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马五哥与尕豆妹

2017-12-15 来源:微博  记者:  点击数:

歌词大意
马五哥与尕豆妹(回族民间叙事诗)                   

序 曲
光绪七年怪年成,
莫泥沟出了个大事情。

有心人编成花儿曲,
唱到了各州府县里。

曲儿未唱心先酸,
曲儿唱完泪淌干。

1.初 恋

河州城里九道街,
莫泥沟出了一对好人才。

阳洼山上羊吃草,
马五哥好比杨宗保。

天上的星宿星对星,
尕豆妹赛过穆桂英。

大夏河水儿四季清,
少年里马五哥是英雄。

一片青草万花儿开,
女子中的尕豆妹是好人才。

马五哥放羊者高山坡,
尕豆妹担水者河边里过。

“马五阿哥你站下,
你的模样儿我看下。”

马五阿哥站下了,
尕豆妹把模样儿看下了。

天上的雀儿飞者过,
马五阿哥是麻子哥。

麻是麻在皮外哩,
心肠好者人爱哩。

没换个“记首”没答个话,
俩个人心儿里照洋蜡。

“三岁的马驹儿你吃水,
马五哥快来歇一会。

三岁的马驹儿点个头,
我和马五阿哥换记首。”

尕马儿拴的者柳树上,
尕豆和马五叙心肠。

“一岁儿小来两岁儿大,
我俩人苦水里泡者大。”

“你没有老子我没有娘,
尕婚缘自个儿来商量。”

“世上的男子千千万,
只有马五阿哥我喜欢。”

“川里的牡丹开不败,
只有尕豆妹马五哥爱。”

马驹儿嘴啃杨柳叶,
尕豆妹和马五哥心里热。

“你把我疼来我把你爱,
指甲连肉是分不开!”

对者胡达把誓发:
“活不分手死一搭!”

2.婚 变

晴天里站下一疙瘩云,
有钱人长的虎狼心。

马七五把尕豆妹看上了,
打发的媒人来回跑,

给尕西木娶亲是哄人的话,
马七五想霸占这朵花。

人家的天来人家的地,
尕豆妹哭死者不愿意。

人有钱儿势力大,
尕豆家穷者没办法。

听见尕豆妹快出嫁,
马五哥心里绾疙瘩。

尕豆妹硬给抬走了,
马五阿哥的心灰了。

尕豆的心上绾疙瘩,
千思万想的解不下--

女婿娃十岁我十六,
我连你前世有啥仇?

进去个房门女婿娃尕,
转过身子把眼泪擦。

左一把擦来右一把擦,
眼泪里擦出个萝卜花。

婆婆问者哭的个啥?
“眼睛里钻了个土渣渣。”

人家的女婿娃十七八,
我配的女婿娃是捶头大。

嫑说女婿娃是个尕娃娃,
就是个大人谁爱他。

女婿娃连马五哥比一下,
眼泪就像是白雨发。

女婿娃尕者上不去炕,
一把揪到者炕沿上。

女婿娃尕者贪瞌睡,
孤单单身子靠给谁?!

左思右想睡不着,
肝肠痛烂心急破。

一怨胡达不公道,
把牡丹撇在火里头烧。

二恨公公马七五,
你给尕娃娶的啥媳妇。

三骂媒婆子坏天良,
图财坏事的狼吃上。

怨罢天来又怨地,
尕豆妹拿定好主意:

不怕挨打受折磨,
尕豆心牵马五哥。

那怕它钢刀拿来头割者去,
要和马五阿哥成夫妻!

3.相 约

马五哥饮马泉边里来,
尕豆妹担水者出门来。

俩个人缘法就这么巧,
清水的泉边里碰上了。

马五哥把马驹儿拴下了,
尕豆妹把水桶儿放下了。

日头撇西者下山了,
俩个人抱住者哭酣了。

诉不完苦来叙不完情,
手握手儿舍不得分。

“白丝布袜子双梁子鞋,
今晚上尕妹的大门上来。”

马五哥主意拿不稳,
“去了怕是不理行!?”

“马五阿哥你嫑太死心,
理行不是由天定。”

“杀人的刀子接血的盆,
天大的事情妹担承。”

“你来是来吗我等者哩,
大门是麻杆儿顶着哩。”

“你来是来吗我侯者哩,
二门是毛线扣着哩。”

“双扇大门单扇开,
身子一斜快进来!”

“大门开是门响哩,”
“门窝里尕袖儿衬上哩。”

瞎猫儿上房二更天,
俩个人约下了好时间。

4.热 恋

鸡娃子没惊狗没咬,
马五阿哥到来了。

进了个头门没说个话,
马五哥心里挽疙瘩。

进了个二门亲了个嘴,
心里的疙瘩化成了水。

三间大房满间炕,
四六棉毡双铺上。

大红的桌子擦一擦,
细瓷的盅子里茶倒下。

“三层的油香九层的饼,
吃哩不吃尕妹的心。”

“鞋袜脱掉炕上来,
女婿娃不要撞醒来。”

“花花的枕头我俩人枕,
女婿娃枕给个木墩墩。”

“花花的被儿我俩人盖,
女婿娃盖给个破口袋。”

马五阿哥的好心肠,
白大布手巾里包冰糖。

“冰糖放在枕头上,
吃哩吗不吃你思想。”

“你不吃是我吃上,
相思病害者我身上。”

月牙儿照在窗子上,
马五哥和尕豆妹好欢畅。

月牙儿照在柱子上,
尕豆妹和马五哥细商量。

“天上的月牙儿撇了西,
我俩人啥时候成夫妻?!”

