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自行车记忆

◇ 马进祥 仿佛一夜之间,以共享方式出现了单车,也就是自行车,什么“ofo”“摩拜”“酷奇”等不同品牌不同样式不同品牌的自行车,遍布于城市的角角落落。拿出手机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自动开锁,骑车走人;到了目的地,随手一放,上锁,便OK,不怕偷,不怕丢,不怕掉链子,也不怕坏。一个小时内收费一元,合作院校5角,比坐交车还便宜,方便实用。这个门槛低得任何一个穷人都能用得起。 一 自行车的别名,除了单车,也称作脚踏车,有的地方还叫什么“铁驴子”。别看它现在如此普及,门槛如此之低,但在并不遥远的过去的日子里,在我的记忆里,其身价之高,使你无法想象。 自行车,那曾是一代人追求的梦想! 记得我小时候全大队,也就是现在的全村只有一辆自行车。那自行车的主人叫马奴乎儿,是尕新庄生产队的队长。我们平...



包包菜

我的家乡流川,人们都种有一种菜,熟时很瓷实,形状圆圆的,像小孩的头,又似一个足球,都叫包包菜。 后来上了学,知识增多了,才知道这菜,叫甘蓝,是英国及欧洲大陆海岸的野生甘蓝,经长期反复试种、驯化,才形成的。按其食用部位,分为叶型、花和粗花茎型、茎型。平常说的卷心菜,是甘蓝的一种,包得或紧或松,或大或小,有绿色、灰绿色、紫红色几种。轻的不足一公斤,重的三公斤以上。 我家院子东面、北面,盖有砖木结构的房子,其余空空的,闲置着,有时停一辆架子车,放几样简单的农具、杂物。一群咕咕乱叫的鸡,时常拍着翅膀,悠闲的来回走动,四处觅食。庄窠墙头,麦场边的大树上,唧唧喳喳吵闹的麻雀,一旦见了,以为院里一定有好吃的饭粒馍渣,就噗噜噜,噗噜噜,呼朋引伴的飞下来,落到鸡群中,奔奔跳跳,相互...



棉袄里的爱

西北的冬天总是特别冷,寒风呼啸着从脸上掠过,看着橱窗里琳琅满目的羽绒服,蓦然想起了儿时母亲为我做棉袄时的情形。 记得刚上小学的那个冬天,天特别冷。小乡村的学校离家要三四里地,走一趟常常冻得我浑身冰冷,手脚都长出许多冻疮。母亲见了心疼得直掉眼泪。无奈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没有多余的钱来买布和棉絮做新衣,为此母亲没少伤心。 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将冻僵的手放到土炕上暖着,母亲走进来,笑着从柜子里拿出一件新棉袄,让我试试。深紫色带碎花的布料,厚厚的棉絮,我忍不住把脸贴在上面,好暖和啊!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母亲哪里来的钱买新布和棉絮给我做棉袄呢?等我转过身这才注意到,母亲留了多年的两条长辫子不见了,成了齐耳的短发。我喉咙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



我与红园

文/马自东 图/海向明 红园是河州城里一座历史悠久的公园。我和这座公园之间产生联系的最初时间确切地说始于少年时期。那时我在家乡小学读三年级的时候,年龄十岁有二。 那年月,父亲常常去城里做生意或是给母亲买药。有一次父亲回来的时候,我缠着他追问河州城里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的时,父亲说,城里呀,有一座很大很大的公园叫红园,里面什么都有,什么小船、动物、漂亮的房子等等。就从那时起,我就盼望将来有机会去红园好好看看。 不过梦想毕竟是梦想。当时的生活条件根本不允许谁家的孩子无缘无故去那么远的地方游玩。那时是集体形式的农业社,我们家里除了父亲一人劳动挣工分外,一家都是闲吃饭。母亲长年有病,我们哥儿几个除大哥读书外,我和二哥年龄尚小,一年下来全靠父亲的奔波过活。岁末年关分得的谷粮,勉...



与灵魂对话(外两章)

◇ 阿麦 一个人坐在灯光下, 忘记尘埃中的诸多繁琐事, 与灵魂对话。 真心话, 不是用来发表的,换米换柴。 也不必向心底不磊落的人, 掏心掏肺。 我文字中的盐粒, 太咸了。 亲爱—— 你忍了那么久, 于是我傲娇的山峰, 飘起了大雪, 掩埋我。 广通河已经结冰。 高贵的灵魂啊—— 从不显山露水,却在相互映照。 那么多好人, 帮衬我们。 一想起这些事, 阳光便照在心坎上, 那么亮,那么亮。 雪 山头上的脚印向山下 延伸 南阳山 披上白色外套 像新嫁娘等待着 新郎 此时谁没有爱情 将永远不配拥有 天使的银粉纷纷 坠落山涧 落在额头上 落在纸张上 炉火 门扉虚掩 炉火正旺我坐在 炕沿上 静候你—— 带上爱悲悯正义…… 门扉虚掩我在 广通河畔 聆听虫鸣 炉火在我的胸膛里燃烧得 正旺……...



