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临夏文艺 >

走进美艳的红尘

尹正龙 如果脚步能快过时光 我愿摇曳成金色麦浪 栉风的岁月种下自己 沐雨的日子缝补衣裳 期待拔节的声响婉转成天籁 期待花开的芬芳蒂落出希望 根深蒂固在高原 脸朝着蓝天 俯首向大地 葱茏的桑田和澎湃的沧海 汲我一滴泪 轮回了枯荣 如果生命不能负重 容我瘦成一匹骆驼 在一片死寂的沙漠中寻觅 在一片热浪的干渴里奋蹄 穿过霞光万丈也穿过霜雪满地 希望筑在了远方 跋涉 作茧自缚的生和无碑无坊的死 又一座沙丘被夷为平地 携一阵狂风再绝尘远去 如果未来不能如期而开 请把我斑驳成一墙青苔 在一弯如镰的瘦月下静默 在一季枯荣的暗淡中释怀 此生 难免平凡累积普通 难免渺小叠加卑微 可惜那梦想 从未 灿烂地开或芬芳地谢 输一生桑田笑傲沧海 赢一个末来无须喝彩 如果时光可以能回头 容我被敲成一只木鱼 在逃离繁华的绝决里重生 在遁入空门...



美丽的康乐

◇马晓春 人在绿中走,车在画中行 美丽的康乐 宛如绿色的乐园 诗情画意的竹子沟 藏在深山的世外桃源 三河汇聚的三岔河 缠绕着美丽的康乐城 像一条银色的巨龙 腾飞在胭脂三川 县城新区花枝招展像美丽的新娘披着婚纱走来风味独特的手抓羊肉堪称一绝 棋罗密布的牛棚羊圈 似颗颗闪亮的星朵 悦耳动听的莲花山“花儿” 拦路对歌 美丽的康乐 又一幅清明上河图...



致家乡的河流(外四首)

唐汪杏花节有感 我喜欢雪花 梨花 樱花 甚至于棉花 对杏花 我半喜半恨 杜牧说“牧童遥指杏花村” 我 并没有见到牧童 只是杏花把我引入唐汪川 和许多游客一样 我也未能免俗 把一树树杏花 存入心中 让杏花映白内心的黑暗 仿佛自己也沾染了一点儿仙气 自己真的纯洁了 身旁许多人在摆拍 尖叫 有人低吟“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看看远处的女人 再看看身后的树枝 花朵霎时落满了大地 致家乡的河流 做为一个男子汉 我不和你争一块地 一个女人 我只要我的广通河 河畔的青苗是你的 绿柳是你的 饮水的羊群是你的 这些我都不要 我只要我的广通河 不管我活高活低 去向何方 我要带一瓶水行走 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会取出瓶子 摇一摇 听一听 —— 亲人们的声音 大河家 我陪一个牧羊诗人 来过这里。 他的眼神里流淌着圣洁的光芒。 他说这是黄河...



房梁上的燕窝

刘海燕 “遥望家乡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可爱的小燕子可回了家门……” 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传唱的《妈妈的吻》第二段歌词的首句。短小精悍、形象生动的歌词和抒情缠绵的曲调结合得天衣无缝,经年轻歌手程琳的深情演绎,打动了无数听众的心,从而成为一首被人们久久传唱的经典之作。歌曲以“小燕子回家门”形象地比喻游子归家之情态,歌曲所传达出来的故乡之爱、恋母之情,使闻者无不怦然心动抑或泪流满面。 燕子,因其小巧灵活、身姿敏捷而被人所喜爱;同时,它是益鸟,人类的朋友。以捕捉蚊、蝇等昆虫为食。燕子的故乡在北方,而它又是典型的候鸟,一般在四至七月繁殖,每次产三至七枚蛋,繁殖结束后,幼鸟仍跟随成鸟活动,并逐渐集结成群,在第一次寒潮到来前南迁越冬。燕子一般在树洞或岩缝中营巢,或在沙岸上钻穴...



