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河州的冬

2017-12-21 来源:齐家文化网络文学大奖赛  记者:  点击数:

马效忠


1112797334_title1n.jpg

北半球到了冬至的时候,正是赤道以南的地方最热的时候。而我们生活的秦岭以北的地方,老百姓们扳起手指头开始"数九",标志着北方正式进入了冬天。即便是这样,秦岭以北的地方还很广阔,每个地方对冬天的感受是不一样的。说到河州的冬天,有人说河州冷,其实有比河州更冷的地方,而且还很多,最先感觉到冬天到来的在中国范围,无非就是四个地方:广袤的藏区、帕米尔高原、大小兴安岭和高纬度的伊犁大草原。其次就是山海关外的三江平原、蒙古高原及长城以北的地方。第三波才是除吐鲁番以外的秦岭以北的地方,河州就属于第三波迟迟感受到冬天的地方。

特殊的气候决定于特殊的地理,河州位于秦岭西延伸段北部太子山脉北麓。河州的冬季不同于别的地方。这又是它的海拔、地理、地势地貌综合决定的。吐鲁番、阿勒泰、北京、哈尔滨、格尔木、银川、呼和浩特,冬天要是不刮大风,便是奇迹,而河州的冬天是没有大风的。对于一个刚刚由重庆、成都、广元回来的我来说,冬天要是能看见强光,便是怪事,而河州的冬天却是响晴的,它的太阳光与江南的实在不一样,特别特别象藏区拉萨的金色的阳光。众所周知,拉萨城的海拔三千六,够高了吧?可是冬天的拉萨不需要笨重的暖气设备,也不需要太多的空调,冬季的拉萨唯一靠的就是金色的太阳强光。所以人们称拉萨为"日光城"。

在热带沙漠、热带草原的绝大部分地方,日光永远是那么毒,响亮的晴天倒是有点可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季,而能有响亮的晴天,这真的是一件难得的好事。只要太阳照耀,河州大地暖烘烘的,冬天的河州难道不是一个宝地?  

河州西边是海拔三千五百米以上的几千公里的青藏高原、南边是高大巍峨足有四千米的太子雪山,北边又是海拔两千一百米以上的黄土大白塬,东边还是两千三百米以上的连绵群山,这些山在冬季特别可爱,把河州古城当做群山的儿子,放在了一个摇篮里,它们似乎全安静不动地低声说:"放心吧,河州的冬天很暖和"。的确,冬季的河州人生活在这么一个福地,对生活,河州人没有怨言,内心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相对来说,比起富庶的南方人,河州人生活上还不算富裕,但对生活的满意度非常高,河州人没有什么非分的"创业大略",只是想悄悄地愿意享受冬天生活的恩典。

1.jpg

  

河州的冬季,就是下雪的季节。长期的各地行走,雪景见过很多,但每逢河州下雪,我还是兴奋不已。小雪有它独特的美。小小的雪花从天而降,苍天慷慨地将这洁白纯净的神花撒向人间。只一个晚上,远处山上已是山舞银蛇,房顶、枝头、大地顿时变成银白世界。真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弛蜡象……"伸舌接下几片雪花,只觉得清凉爽口。

儿童们兴高采烈地堆雪人、打雪仗。人们穿着彩色外衣在雪景里照相,留下美好的回忆。伸手摘下一片雪花仔细观察,它是那样精致的六瓣花朵,奇妙美丽,令人赞叹。

雪花为什么是六瓣呢?是谁,是什么力量制作了这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呢?静观河州降雪是一种享受,它使人陷入沉思,感受宁静、淡泊,领悟世间的圣洁和人生的意义。

一天图画须知丹青无二;满地文章当思运笔是谁?     