思花吟

初春佳季,万物向荣,欣欣然一派生机景。明月之夜,风清气爽,望月触情,深思意中人,心中相思语,跃然纸上,相思而作思花吟。时岁庚寅,春在河州。… 丰腴若雪团,何堪输玉环。 姣姣佳人坯,应在洛仙篇。 伊本唐时人,明皇御苑主。 牡丹花前容,孔雀开屏妒。 三千佳丽人,汝应其中有。 明月知我心,听我寄思语。 相思空消神,魂散亦无悔。 漫漫长梦里,化蝶为相伴。 高山流水长,山水不相离。 菏芳清水润,鸳鸯嬉成双。 翩翩阿娜姿,好似月宫仙。 缘起三生修,情已前世定。 木石有前盟,转生来相赴。 茫茫红尘中,相识又恨晚。 好鸟双宿飞,淑女君好逑。 冥冥天注定,朦朦地牵线。 执子玉纤手,与子相偕老。 情深人憔悴,奈何肠寸断。 千年止一回,千年何其久。 万劫却也微,只把姻缘修。 沧海化桑田,君心依如故。 与伊山盟誓...



永靖组诗

何其岗 在永靖 1 于此为止。青藏高原消灭了它的起伏。 看哪,蜿蜒黄河吐纳着白云 大风卷起了黄土的漩涡 那山顶上青海的牧人 皮鞭抽打着天空,而羊群 望着山下的麦地 风吹出麦浪凄苦的拖腔 有人在黄土上踮起脚尖接近天空 黄河的浑浊收留了他们的精血 这大地,雄奇又原始 任多大的热爱也不能亲近 2 自兹上溯:三代以往,三朝以往 没有人能够眼见祖先的清晨 没有人能够眼见土著的炊烟 无非是王权的钟声敲响着昆仑山 一声雨 一声雪 那西来,南来,骑牛由东而来的圣者啊 黄土不可教化 上苍何曾记录了你们 他只是惊奇:荒芜的 后花园里 野生的歌声发出微光 3 只有在河谷带地 吮吸水的乳头,才会 生长星星香火 环山一带的精血,肩胛、胸腔、四肢的 精血——供养着河流 繁华:这贫瘠之子 平白享了无量的福报 却让这繁华,连遗骸 都向下游流去...



河州牡丹:遗落在西部的一颗珍珠

徐光文 “牡丹随处有,胜绝是河州。” 河州的春天是属于牡丹的,当融融春意染绿古老的河州时,煦煦的春风就送来了牡丹花诱人的芬芳。此时的河州,到处盛开着雍容华贵、娇俏艳丽的牡丹。仿佛置身于牡丹王国的世界。 牡丹,被拥为“百花之王”。她玉笑珠香,冠绝群芳。她是民族兴盛的象征、是人民幸福的写照。中华牡丹,从古至今,被誉为国花。物竞天择,经过漫长岁月的历练,中华牡丹形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大家族。河州紫斑牡丹,在牡丹家族重要成员中,因其花瓣基部有明显的色斑而得名。 河州牡丹,历史悠久,名冠三陇,河州有小洛阳之美誉,为历代文人墨客称道。明代大学士解缙身处河州,身在异乡,面对着如盘的河州牡丹,动情地吟诵道:“秦地山河无积石,至今花树似咸京。”清人吴镇则对河州牡丹有这样的描绘:“枹罕花...



美丽临夏,我可爱的家乡

文 | 王靖华 滚滚的黄河 高峡出平湖 河州花儿唱出了 幸福的歌 请到河州来 古河州美酒醇如蜜 把我的思念 带向了远方 芬芳的花儿 像天上的祥云 河州的歌声飘荡着 团结和谐的声音 请到河州来 和政化石羊看世界 多彩河州 这是我美丽的家乡 这是心灵自由飞翔的地方 河州花儿唱出了 心中的梦想 这是北方的小城 美丽临夏 我可爱的家乡 这是心灵深处最圣洁的地方...



忆江南·河州好

□ 马坚强 河州好,漓水向东流。太子峰奇凝白雪,莲花湖碧锁清秋。怎不忆河州? 河州好,风景古来幽。遍地牡丹红胜火,满城芳草绿如绸。最忆是河州!...



蒿支沟旧事

拉柴 我是1979年秋考上大学离开老家的。 记忆中的家乡,是那么贫瘠。除了粮不够吃,困扰家乡的还有烧柴燃料。家乡不出煤,那时煤炭是奢侈品,农民买不起,做饭烧炕用的大多是麦草,每年庄子里相约成群结队,去一趟很远、很远的新庄公社大、小南岔的山里,用架子车拉一趟柴用来烧茶水以及供节令有大事的时候用。 农闲时节,哥哥们与庄子上的人相约进山的时候,母亲开始给他们做干粮,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面拿出来,烙饼子,烧焪锅,带炒面。那时候我还小,没有跟哥哥们进过山拉过柴,至今是个遗憾。我最多按约定的时间牵上牛,带上干粮,和小伙伴们去二郎岗通往新庄的那个小南岔河虎家庄桥头,等待拉柴禾的架子车的到来。因为那个地方有个长坡,重车非得用牛“挂捎”(拉)才能上来。山里砍柴,不确定因素很多,加之人力拉车,...