重踏青藏线

萨利哈.妥德昌 西去,西行,像一条巨龙长嘶在高原上,沿着唐蕃古道,穿越在昆仑山、唐古拉间,奔驰在长江源、错那湖、姜塘草原上,如同彩虹一般在世界屋脊上疾驰、延伸。车窗外,群山逶迤,戈壁苍茫,雪山向车后急驰而过,高原上湛蓝的天空,清澈的湖水,珍惜的野生动物在脸前掠过,铁路入云端,天堑变通途,古老神秘而寂寞的青藏高原跨越重重关山的阻隔,沸腾了起来。从西宁到格尔木,从南山口上唐古拉山过藏北草原姜塘到拉萨,青藏铁路在雪域高原向前延伸,我的感动也在不断向前延伸,沿途一座座桥梁,一条条隧道,一个个无人区里孤独守望的身影,仿佛都在诉说着国家、对人民的忠诚和热爱。 这是一片遥远、神秘、圣洁的土地—南有喜马拉雅山,北有昆仑山,东面是崇山深壑的横断山脉,作为世界上最大、最高、最年轻的青藏高...



故乡是心底那场深广的欢喜

甘肃:7号邮局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着花未?”读到王维的这首诗,不由地想念我的小镇。 遥望西北方向,我知道,此刻她一定是一如既往地安详,宁静。由着心底那场深深的喜欢,我啊,酝酿了一场踏雪归家的清欢。 总觉得时间在小镇里会变得很慢很慢,不像城市里的匆匆忙忙的节奏。在小镇里我们好像能与质朴的时光同步,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天中的清晨,晌午,晚间,每一步都能踩上时间的节点。 嘹亮的鸽哨是清晨的召唤者,伴随着它,新的一天开始。小镇里巷里淳朴的男女,洗漱忙碌起来,他们神态自然,路遇在巷口,互致问候。厨房里的青烟袅袅升起,孩子们结伴上学。午间,太阳照着整个院子暖暖的,在花荫下放一桌子,家人围坐,吃着母亲做的饭菜,一人一句诉说着,欢笑而安静,让人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



远方的呼唤(组诗)

北京 四夕广隶 我是个无名的游子 或许,是身处异乡的缘故 我对城市已不再是那么的留恋 当别人踏春赏花 我却独自漫步在陌路之上 那时,我只记得 太阳落去的地方 就是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 没有大城市的繁华 也没有大城市的拥挤、喧杂 她,只是静静地躺在 古文明发源的圣地 她,一直静默着,静默着 可是她,有一个名字 一个湮没多年的名字—— 河州 畅游在河州大地 我依稀听到 潺潺的流水,诉说大禹治水的故事 伫立的彩陶,彼此点头示意 齐家文明的风,回旋在大地 陈列的古化石,低头窃窃私语 优美动听的花儿,时时回荡耳旁 我仿佛回到了故乡,感受到了 古镇松鸣岩的人声鼎沸 八坊十三巷的熙熙攘攘 …… 听,黄河开始呼唤了 巍峨的大山开始呼唤了 兄弟姐妹也开始呼唤了 声音越来越大 离家的游子,你听到了吗? 这是从远方传来的呼唤 声声...



香柳村的试刀面

马如基 香柳,是柳树之别类,又名沙枣树。生长在祖国西北部,具有耐寒耐旱的性能,开花结实。 我们村上有两棵香柳树,长得干粗身高,冠大叶密。两树并立,相距二十多步,长得一般大,从远处看,像一对恋生的兄弟姊妹,或是守护村庄的卫士,非常壮观靓丽。 初春,洮河沿上桃杏花红,千姿百态。河边渠沿的河曲柳、怪拐柳、垂柳相继萌动枝叶,柳条丝随风梳理飘动,婀娜多姿。这时惟香柳树,感春迟动,红色的枝梢似动非动。当春风吹刮,春雨浸润了,枝间才冒出嫩芽,倏忽间长出小小叶片,表面翠绿,背面银灰,椭园形。到了夏季,香柳枝梢骨节显出花蕾。蜜蜂、蝴蝶催花,香柳喷出一嘟噜、一嘟噜鲜花,花色米黄,密咂咂缀满枝条,把香柳树装扮得俏丽娇艳,散发出浓浓香味。这香柳花不像其它树花,她纯洁、馨香厚实,让人目明,...



