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走进东郊公园 领略秋之韵味(美图)

金秋十月,气温骤降 此时的东郊秋意渐浓。 秋景宜人,美景如画,令人迷醉…… 天凉好个秋。十月的秋是个美丽的秋! 蔚蓝的天空中不带一丝杂云。 公园里色彩缤纷, 像是被打翻了的颜料浸染过一般。 微风掠过,地上的落叶簌簌作响。 不觉间,我停下脚步,张开双手, 仰起头,闭着眼,轻轻地呼吸着, 像一片落叶儿,融入秋的生命里……...



诗书颂河州

诗书颂河州 ——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年临夏州书法展作品选登 书法 任志翔 马尊贤...



鸡 ◇钟翔 早上读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到“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诗句时,停住了。想,那时的桑树或不高,或鸡体极为精瘦、灵动、野性十足,不然怎么会在桑树与桑树之间来回地飞跃,在高高的枝头上清脆地啼鸣呢。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鸡驯服得很,亲和得很,羽毛光滑油亮,随处就能找到食吃,身子肥大,连高些的崖坎、矮墙都飞不上去,何况是树巅呢? 鸡,使人不由得想起静怡、安详、淳朴的乡村生活来。 我家在康广公路边的一个小村庄里。广阔的川原上,是一块块平整的肥沃的良田。逶迤的流川河水,日夜不停的潺潺流淌着,清澈剔透,倒映出两岸的树木、庄稼、挑水的人影。村子周围,长满各种树木,翠绿茂盛,层层叠叠,荫护着房前屋后。麦场上、田间地头、农家院落里,都能看见鸡的影子。它们三五只,七八只,或悠然...



那天,我从积石山县城边走过

那天,我从积石山县城边走过 ◇马兴礼 那天,我从积石山县城边走过 一座座拦河坝围成的人工湖很美 我更想看河道里被挖走的那些大石头 一位高贵的灵魂曾与我对话 那些石头 是积石山上的魂 远处的那座大山还跟以前一样 山底下 黄草坪的黄花正在盛放 赏花的人群里 却看不见那个懂花的人 一位高贵的灵魂曾与我对话 那些花儿 是从天上散落到地上的星星 无数的石头堆积成了石海 据说那是鲁班驱赶的羊群变的 那个巨大的“头羊” 人们叫他鲁班石 静静地躺卧在那里 任游人们在上面踩踏 石面上的那个大窝窝 他们说那是鲁班坐卧的印痕 我却听一位高贵的灵魂说过 那些石头 是第四纪冰川留给人们的礼物 讲故事的人带着他高贵的灵魂走了 那个叫鲁班的工匠 却留下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群羊变的石头永远卧在山麓下 观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墨香临夏

晨牧 陈龙 一马当先 冯丕烈 绿水岸边是我家 王利卫 花鸟 车玉琳 新绿 李海茫 山 水 杨占福 山 水 谈晓娟 撒拉人家 王学忠 寻觅 牧俊 横枝照影 李学军 听雨图 谢临军 空山新雨 马海瑞 花鸟 罗 艳 山 水 杨 峡...



河州向晚

河州向晚 ◇ 幸福 赶石吹麻滩 当白天暑热在午夜退散,朋友们走后,我醒在积石山脚下的无眠里。就像上一次来时,住在黄河边一家宾馆,头枕大河东去的浪声睡去。 我一句话也不想说,听着他们拉着家常,我似懂非懂,感到自己是唯一的外人,仿佛回到了童年。 记不清多少次经过吹麻滩,想留在这里住上一晚。旅人仓促的行程,休憩鞍马劳顿,只有新上市的核桃,土生土长的坚果,吸引了我的目光。岁月的长河没有多余的力气,能浮得起硕大的石头。 满滩的石头撒满草丛,在灼热的阳光下的石头,始终沉默不语,远远看上去活像一群羊,卧在草场上反刍,它们眯缝双眼,用牙齿消磨锋利的时光,回味清长的夏日,空气中满鼻羊粪的味道。 幸亏你来了。麋鹿要翻越几架山,去到湖边喝水,取走自己丢失在那里的影子。想起那时在花间树下读书写诗...



温暖的毛毡

温暖的毛毡 ▲钟翔 不知南方或其他地方咋样,我所生活的西北,人们家里的炕上,都要铺毛毡的。 西北跟南方相比,地理位置不同,气候差异很大,温度也不一样,冬天特别寒冷。就是到了早春或者初秋,天气变得冷冷的,人们家里的炕上,都要铺上厚厚的毛毡,炕洞里填进晒干的柴草,烧得暖暖和和的,才能舒适地过夜。绵软暖和的毛毡,在当地人们的生活中,显得尤为重要,不可缺少。 毛毡大多是用羊毛做的。我们老家那里,家家户户基本上养羊,三五只、七八只的,数量不等。养羊的好处很多,产了羔能够赚钱,长大了可以食用,剪了毛能够擀毡,还会吃掉剩下的残汤馍渣,不至于让粮食白白浪费。 端午节前后,天气异常炎热,地面变得暖和起来。流川河水变热了,水面闪着阳光的碎金。娃们脱了身上的衣服,赤身钻进清澈的河里,随意游...