雪是温暖的。松鸣岩滑雪场上,人们冒着满头大汗,陶醉着大雪赐予的热烈和生命的欢乐;白雪覆盖的大地象是享受着棉被的温柔;幼嫩的麦苗吸吮着雪的滋润和营养;终年积雪的太子雪山是许多小河欢快奔流的源泉;"瑞雪兆丰年",小雪给人们带来丰收的希望和期待;望着窗外的雪,全家一起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更增添了节日的气氛。"下雪不冷化雪冷",只有当雪离去的时候,人们才会感到几分寒意。

当太子雪山顶上的雪象璀璨的钻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或者当挂在树梢的冰凌组成神奇的连拱和无法描绘的水晶的华彩时,有什么东西比白雪更美丽呢?在乡村的漫漫长夜里,大家亲切地聚集一堂,静下心来思索,精神生活变得异常幸福。这样的夜晚,同家人围炉而坐,吃搅团、吃散饭,在铜火锅里涮羊肉,在热气腾腾中,喝三泡台盖碗茶。红泥小火炉,绿蚁新孵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这种诗化的感觉,难道不是人世间极大的乐事吗?    

河州的冬季,就是孩子们快乐滑冰的季节。我清楚地记得卅五年前广场南边的红水河、红园湖也是封冻坚实的。在红园湖面上滑冰的男男女女大多是青年人,他们穿着冰鞋,跑啊跳的,尽情在湖面上潇洒地溜冰,而我们小孩只有羡慕的份儿。当然我们小孩也有我们的乐趣,当时家里有几个孩子的,每个家几乎都有一个冰车。那个时候的我们,虽然没有如今这么多小孩们玩的时髦玩具,但我们的生活并不单调,我们有自做的链子枪,铁环、三角、弹弓、风筝、耳套,还有永远难忘的冰车。冰车也是自做的,冰车首先固定好坐人的木头架子,然后就在下方小心奕奕地钉上两根粗粗的"马篁"就行了,如果再找上两根棍当撑杆,就实现了"全副武装"。当年,在大夏河、红水河冰面上我们曾经滑过冰,这是事实。忘事并不如烟,如今的我还常常想起这些小孩子时代的趣事。

2.jpg

河州的冬季,就是品味牛杂割的季节。隆冬季节的早晨,河州本地人都爱吃一碗牛杂割,咬一口油黄面白的葱花锅盔,喝一口热汆的鲜汤。牛杂割性热,是冬日里驱寒的绝佳早餐。牛杂割讲究"腮肉肚梁子,蹄筋羊眼睛",腮肉肌理细腻,燎刮皮黄如海参,食时滋润厚道。肚梁子厚达半寸,洗净煮熟后洁白如玉,利刃切来,片薄如鱿鱼;蹄筋,晶莹剔透象琥珀。羊眼睛更好理解了,有一句俗语:半夜三更燎羊头——谋的是眼睛。虽说是牛杂割,里面也有羊肉、羊头、羊眼睛,不过牛杂割最好吃的还是羊眼睛。碗内先放上牛杂、腮肉、羊眼睛等,然后舀上滚烫的汤,撒上芫荽、葱花,红绿黄白相间,眼前一亮,胃口大开。吃上一两碗牛杂割,浑身发热,心中的寒气顿时一扫而空。

河州的冬季,就是吃糖瓜的季节。每当冬季,在河州的街头,总会听到卖糖瓜的长长吆喝声。又脆又甜的糖瓜哟!这穿越冬季城镇上空的叫卖声不时引来一群又一群象鸟雀般欢呼的孩童们的争相购买,这些孩童中自然也有我的身影。这种又脆又甜的糖瓜是用当地出产的一种"糜子"加工制成的。糖瓜的种类很多,花色、口味、形状不同,有的糖瓜里面放有桃仁、红枣、胡麻、芝麻、花生、杏仁、优粉、鸡蛋、清油,色香味俱佳。糖瓜具有滋阴清火、润肺止咳的功效,糖瓜,除了河州人喜欢,也受到周边藏胞的欢迎。每入冬季,销售两旺,呈现一种供不应求的喜人场面。

