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民间传说·璐妇人斩蟒

2018-04-23 来源:中国甘肃网  记者:  点击数:

   很久很久以前,在考勒地方东边的康特黑大山上,出了一条大蟒精,经常伤害生灵。一到晚上,它的两只眼睛发射着绿色的凶光,射向十多里远的呱录呱山上搜寻猎物。如果是男人被它看见,它就吸去吃掉;如果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它就抓去糟踏。自从这大蟒精出现以后,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都惊恐不安。他们拖儿带女,逃到很远的地方去避难,使康特黑和呱录呱山一带不见了人烟。

  有一个刚成亲不久的年轻猎手,名叫璐推。他很勇敢,狩猎的本领也很高强。这一天璐推跟新婚的妻子商量,说他想到呱录呱山上去打猎。妻子劝他说:“人们都说康特黑呱录呱山上出了个大蟒精,我看你就不要去吧。”可是勇敢的猎手根本不信这些传言,坚持要到那里去打猎。他一面收拾弓箭,一面对妻子亲热地说:“别再阻拦我了,三五天后我就会回来的。如果呱录呱山上真的有象人们所说的那个大蟒精,我就把它射死,把皮子剥下来给你做鞋用。”

  丈夫的话打动了妻子的心,她不再劝阻了。不过,总有一种不幸的预感使她不安。临行前,她又要求和丈夫换鞋。她说:“脱下你的一只白羊皮鞋子,穿上我的一只花鞋吧!”这一下,弄得丈夫傻了眼:“嘿!你这不是叫我出丑吗?一个男人穿一只女人的花鞋,让别人看见成啥样子?”妻子说:“如果你不换鞋,我就不让你去打猎。因为我是怕你万一出什么意外,我寻找你时好有个标记。再说,我穿上你的一只白鞋子,也好时时惦念你。”妻子说着。

  璐推不忍让妻子过分伤心,便脱下了自己的一只白鞋,换上了妻子的一只花鞋。

  璐推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了呱录呱山。他打了一天猎,猎获了不少的野兽。晚上,他在松林间的草坪上架起一堆篝火,正要躺下歇息。突然从对面的康特黑大山上,射来两道绿莹莹的寒光。璐推知道事情不妙:“哎呀!这里果真有大蟒精!”他一骨碌从地上跳起来,急忙拈弓搭箭,要向蟒精射去。但是一股难以抗拒的强大的吸力向他袭来,他顿时感到浑身变得软绵绵的。就这样,骁勇强壮的年轻猎手璐推,身不由己地被蟒精吸进嘴里吞到肚里了。

  噩耗传来,璐推媳妇十分伤心。但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决心到呱录呱山去寻找丈夫的尸骨,并为丈夫报仇。人们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来劝阻她:“傻女子啊,千万不可到呱录呱山呀。那蟒精专门糟践年轻女子,你这一去,不正是自投罗网吗?”一席话,倒使璐推妻子对蟒精更加仇恨了。她想,万恶的蟒精吞噬了多少个男人,坑害了多少年轻的女子,这个大害一定得除掉!从此,她整天想着如何除掉蟒精的办法。

  再说,大蟒精吞人的消息传到了土司府,大兀列老土司连忙发出了除蟒榜文:谁要能除了蟒精,他情愿禅让。可是榜文贴出了很久,也没有一个人敢揭榜。消息传到了璐推妻子的耳朵里,她便来到土司府揭了榜文。老土司问她用什么办法除去蟒精?她说:“要一块白布,一块红布,一坛酒,再派上些人在后面跟随并听从我的号令。我若喊一声:哈利阿——宏纳;他们就前进;如果我喊:折回阿——宏纳,他们就赶快往后退。只要一切按我说的办,蟒精就一定能够除掉。”老土司虽然半信半疑,但由于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答应了璐推妻子的条件。

  有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璐推妻子带着一队人来到呱录呱山上。她叫大家在树丛中埋伏起来,自己站在蟒洞前。这时,蟒精射着两道绿莹莹的凶光,慢腾腾地蠕动着爬出了洞口。蟒精突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美貌非凡的女人,不由得心神晃荡起来:“今天真是好运气,碰上了这样美貌的女子,我该好好玩乐一下了。”于是便怪声怪气地问道;“你是谁?竟敢跑到我的洞口来!”璐推妻子回答说:“我是璐推的妻子,是来找我丈夫的。”蟒精听后哈哈怪笑:“在我这洞里,男人的尸骨无其数,你能认得出来吗?”

  “能认得出来,我丈夫的两只脚上一只穿着白鞋子,一只穿着花鞋子。”

   璐推妻子刚说到这里,蟒精突然嗅到一股醇香的酒味。便问:“你手里提的是什么?”

  “是拿给你的礼物,一坛酒。”

  “啊,你真是聪明,还给我捎来了礼物。那么你愿意当我的老婆吗?”

  “我敬佩你的本领,我愿意终身服侍你。不过,在成亲之前,我得先敬你这坛酒,你要把它喝掉。”

  璐推妻子又说,因为怕羞,在进洞之前,要在蟒精的眼睛上蒙上一块白布。

  蟒精被这女人的美貌和殷勤迷住了,两项要求它都答应了。

  大蟒的眼睛被蒙上白布后,璐推妻子赶紧拿出红布一挥,四下埋伏的兵丁就悄悄地拥到洞口。

  进了洞以后,蟒精便按捺不住地动手动脚,璐推妻子假装生气地说:“你怎么不守信用啊,不是说好先喝了酒再成亲吗?”

  于是蟒精大碗大碗地喝起了酒。坛里的酒渐渐少了,大蟒也渐渐支持不住了。最后,它终于东倒西歪地醉倒了。

  璐推妻子这时象唱歌一样地喊了起来:“哈利阿——宏纳!”

  听见号令,守在洞口的人们忽啦一声闯进洞来。嘈杂的脚步声把大蟒震醒了。它睁开朦胧的双眼,问道:“美人,这是什么声音?为何这样吵闹?”

  璐推妻子没有马上回答,急忙又象唱歌一样地呼喊起来:“折回阿——宏纳!”然后才转身对大蟒精说:“这是我高兴时唱歌的声音啊。”说着,她又把剩下的一点酒,全部灌进了大蟒的肚里,大蟒又闭上了双眼。

  “哈利阿——宏纳。”

  大伙儿听到喊声,又一下子冲进洞口,嘈杂的声音,再次把大蟒惊醒了,它又睁开眼间:“这又是什么声音啊?”

  “折回阿——宏纳。”喊完这句,她才对蟒精说:“外面起风了,这是风吹林涛的响声。”

  这时酒力全都发作起来了,蟒精沉沉睡去。

  “哈利阿——宏纳。”

  人们听见号令,象箭一样冲进洞里,对准醉成一团泥的蟒精,用长矛、利斧、短剑,又戳又砍,很快就把这个魔怪剁成了肉酱。他们又在蟒精洞里寻出了一只白鞋子,一只花鞋子,交给了璐推妻子。大家抬着璐推妻子,凯旋而归,来到了大兀列土司府。

  老土司一则有言在先;二来无子无女,又见璐推妻子大智大勇,就把土司的官位让给了她。

  璐推妻子当上了土司以后,她体贴百姓,治理部落有方,很受人民爱戴。后来,人们为了纪念璐推妻子为民除害的功德,就在结婚的喜庆日子里唱“哈利”。从此“哈利”就成了东乡族人民的“迎婚调”。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