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河州“花儿”赏析

2018-12-06 来源:中国临夏网-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河州“花儿”赏析

★郭正清
   

赞美篇

袖筒里筒的千里眼,

远山哈照成个近山;

远看黄河是一条线,

近看黄河是海沿;

远看尕妹是藏金莲,

近看尕妹是牡丹。

[题解]

这首花儿首刊于张亚雄《花儿集》148页(民国二十九年重庆版)。这是一首流传很广的三段式赋式花儿,原录只有两段,今按流传句补上第一段。

[注释]

[袖筒里筒的千里眼二句]“袖筒”,筒此处为名词,指袖管。“筒的千里眼”,此处筒为动词,指装在袖筒或藏在袖管。“千里眼”,望远镜。二句说明借助千里眼把远处的山拉到近山看。亦谓一件东西可以看远景,也可以看近景。

[远看黄河是一条线二句]“一条线”,喻黄河之长;“海沿”喻黄河之宽。二句展现黄河的雄威气势。远看黄河是一条线,蜿蜒奔腾没有尽头;近看黄河是海沿,水波浩荡,无边无际。

[远看尕妹是藏金莲二句]“藏金莲”,藏红花的别称,开花时为鲜艳的金黄色花朵。二句表示,用千里眼看人,从远处看“尕妹”长得像藏金莲,从近处看“尕妹”长得像牡丹花。寓指从远处看到的是尕妹袅娜的体形,从近处看到的是尕妹娇艳的面庞。

[赏析]

这是一首赋式花儿,花儿不仅描绘出一个少女的艳丽形象,同时表现着爱花者的心态。

美是需要不断地发现和更新。花儿首片写歌者从袖筒中抽出“千里眼”望前一看,很惊喜的发现常见山峦竟是离得这样近,这样的壮观美丽,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再看黄河,过去看到的仅是一条线的景色,现在却看到是海岸一样浩瀚无边,他从这里寻找的不仅是山,也不仅是河,而且要寻找美的主体,即他喜爱的“尕妹”。远看“尕妹”像藏金莲,近看尕妹像牡丹花。远看是一种美,近看又是一种美。歌者从千里眼不仅仅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景,也从千里眼中找出全新的情。通过千里眼,看到的“尕妹”更迷人更动心,寻找到了别样的意境。从而使他对“尕妹”的赞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对“尕妹”的爱恋也上了一个层次。

这首花儿用主体、从体交替的手法,使描写的事物的远景同近景的交相辉映。千里眼在这里是代表着歌者的审美视角。通过千里眼,使物——景——情在全程式的转换中,完成了全新更美的发掘和展示。

爱慕篇

太子山里的松柏树,

黄莺儿落不到树上;

尕妹是牡丹打骨朵,

长不到我走的路上。

[题解]

这首花儿首刊于甘肃省临夏州文联《临夏花儿选》第二辑35页(1986年6月印)。

[注释]

[太子山里的松柏树二句]二句意思是,太子山的松柏树是四季长青非常好看,可是黄莺儿落不到树上作栖息。二句比喻下阙。

[尕妹是牡丹打骨朵]二句]“打骨朵”,打字这里作结:“骨朵”,这里指花苞花蕾。“打骨朵”,结出花蕾,这里作含苞待放解。二句意思是“尕妹”正是含苞待放的牡丹,但没有长在我走的路边上,我无法摘取。

[赏析]

这是一首比式花儿,表现一个年青男子对一个初次见面但又非常喜欢的女性的爱慕情绪。

太子山里的松柏树,郁郁葱葱枝叶茂盛,正是鸟儿们栖息的好地方,可是黄莺却不能光顾,不肯落到树上来。尕妹好象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我多么希望看看她,闻闻她的香气,可惜她没有长在我走的路上,想也白想啊!

这里表现着一个渴望爱情男子的向往、憧憬和追求的愿望,表现了对看见的这个少女的极为喜欢和欣赏的心情,希望得到对方的回应。

“太子山里的松柏树,黄莺儿落不到树上”,表现歌者以松柏树比自己,希望黄莺来落,反映求偶的心情。常言道:“树恋山,鸟缠林”,太子山里的松柏树高大挺拔,正适合黄莺落枝嬉鸣。可是黄莺为什么落不到树上呢?是树不让落吗?树希望黄莺来。是树不好,黄莺不愿意来落吗?歌者在这里以树比人,自己是松柏树,但不见黄莺来落,说明没有吸引黄莺来落的魅力。一方面是自怜,另一方面还存黄莺来落的希望。以此暗寓歌者不甘心孤寂的单身生活,盼望有自己喜欢的女性相伴。

“尕妹是牡丹打骨朵,长不到我走的路上”,歌者以花比人寄托自己的爱意,表达希望能够与尕妹认识交往的心情。以花比人,这是花儿常见之词,不足为奇。奇就奇在歌者把看到的这位女性比成一朵“打骨朵的牡丹。”打骨朵的牡丹是含苞待放的牡丹,寓意这位可爱的少女正处在豆蔻年华,令人喜爱无比。以此表示赞赏之意。这朵打骨朵的牡丹,美是美得很,可惜没有长在我走的路上,寓意这位姑娘,让人这样喜欢,只可惜我不能够认识。漂亮的女人是男人心中的春天。主人翁希望这枝“打骨朵”的牡丹,长到“我走的路上”,寓希望认识这位姑娘,能够交往。以此表示爱慕之意。这样含蓄的表达方式,对于一对初识的青年男女来说是比较妥当的。

这首花儿中,歌者把自己的主观感受,寄托于客观事物上抒发自己的情感。期盼黄莺儿来落松柏树,是期盼可爱的女人来爱他。“打骨朵”的牡丹能长到“我走的路上”,是希望与可爱的女人相识。黄莺儿、牡丹都物化为歌者叙述的客观对象,借以表达自己的主观要求。从而表现了一个拆芳寄远的人物形象,显示出缠绵悱恻的诗歌意境。

责任编辑:王芳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