河州的冬季,就是狩猎的季节。小时候我去河州西乡的亲戚家,曾经跟着大人们见识了一下"鹰捉兔"的狩猎活动。河州西乡的庄稼人到了冬季就闲了,于是就开始架鹰围猎,驰骋荒山野岭,给本来单调无聊的生活增加了乐趣。围猎时,放鹰的人头戴皮毛,身穿长袍,腰系褡裢,再挎上一把"什样锦"的保安腰刀,脚蹬马靴,臂套皮鞴,架着鹰,骑上大马,英姿飒爽,好不威风!他们一会儿吆喝惊兔,一会儿凝神观察,一旦发现野兔,立马放鹰捉兔。一场残酷的鹰兔大战开始了,空旷的山林,一边是野兔在奔跑逃命,慌不择路。一边是雄鹰在高空盘旋,俯冲追击,高空中的雄鹰平展翅膀,挟着山风风驰电掣般俯冲下去,一只利爪紧攥野兔的屁股,待野兔惊恐回头,雄鹰的另一只利爪撕住兔头,用尖喙连啄几下,野兔几乎失去了反抗之力,任由雄鹰摆布。雄鹰把野兔抓起来在空中飞上几圈后,骄傲地拍打着翅膀,轻轻将猎物放在主人的眼前。我还听说,野兔有时候也难对付,当雄鹰俯冲下来时,突然脊背朝地,四蹄朝天,进行一番挖鹰嗉、蹬鹰裆、折鹰腰的顽强抵抗,往往一招"兔子蹬鹰",有可能使猎鹰丧命。更有老兔,受鹰袭击时,直接凭蛮力把猎鹰拖入荆棘丛中,活活拖死鹰。兔有老兔,鹰有雄鹰,雄鹰就是老兔的天敌,雄鹰发现猎物,不会轻易出击,一旦出击,肯定成功。

河州的冬季,就是扭秧歌的季节。每当进入隆冬腊月,河州四乡的汉人开始闹社火玩秧歌。秧歌的玩法各不相同,有的侧重于鼓,有的侧重于戏,形成了河州千姿百态的民间闹春万象图。河州的秧歌,大多辞旧迎新、祈求平安,秧歌队由近两百人组成,有开道掠场的,有道吉祥说喜话的,有演传统戏的,有杂耍闹笑、插科打诨的。河州秧歌最有看头的两个节目,一个是舞龙,另一个就是耍狮。"三龙吐珠"引人注目,几十个男人舞着三条龙,时而摇头摆尾,时而龙头盘心,时而翻江倒海,时而左摇右摆,把起云聚雨的自然现象通过龙的舞姿一一生动地表现出来。狮子舞,由两个技艺高超的壮实男人扮成狮子,舞着舞着,突然间登上高桌,在上面表演"两狮争王"动作,惊险至极,扣人心弦。除了这两个精彩节目,秧歌的压轴戏一般来说还是高跷,只见"女角"踩着近一米的高跷,打扮讲究,装头饰、戴墨镜、披长发、彩衣长裙,手拿折扇,踏着鼓点,一步一扭,阿娜动人,好似花蝴蝶在翩跹起舞…… 正月十三、十四,秧歌进城,这时候,秧歌就玩到了高潮。河州城顿时万人空巷,一阵紧似一阵的迎春锣鼓,把千里冰封的河州推到了明媚的春天。

河州的冬季,就是涮羊肉的季节。河州地处高原,毗邻广袤的藏区,这里丰产牛羊,新鲜羊肉自然不缺。每当进入冬季,不要说大小餐厅有涮羊肉活动,就是一般的老百姓家中,铜锅一摆,木炭一烧,羊肉一放,家家户户都可以随时吃,任性吃。我也吃过几回北京东来顺的涮羊肉,花费的钱不少,可还是似乎没吃过瘾,这个时候由不得不想随意、任性的河州涮羊肉。河州的涮羊肉非常经济,真的实惠。《旧都百话》云:"羊肉锅子,为岁寒时最普通之美味,须与羊肉馆食之。此等吃法,乃北方游牧遗风加以研究进化,而成为特别风味"。的确这样,千百年来,河州人民传承了北方少数民族的饮食习惯。信不信由你,走遍天下,最能吃过瘾的涮羊肉就是河州的涮羊肉。              