马五哥与尕豆妹

歌词大意 马五哥与尕豆妹(回族民间叙事诗) 序 曲 光绪七年怪年成, 莫泥沟出了个大事情。 有心人编成花儿曲, 唱到了各州府县里。 曲儿未唱心先酸, 曲儿唱完泪淌干。 1.初 恋 河州城里九道街, 莫泥沟出了一对好人才。 阳洼山上羊吃草, 马五哥好比杨宗保。 天上的星宿星对星, 尕豆妹赛过穆桂英。 大夏河水儿四季清, 少年里马五哥是英雄。 一片青草万花儿开, 女子中的尕豆妹是好人才。 马五哥放羊者高山坡, 尕豆妹担水者河边里过。 “马五阿哥你站下, 你的模样儿我看下。” 马五阿哥站下了, 尕豆妹把模样儿看下了。 天上的雀儿飞者过, 马五阿哥是麻子哥。 麻是麻在皮外哩, 心肠好者人爱哩。 没换个“记首”没答个话, 俩个人心儿里照洋蜡。 “三岁的马驹儿你吃水, 马五哥快来歇一会。 三岁的马驹儿点个头, 我和马五阿哥...



吹麻滩

□ 冯尚玉 曾几何时 你又变成了积石山 积石山是你头顶的那座山 你伸着双臂东西蜿蜒 北岸是伟岸的东坡山 南边是绵长的尕马家山 长长的大峡水如今已断流 人工开凿的吹麻滩河 把原本的石头滩 纵分成两绺 说起吹麻滩的石头还有个美丽的传说 鲁班不忍心寺沟峡阻挡僧人的出行 把羊群驱赶到那里不再前进有了这美丽的传说 静卧的鲁班石就有了确凿的证据吹麻滩建县还不足四十年 曾经的荒滩上座座楼宇纵情地升攀...



积石山春雪

李自立 春雪,给人以清新和欣喜。不论何时何地,春雪无疑是期望的开始,是春播的前提,更是给了 生命 孕育的锲机。 小时候,家里正月的锣鼓声随着春雪而平息,等不得田畦整理完毕,等不得除草施肥,根本来不及农活安排顺序,一 夜 春雪,纷纷扬扬一下就是半月,不知道 冬 是不愿离去,还是春为挽留 过去 的 回忆 。刚露嫩黄的路旁 小草 ,沁润心脾,桃花、梨花、杏花个个是娇娇欲滴,红梅、迎春也在雪里洗礼,彰显着 自己 的美丽。整个 故乡 ,一片粉妆玉砌, 孩子 们又重新穿上了棉衣,大人们围拢一起,打牌、下象棋,凑牛九,互相谈论着春雪的话题。这些年,气候变暖,春雪好像从来在没有过这样的深情,也从没有如此的光顾人间大地。 因 工作 原因,有幸亲临积石山,这里 曾经 女娲彩石补天,这里曾经大禹治水。《尚书.禹贡》就...



高高的太子山

高高的太子山哟 山是那金银山 弯弯哟洮河水 河是那金银河 啊!美丽的 家乡 哟 肥牛羊壮骆驼 密密森林满山坡 高高的太子山哟 山顶上彩云飘 弯弯哟洮河水 河水泛金波 啊!毛主席的恩情哟 比山高比水长 太阳 月亮 比不过 当你听到这首 优美 的甘肃临 夏 民歌,仿佛走进了一个神奇迷人的绿色世界,感受大自然的万般奇妙和魅力 景色 。 太子山位于甘肃临夏州西南部山区,与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夏河、合作、卓尼县接壤,主峰位于和政县牙塘河畔,海拔4368米,山脉逶迤绵延几百里。太子山又称大峙山,由母太子山和公太子山组成,母太子山在东,海拔4368米,公太子山在西,海拔4183米,两山之间盘坡哑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是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分界岭,这里山势壮观巍峨,云遮雾罩,登高望远,观林海松涛、奇石异峰、 雪 山“映月”,感受天...



一个人的西行--临夏印象

提起临 夏 ,到也不陌生。是去年这个季节,因出差遇到岷县洪水,只好绕道合作北上,有幸与临夏擦肩而过,后来去拉卜楞寺,又路过临夏。虽有数次临夏之行,但每次都是匆匆而过,没有太多深刻的印象,当然神圣的拉卜楞和美丽的桑科草原除外。 临夏回族自治州,民族自治区域,以回族同胞居多。走在大街小巷里,多见戴小白帽的男子与包着头巾的 女人 ,想必他们都是回族同胞,也不时有汉人在其中,还有牛羊肉的味道夹杂其中。但我所了解,临夏还有其他两个民族自治县,积石山和东乡两县,保安族、东乡族和撒拉族,却不了解他们有什么特别的风俗习惯。 中午从白银出发,一小时车程便到兰州,一路上几乎是寸草不生,连绵不绝的黄土山丘。从兰州向南去临夏,情况似乎有了改变,黄土山丘依旧,却有人家在耕种,不时能看到塬上的村...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