河州的胎记(组诗)

河州的胎记(组诗) ◇ 陋岩 茶马互市 毛驴驴的脖铃声 还押着唐诗的平仄与悠扬 驴背上的茶叶 驮来了千里万里的江南 漠北的马群 在远远近近处张望 一杯茶的倒影里 来自马的乡愁 携带着漠北思乡的干渴 马的嘶鸣和远天的白云 在一枚茶叶的脉络中徘徊 长城一万里脊骨上的月亮 散发着故乡窗花的亲切 慈祥 我信马由缰 自唐而宋而元而明而清…… 临夏人的自信与血汗 沉积着的是一部民族和谐史 千年的记忆 临夏花儿 黄河正在血管中流动 多情的哥哥 疼人的妹妹 羊皮筏上的爱情 逢土生根 遇水发芽 一首歌昼夜奔走 高音区和低音区的连接 牙齿和舌头的接力棒 穿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 把心中的苦 心中的甜 心中的秘密 全部吐出来 哥哥哎 妹妹哎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 不唱呀 由不得自家 刮过脸颊的风是花儿 钻进耳朵的鸟叫是花儿 《河州大令》《水红花令》...



八坊古巷行

八坊古巷行 ●钟祥 到临夏市新西路中段,看见东边门头上金色的“八坊十三巷”几个大字,就知道这里是回民古街区。 居于小城很多年了,看过周边不少的人文景点,领悟到了不同的文化内涵,可对城中的八坊十三巷,倒是很少光顾,没有深入了解。近年旅游业发展很快,八坊十三巷正赶上了趟,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很是热闹。 临夏古称河州,市内的回民被称为八坊人,这八坊也成了临夏的别称。早在唐朝时期,大食、波斯等国的商人等人士,来到八坊经商定居,先后建了八座教坊。人们依坊而居,围坊而商,和睦共处,就形成了回民聚居区,得名“八坊”。 八坊的地理位置,在广场洪水河以南,三道桥以北,上二社以西,西巷以东一带。后来的南关、前河沿、大小西关等地也纳入进来,范围不断扩大。 进入拥政巷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队铜...



广通河

广通河 静卧的山、长长漫漫 小巷般蜿蜒而悠长的平川 白衣的萨尔塔少女飘过 倩倩身影聘婷如仙 春雨不再吝啬 铺开翠色的长卷 广通河、广通河, 你日夜不停息、奔流在河州荒原 坚信你的源头 定在西域天山 离天很近的地方 盛开着冰清的雪莲 一湾碧水潺潺 浇开两岸野花烂漫 天山的冰雪纯洁 长空永恒湛蓝 白衣的萨尔塔少女飘过 如一朵冰清的雪莲 ——河州子坤书于2012年5月25日...



张定平国画作品欣赏

张定平,男,汉族,甘肃省和政县人。1980年毕业于甘肃省张掖师专,从事美术教育和文化工作近40年。现为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临夏州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临夏画院院聘画师,和政县美术家协会主席、和政县老干部书画协会副主席。 张定平几十年潜心研墨,临习传统,不务虚名,为人谦和。其作品参加过全国大赛、省级部分展览、州县各类展览,部分作品获得过一、二、三等奖项。 他的绘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拓展新意境,探索新方法,在追求新审美与笔墨情趣的同时,借鉴现代名家之法,形成了自己新颖生动的画风。其作品构图新异空灵,主题主次分明,点线疏密有致,画面虚实相间,墨色浓淡相生,富有诗情画意。...



走近齐家

★ 马坚强 走近齐家文化。一步一步走进齐家,揣着庄重,带着圣洁,走近齐家, 那明亮的橱窗里, 搁置着被岁月尘封了四千年的古老文明, 那静寂的展台上, 摆放着在地下沉睡了数十个世纪的芳华。 蒸煮着华夏五千年的文化。那精妙的三足鬲啊!承载着三皇五帝的丰功伟绩,那精美的黄土陶盉里, 闪烁着震铄古今、千秋流芳的光华!那闪耀先民智慧与勤劳的铜镜啊!更像是中华文明的火种。那已碳化的粟种, 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石器、骨器、玉器和唯一的骨柄铜刀,一件件精美至极——那是先民们赖以生产的器具, 更是大地赐予赤子的礼器、重器和王者之器。 驻足齐家坪, 感受齐家先民的坚韧与睿智, 接受古老文化的熏陶与洗礼, 唤醒血脉里炎黄子孙奋勇向前的斗志! 透过历史的镜子, 我似乎看到了安特生发现齐家时的狂喜。 透过现实,...



