的整个布局极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供销社,曲尺形的柜台大而长,就是缺了两口装醋和酱油的大缸,对!还少点防虫的樟脑和糖果的混合味,小时候供销社里的那种熟悉的味道我永远也忘不了! 

    进去半天也没看到老板的影子,大声知会了一声,才听到吱呀一声,昏暗的角落里打开了一扇小门,走出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头上戴着一顶蓝色硬舌单布帽,双鬓斑白,脸色黢黑,面容清瘦,脸上沟壑纵横,架着一副圆边眼镜,一边的眼镜架上缠着油黑发亮的胶布,身穿一件灰色的老式中山装,但衣服还算干净,我不禁心里暗自发笑,这店主人的装束和店面的风格还倒挺搭的,都属于“文物级”的。 

    “你要点什么?”声音有些沧桑低沉,他一颠一颠地走了过来,我心里一颤,是个残疾人,先前的疑惑似乎都有了答案。我说了要买的东西,他抬眼从眼镜框的上面疑惑地看了看我,又盯着柜台内的货物思考了片刻,操着很浓重的临夏方言说:“好多年前倒是有卖过,但不知还有没有了,不一定能寻见,我找找看吧!”他开始在柜台里翻找。柜台有上中下三层,他先将最下面一层的货物移到柜台上面,再将第二层倒腾到下面……一层一层,仔细寻找,第一个柜台没有,他似乎不甘心,又开始在第二个柜台里面翻找,嘴里念念有词:“应该还有的呀!”看他弯着腰,弓着背,站起来蹲下去,额头都冒出了细汗,我突然有些怜悯他了。就说实在找不到就算了,我再到别处看看。他说:“你等等,我再找找看!”我心想也许是他的店里一天来不了几个顾客,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他不肯放过这个挣钱的机会!也在情理之中。 

    “找到了!找到了!”他有些兴奋地喊到。差不多过了有二十分钟,他终于在第三个柜台的一个小铁盒里找出了两条钥匙链,是那种老式的铁丝扣的,上面的镀金都已经暗淡无光了,有的地方甚至有了锈斑,一看就是老存货了,好在还能用。我挑了其中的一条,他递过另一条说,你挑的那条样子好看点,但不结实,还是这条耐用。他说的没错,确实他挑的这条更结实耐用。“这条卡扣有点松,容易掉,我给你收拾收拾。”他拿出一把手钳子,小心翼翼地捏紧了卡扣,“这下就结实多了。”他说道。“多少钱?”我问道,看他费这么大劲才找到这东西,我估计他一定不会少要,说不定刚才好心为我收拾卡扣也是要我买单的,我做好了挨宰的准备,不过我也想好了,顶多给他十块钱,一来这东西我是必需要买的,二来看他身体不好,开店不容易,又折腾了这么大半天。“不要钱,送给你了!”“什么?”我愣住了!“这东西不值钱,买的人少了,放着也是放着!”老人笑着说。这怎么行!我执意不肯,放下十块钱就要走,他拉住我不放,几番推让还是坚持不肯收钱,任凭我怎么劝说,最后说我要是再给钱东西就不卖给我了,还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真是一个倔强的老人。 

    看着他又埋下头弯腰在那里整理刚才那些翻乱的货物,我突然鼻子一酸,喉头发紧,眼泪在眼圈里只打转,面对如此善良的老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为自己刚才自私随意的猜测自责内疚!人啊!总是用自己心中固有的私念误解、伤害着那些善良的人! 

    老人送我的那条钥匙链我拿回来擦拭干净了,怀着虔诚和敬畏之心,认真地拴在了钥匙环上,每天上班、外出走到那里都带着它,有了它,钥匙丢不了,灵魂更丢不了!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