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消逝的货郎担

2018-01-12 来源: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 黄健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小村庄度过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里交通落后,物质匮乏,村里没有商店,大宗物品都要到几公里外的集市去买,而小物件就在货郎担上选购,方便又实惠。隔三差五,货郎就会挑着担子来到村子里。 

    一副货郎担就是一个流动的杂货店。一根桑木或竹制的扁担,柔韧性好,挑起来两头颤颤悠悠的。扁担两头挂着两只由竹篾编成的箩筐,前面的箩筐上放着一只罩有玻璃的货柜,里面分成许多小格子,格子里的货物在那时乡人的眼里宛如日月星辰:针头线脑、发卡纽扣、卫生球雪花膏、木梳镜子、皮筋松紧带、气球弹珠……简直就是一个百宝箱。后面那个箩筐上放着一个圆形的木盘,盘内放着几块寸把厚、面盆大小的麦芽糖,上面撒着一层白色的米屑粉。 

    货郎右肩挑担,左手举着一个小巧的拨浪鼓。人未进村,鼓声先至。他娴熟地摇动着拨浪鼓,发出一阵阵“扑咚咚、扑咚咚”很有节奏的响声,这声音对于乡人们来说,是那么动听、那么悦耳。随着鼓声响起,沉寂的村庄立马变得热闹起来,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和老婆婆,还有穿着开裆裤的小孩子都从家里走出来,循着鼓声赶去。 

    货郎见有人来,便找一个平坦宽敞的地方,搁下货担。一会儿工夫,乡亲们就把货郎担围得水泄不通,大家说笑着、打闹着,很是热闹。货郎把玻璃罩打开,让大家随意挑选自己喜欢的货物。大姑娘多是买几尺红头绳、几根橡皮筋;小媳妇多是买点梳头油、雪花膏;中年妇女会买些针头线脑,或者扯上几尺黑灯芯绒布,给男人和孩子做几双布鞋;老婆婆会买个顶针、几包染料;而我们这些小孩子则对玻璃球、木陀螺、连环画、糖豆之类的东西两眼放光。 

    大人们看看这针、又瞅瞅那线,再瞧瞧“百宝箱”里其它的东西,把想要的东西拿起又放下,斟酌再斟酌,反复盘算着什么该买,什么可以缓一缓。然后和货郎讨价还价,最后递上几枚被手心攥得湿漉漉的硬币。 

    我们一群小孩也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把几样心仪的东西拿在手里,央求大人给买,招来大人一顿呵斥,却依然不松手。大人们只好夺着哄着,最后往往给小孩选一样买下才算了事。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最令人垂涎的还是后面木盘里的麦芽糖。货郎来了,我们先是围着看上一会,然后飞也似的跑回家,在犄角旮旯里翻找塑料瓶、胶鞋底、牙膏皮、旧薄膜、废铜烂铁、鸡毛鸭毛、头发辫子等废旧物品,跟货郎以物换糖。货郎先对小孩拿来的东西进行估价,然后用一把长方形的刀具,垂直于糖饼的上面,比划着可以换取的糖块大小。经过一番争执,最终笑嘻嘻地相互妥协,货郎用一把小榔头轻敲几下刀具,一块麦芽糖便应声从糖饼分离开来。这时,我们总会嫌糖块小,货郎便会装作无奈地再敲下一小块,笑着递给我们。 

    童年的记忆里,货郎担一次又一次摇着拨浪鼓在乡间走来。那时候,我以为这世上只有那货郎最富有,我甚至愿意像大人说的那样,把自己真的就卖给那货郎。那时的我,时常站在村口,盼望着货郎能来到我们村庄,盼望着拨浪鼓声在村口响起。整个童年时代,我一直沉浸在拨浪鼓的诱惑里。 

    转瞬间,三十多年过去了。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我熟悉的乡村再也见不到晃悠着担子、走村串户的货郎了,再也听不到那响亮清脆的拨浪鼓声了。每次走进自选超市和购物广场,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却怎么也找不到孩提时见到货郎担时的那份欣喜和激动,每每此时,心中总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怀念!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