沁园春•河州

河州光聪 陇之骄子, 河湟雄镇。 太子积石, 五岳略输雄。 娇柔夏河, 碧水滔滔。 松鸣莲花, 尽显风姿。 浩浩黄河, 咆哮东逝润山川。 叹河州, 胜景独绝世, 人间有几? 昔禹王开山河, 龙门积石功垂青史。 枹罕古地奇, 炳灵圣境, 花儿之乡, 牡丹争艳, 高峡平湖, 皮筏如梭。 遥想当年尚书贤, 六尺巷。 看今日儿郎, 壮志几许?...



父亲的罐罐茶

◇ 马仲全 几天来,随着一阵阵呼呼作响的老北风,今年的冬季缓缓拉开序幕。街上行人一个个加厚衣裤,那些身体廋弱的女人们,更是羽绒服外加毛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回到家里,沙发上坐了一阵,觉得全身凉嗖嗖的。在老伴的催促下,我们搬出闲置了半年多的电桌炉。一番清理后,接通电源,一家人围在桌边喝茶看电视,周身顿觉暖融融的。望着玻璃杯中上下游荡的舒展茶叶,我的思绪又回到几十年前的乡间老家…… 靖安坝子中部,常年流淌的洒渔河东岸,傍着山坡的那个村子,便是故乡落水洞。这是个有着几十户人家的村落。人们下地劳作一天,拖着疲惫的身子,擦黑时纷纷回到各自家里。女人们撬炭抖火,盘面上甑,手脚麻利地侍弄一番,一顿简单的饭食也就弄好。肚子填饱,碗筷一撂,当家男人便开始煨那雷打不动的火烤罐罐茶...



河州山水分外俏

河州大地风光好, 山川秀美人欢笑; 丝路明珠放异彩, 麦加小城分外俏; 大禹治水传说远, 风林关前第一桥; 齐家遗址有铜器, 半山文化数彩陶; 太子山麓矿产多, 高峡大坝入云霄; 周末花市人拥挤, 三道桥下水咆哮; 莲花山上歌似海, 松鸣岩下人如潮; 药水峡里别有景, 东郊公园泛小舟; 白山观上抒情怀, 红园楼亭摄佳照; 牙塘水库景色美, 南阳隧道车辆跑; 平湖古窟柄林寺, 临夏艺术算砖雕; 滴珠山上悬壶漏, 积石山下保安刀; 东乡民族最好客, ‍ 仁义巷里风格高; 唐汪大杏脆如甜, 宁河巴梨治咳嗽; 河州蕨菜南山有, 永靖特产大红枣; 鲁班巨石大如牛, 三甲集镇兴商贸; 羊皮筏子渡黄河, 五女山上叶繁茂; 大夏河水奔流淌, 广通河畔传捷报。...



河州汉子

王新有 花儿乳汁喂养大的孩子 沾满乡野泥土的气息 头戴一朵洁白的祥云 从大夏河摊开的纹路里 走出来 带着梦想和希望 走向霓虹灯 走向商场 走向脚手架 用汗水搭建幸福的梯子 用土腔吼出思乡的恋曲 让花儿长成葳蕤的庄稼 丰殷每一天的日子 丝绸之路 穿越历史 张骞的足迹 湮灭在岁月的烟尘里 骆驼的蹄印 牵引商贾从古长安西行 关山万里的跋涉 残留下举步的维艰 长城坚挺龙的腰身 莫高窟洞壁书写昔日的辉煌 使不同民族 不同肤色的后来者 赞叹不已 悠扬的驼铃 潜于大漠风尘 千年不腐烂的胡杨 在西域的苍茫里 见证生命的不屈与顽强 使漠风丧失了淫威 使戈壁凸现辉煌 羌笛里流淌故国家园的情怀 一堆堆白骨 散发文言的墨香 一处处烽燧 一道道关隘 呼吸着狼烟 一座举世瞩目的航线 诞生于驼峰 影子刻在驿道 芳名载于青史 丝绸之路埋藏了 西部的神...