月牙儿下山鸡娃子叫,
想来想去是主意少。

“马五阿哥你主意拿,
掏出钢刀把女婿娃杀。”

“脚户哥走者大峡里,
孽障的憨憨杀啥哩?!”

“脚户哥走着小峡里,
谁惜你我的孽障哩!”

“好心想了不要杀,
女婿娃还是个憨娃娃。”

“马五阿哥你心拿硬,
不杀他我俩人事不成!”

5.逼 杀

风刮得窗帘儿哗啦啦,
睡梦里惊醒个女婿娃。

双手揉开两支眼,
一见马五哥他要喊。

尕豆妹急出一身汗,
马五哥忙把嘴捂严。

“你捏紧脖子我压住身,
万不能叫尕西木喊出声。”

马五阿哥的手重了,
尕西木四肢不动了。

白布汗褡血染了,
马五阿哥的心软了。

“一把麸子一把面,
给我的马五哥把血手缠。”

“缠干了血手你快走,
小心隔壁子大黄狗。”

“我走了祸害给你留,
怎叫我尕妹受苦头。”

“有福同享祸同受,
马五哥你要站快些儿走。”

“马五阿哥你嫑忙,
我搭梯子你上房。”

马五哥上房者站下了,
隔壁子二妈看下了。

“二妈二妈你嫑说,
我给你许下个月兰索。”

“把你的月兰索见过得多,
痛死了我家的小哥哥。”

马五哥撒腿者跑远了,
尕豆妹忙把妈妈叫。

“妈妈、妈妈你快起来,
尕西木嘴里血出来。”

听说是尕娃嘴里出来血,
急得阿娜心肝裂。

擦着火来点着灯,
四处的墙根里寻脚印。

马五阿哥他不妙巧,
上去房他把鞋掉了。

“手儿里提的马五的鞋,
不是马五是谁来!”

“墙又高来狗又歪,
四面五路他哪里来?!”

“妈妈、妈妈你胡嫑缠,
昨晚夕没见马五哥面。”

“黄脸娃子你嘴嫑犟,
做下的坏事装不象!”

“妈妈、妈妈你胡嫑说,
马五哥出门者三个月多。”

“黄脸娃子你嘴嫑钢,
马五昨晚夕巷道里浪。”

“妈妈、妈妈你胡嫑讲,
马五阿哥是好心肠。”

“好心肠吗瞎心肠,
我的尕西木死的太孽障。”

“河州城里告一状,
我看他马五长翅膀!”

6.一 告

河州城里炮响了,
马五阿哥给告上了。

几个衙役抓来了,
马五阿哥藏着窖里了。

上下的庄子都寻遍,
马五阿哥没见个面。

快班的班头着了慌,
叫几个衙役来商量。

一个衙役猜着了,
把马五阿哥抓下了。

马五哥脖子里铁绳响,
尕豆妹心里象刀扎上。

马五阿哥抓给者城里了,
大老爷阴子里说通了。

亲戚朋友把银钱凑,
给老爷背给了半背斗。

几十个元宝喂上了,
大老爷一见心软了。

大老爷见钱者心变了,
命案问者不算了。

不是官司也罢了,
马五哥出来者话大了。

气得马七五浑身抖,
要和马五哥作对头。

银子驮了斗三升,
把马五哥告到兰州城。

7.错 断

兰州城,九里三,
四大衙门修得宽。

皋兰县里办命案,
一声炮响连夜船。

兰州的快班到来了,
猫抓老鼠的拿来了。

日头上来冒了个花,
孽障的尕豆活抓下。

双捉双拿双配搭,
背扎两手往兰州押。

马五哥上了个铁笼子车,
尕豆妹上了个木笼子车。

囚车过了关山了,
看见兰州的旗杆了。

黄河的浮桥上射三箭,
马五和尕豆遇了个面。

大老爷坐者大堂上,
话儿问到了心肺上。

“六班的衙役两边里站,
哪一个衙役你喜欢?”

“六班的衙役两边里站,
哪一个衙役我不情愿。”

“大老爷我也里面排,
尕豆儿你心上来不来?”

“大老爷你也里面排,
只有马五阿哥我喜爱。”

刀子拿来头割断,
我把我的马五哥再见一面。

马五阿哥见一面,
杀哩吗刮哩我情愿!“

大老爷堂上一声吼,
六班的衙役齐动手。

竹板子打来夹棍夹,
“谁教你把女婿娃杀?!”

“杀人的死罪我承当,
是谁叫我俩人把祸闯?!

叫一声胡达你睁开眼,
我俩人的冤枉谁评判?”

马五哥豁出了五尺身,
要救尕豆妹妹的身。

“大老爷把我的头割下,
尕豆的身子你嫑糟蹋。

你把尕豆放给者回,
天大的罪名我一人背。”

“我俩一搭来了一搭回,
死了是这辈子不后悔!”

“我和尕妹一搭里走,
胡大的跟前诉冤走!”

大老爷他把个钱吃上,
活罪吗断在个死罪上。

大老爷判决下来了,
尕豆和马五哥问斩了。

前打锣鼓后吹号,
兰州城里吵红了。

南山里黑云绾疙瘩,
雷响电闪者白雨发。

南山的白雨下来了,
兰州城里的人们看来了。

一搭儿唱来一搭儿走,
没见过这么一对好连手。

尕豆妹和马五哥实可怜,
一搭儿杀在了华林山。

马五和尕豆杀下了,
俩人的血淌在一搭了。

尾 声

华林山上草青青,
可惜了一对干散人。

这是编成曲儿了,
各州府县里唱遍了。

唱曲的人们泪不干,
听下的人们心常酸。

人人讲来个个论,
只恨这世道太不平!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