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棉袄里的爱

2018-01-12 来源: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西北的冬天总是特别冷,寒风呼啸着从脸上掠过,看着橱窗里琳琅满目的羽绒服,蓦然想起了儿时母亲为我做棉袄时的情形。 

    记得刚上小学的那个冬天,天特别冷。小乡村的学校离家要三四里地,走一趟常常冻得我浑身冰冷,手脚都长出许多冻疮。母亲见了心疼得直掉眼泪。无奈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没有多余的钱来买布和棉絮做新衣,为此母亲没少伤心。 

15.jpg

    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将冻僵的手放到土炕上暖着,母亲走进来,笑着从柜子里拿出一件新棉袄,让我试试。深紫色带碎花的布料,厚厚的棉絮,我忍不住把脸贴在上面,好暖和啊!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母亲哪里来的钱买新布和棉絮给我做棉袄呢?等我转过身这才注意到,母亲留了多年的两条长辫子不见了,成了齐耳的短发。我喉咙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母亲一把将我拉进怀里安慰我:“傻孩子,没关系,头发剪了还可以再长嘛,再说剪了短发干活也利落不是?”为了我能穿得暖和一点,母亲不惜剪掉留了多年的那头乌黑的长发。 

    有了母亲缝制的那件温暖的棉袄,我的冬天不再寒冷。每天穿着它上下学,生怕弄脏了,外面特意罩了个旧的外衣。就这样,那件棉袄一直陪我度过了四五个北风肆虐的冬天。直到后来穿破了的领口、袖口包边儿缝了又缝,两条袖子短了一截,方才作罢。 

    上初中以后我就住校了,宿舍里依旧没有炉火,晚上只能几个人挤在冰冷的木板床上度过难熬的冬夜。同宿舍的七八个同学,我穿的棉袄是最厚的,我知道,那是母亲用一点一点的辛苦为我换来的温暖。母亲怕我冻坏,又趁着农闲的时候去果库里包装苹果,或者在附近的水泥厂里打零工,来增加一点收入贴补家用,好为我们姊妹几个做几件新棉衣。 

    毕业以后我去异地生活,家里的境况也慢慢好了很多。后来的许多年里,我也穿过各种款式、颜色的毛衣、羽绒衣,但没有一件像母亲做的棉袄那样暖心和妥帖。 

    元旦假期回老家看望父母,和母亲一起收拾衣柜,发现儿时穿过的几件棉袄被母亲洗得干干净净放在柜子里。我劝母亲说:“都这么破了您还留着?”母亲抚摸着棉袄,一脸慈爱地说:“你们现在都在外地工作,平时又忙,妈想你们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看到这些你们穿过的衣服,就想起你们在妈身边的日子了。” 

    是啊,儿时的旧棉袄里有母亲浓浓的爱,和儿女成长的点滴光阴,母亲又怎舍得丢掉呢?(程美玲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