河州颂

刘 祥 峙山苍苍,漓水汤汤,物阜民丰,历史辉煌。 羌戎故地,枹罕旧邦,河湟雄镇,威峙雍凉。 前凉张骏,分凉置河,河州斯名,因兹发祥。 星移斗转,更名频繁,千七百载,河州最彰。 遗址甚众,彩陶之乡,齐家文化,源远流长。 制陶冶铜,纺织饲养,琢玉耕种,筑屋建房。 阶级分立,男为女纲,社会变革,势不可挡。 禹出西羌,导河积石,宇内安宁,九州咸康。 大美河州,人杰地灵,文治武功,虎卧龙翔。 尚书王竑,为政有德,将军朱贵,殉国海疆。 千年以降,俊杰辈出,青史留名,泽被一方。 地处要塞,兵家必争,丝路名埠,商贾兴旺。 多族聚居,和谐共昌,风拂麦浪,牧歌嘹亮。 穆斯林众,麦加相仿,麦斯吉德,栉比城乡。 开斋大庆,蔚为观状,古尔邦节,献祭宰羊。 民歌花儿,抒情见长,曲调丰富,西北传唱。 国色牡丹,遍...



母亲的背影

甘肃 朱霖 越来越喜欢欣赏各种各样的背影,源自于朱自清先生早年写的《背影》。朱自清笔下所描述的那个微胖的、勾着腰、抱着橘子的父亲的背影,曾令多少人潸然泪下。时至今日,反复阅读,内心深处脆弱的地方还是会被触动。 闲暇时,我开始用镜头捕捉一些美好的、闪光的、感人的背影,让他们成为我业余生活的一部分。在公园里,在街道上,在生活中,在旅途中,在田野里,在欣赏自然的湖光山色中,那一个个生动的背影曾无意间走进了我的镜头,无数次温暖了我的心扉。 在公园里,在街道上,如果看到年过半百的儿女推着轮椅上的慈母、搀着老态龙钟的老父,与他们絮絮叨叨、谈笑风生,我会忘了欣赏美丽的花草、街边的风景,也忘了自己在干什么,紧盯着他们,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定格在我的心里。 出外旅游时,遇到...



老八坊印记

甘肃 马国山 八坊是河州古老城廓,也是我外婆的家宅之地。小时候我家居住在甘南,常随父母到八坊走亲戚,访故交。记得外婆家木桌上的老座钟,铛铛响着,香炉里飘着缕缕清香,外公的羊皮拜毡磨得绵暖无比。巷子里长胡子的阿爷,戴白盖头的奶奶,青盖头的阿姨,来往穿步,和蔼交谈。摇着拨浪鼓的货郎,挑担买桶子肉、粽子米糕、枣包子、凉粉的阿爸,高声吆喝,传来叫买叫卖的声音。巷外的许多儿童,成群结队,嬉笑玩耍——这一切萦绕在记忆的耳畔,挥之不去。 进入八坊,巷子与阁楼比邻,院落与门庭相通,门门相扣,巷巷相连,道道想通,七折八拐,纵横交错,大有进入迷宫之感。八坊巷道虽然错综复杂,但井然有致,能叫上名号的,有大旮巷、拥政巷、石桥巷、小南巷、仁义巷、细巷、老王寺、铁家巷、大柳树巷(专员巷)等,...



在困难时期读书

◇ 马自东 一个人的出身时间和出身地点,是个人的意志无法选择的。不过,这个严肃命题的最终结果对于每一个人而言,确实是至关重要的。 1962年,我的家乡经济状况很糟。这年秋天,在滔滔黄河和大夏河水的交汇地带,著名的刘家峡水电站大坝高高地拦起一片宽阔的水面,延伸到了我们村前。就在库区东岸一个极度贫困的村子里,包括我在内的十几个孩子相继出生。这些孩子一落地,母亲们都断了奶。 过了几年,我们都到了上学的年龄,可是,最后上学的还是没有几个人。大多数都半途而废。 当时,我们家面临的困境比别人家更大。母亲常年卧病,两个哥哥年龄还小。生产队参加劳动的劳力只有父亲一人。本来就粮少人多的家庭,我的出生更是雪上加霜。有一天,母亲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哎!要是我们家老三再晚十年出生就好了。旁边的父亲...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