东乡钉匠

东乡钉匠 ★马钟翔 听到“钉锅钉碗吆,钉锅钉碗吆”的喊声,就知道外地的钉匠来了。人们找出破了的家什,先后跑出门,到处观望。在麦场边,或乡村公路上,有位异地口音的钉匠,放下两只木箱,摇着手鼓,招揽生意。 图片来自百度网络 母亲听到后,拿着破瓷杯或瓷碗,旧布里包着,到钉匠跟前,叽里呱啦说话,别人听不懂,不知说什么。母亲是东乡族,钉匠是从东乡县来的,属于同一个民族,自然就用母语交流。 在许多工匠中,对我影响深刻、让我念念不忘的,就算钉匠了。他们收了庄稼,安顿好家中事务,扛一条扁担,挑两只木箱,一箱装工具,一箱是带炉的风箱,翻山越岭,走乡串户,外出找活,赚些小钱。曾经去过的村子,混得很熟了,有活没活,能干多久,挣多少钱,心里早有数。 钉匠选一块空地,放下两只木箱,拿出小凳子,...



保安腰刀和蛋皮核桃

保安腰刀和蛋皮核桃 马少青 马古牙今个儿起得特别早,他一下炕就吩咐妻子阿莎早饭做面片子,吃完好赶路去乡邮电所取稿费。 原来,马古牙写的一篇小说《腰刀恨》在地区的文艺刊物上发表了,前几天乡邮递员送来了那期刊物和稿费汇款单。啊呀呀,这消息在此百十户人家的保安山庄像滚油锅里撒了一把盐——炸开了,成了这几天村里大大小小议论的头号新闻。马古牙也许感觉他这篇小说在本民族史上比较重要,所以自接到稿费汇款单后有意不忙着取回来,而是把那期刊物和汇款单摆在堂屋的八仙桌上,好让人们不费劲就能看见。这稿费也就十五块钱,再说如今也不像前几年那么紧巴了,迟两天也没什么过不去的。可昨儿催他去取稿费。没法儿,他只好拿上皱巴巴的汇款单和那本刊物兴致勃勃上了路。 邮电所在乡集市的中心地段,集也不大,这...



撒尔塔阿姑

[内容提要]在很早的时候,中亚撒尔塔阿姑的故乡,外敌入侵,刀光剑影,战火弥漫。撒尔塔阿姑的丈夫安巴斯和村民进行了英勇的反击,刀枪齐鸣,场景惨烈。经过英勇的抗战,虽然杀死了许多官兵,但由于力量的悬殊,撒尔塔阿姑的丈夫——安巴斯被敌寇所虏,强征入伍,充当军匠。战转东迁至果朱(河州)地方。 撒尔塔阿姑盼望着丈夫早点回来,盼望七年。后来,打听到丈夫流转在果朱巴扎时,她带着两个孩子万里寻夫,途中历尽千险万阻及种种磨难,终于到达果朱地方。但是,安巴斯被军事管制,几难见到。于是她和两个孩子在鸽子洞中栖居,处境相当艰难,撒尔塔阿姑以人格力量,获得村民的尊重。 撒尔塔阿姑将自己的故事编成唱本到处传唱,最后在镇守官的生日宴席上得到邀请演唱,歌声打动了镇守官,准与丈夫相见,批准安巴斯改军...



此曲只应天上有

此曲只应天上有 徐光文 临夏人是有福气的,在这里可以品味古河州的文化积淀,可以观赏古丝道的风物交汇,也可以聆听著名记者范长江从筏子客那儿听到“天籁之音”。 被誉为“大西北之魂”的花儿,它像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千百年来照耀着古老而又神秘的河州大地。在吸取临夏灵地美山乳汁中,在各民族兄弟共同喜爱、共同浇灌、共同呵护、共同培育下,“花儿”这朵艺术奇葩绽放得异常鲜艳、夺目。“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是由不得自家,刀刀拿来者头割下,不死就是这个唱法。”就是临夏人对花儿至死不渝的情怀。 花儿是属于春天的,每当桃红柳绿、百花争艳时节。各地的“花儿会”也次第举行。“老僧喜开浴佛会,八千游女唱牡丹”,这是一百多年前古人生命的预约。而如今,邀三五知己好友浪一下一年一度的 “花儿会”,那生活...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