河州的冬季,就是考验河州人意志的季节。各地的人都讲究卫生,河州人尤甚。在日常生活中,河州人重视水源清洁,取水和用水,高度重视夫妇房事后的必须"大净"。我听到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在东乡的大山里有一户新婚的农家。到了晚上,男的要"高兴",可新婚的妻子就是不配合。妻子说"有本事就来个四五次,没本事就忍耐不做。大冬天没有暖气,火炉又熄灭,天未亮又要大洗,做一两次,大洗全身,谈何容易"?所以,在大冬天,大净全身,这是考验男女穆斯林坚强意志的季节。如今有了楼房、暖气之后,大洗全身成了小事,可在当年改革开放前没有暖气,缺少取暖设备的情况下,寒冬腊月,还要讲究卫生、还要浑身大净,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正因如此,坚持大冬天大净全身的人,犹如冬泳后的人们,容光焕发,身心愉悦,身体康健,百病难生。      

河州的冬季,就是让人难忘的季节。绍兴黄酒,九州驰名。可河州的黄酒,也是让人终身难忘。大冬天,室外小雪纷飞,寒气逼人,约两三知己,猫入黄酒铺,喝上三四碗、五六碗或七八碗淡淡的清香的绿绿的河州黄酒,也是一种神仙般的享受。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还是黄酒中的肉酒。热气腾腾的翡翠般的绿绿黄酒中,再放上几片肥而不腻的羊羔肉,那个感觉爽极了。黄酒是大补,再加上羊肉,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神奇䃼药啊!       

河州的冬季,如今就是流水的季节。雪是美丽、是丰厚,是和平、是温柔。卅五年前,黄河、大夏河、洮河、红水河、广通河、刘家峡上是百分百结冰的。每当寒冷的冬季到来,奔腾的黄河、大夏河、洮河、刘家峡顿失滔滔,一切变的那么安静,黄河上、红水河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人们大大方方从从容容地从冰河上通过,随着车轮咯吱咯吱地压着冰面。如今那种感觉岁月沧桑,记忆慢慢地开始模糊,历史的车轮转到了今天,这些河流都不再全面封冻,即使是最冷的日子,河流也变得温柔,水清清的,玲珑亮亮的,跟宝石,跟翡翠一样。为此,十几年来,我开始了探索。河州变热,毗邻的兰州变热,真的是全球气候变暖的先兆吗?     

今年四九的第三天,我驾车穿越秦岭。一切,我终于明白了。从天水往南的十天高速,仅天水到武都这一段,大概两百多公里,竟然有七十六个长短不齐的隧洞,更让人惊讶的是从武都到广元,也就不到两百公里路程,双向竟然有一百二十个隧洞,在这么多的隧洞中,仅一个叫西秦岭的隧洞,竟然有九公里长。隧洞是双向的,应该还有另一个几乎同样长的西秦岭隧洞。了不得啊!从天水到宝鸡大概一百三十公里的天宝高速上,双向就有隧洞四十六个,隧道路占总路长的三分之一以上。宝汉高速、西汉高速、西康高速、西康铁路、西成高铁的秦岭隧洞有的长,有的短,近千个隧洞产生的"交流能量"还是很大啊!  

自古以来,秦岭就是南方与北方的界山,之所以分为南方、北方,就是由于这个横亘于中华大地的东西向庞大山脉。到了冬季,秦岭以北的北方河流结冰,这是很正常的自然现象。如今,这一切都变了!

决定一个地方的气候无非就是纬度、海拔和地势地貌。河州的纬度还是那个纬度,海拔还是那个海拔,地势还是那个地势,近十年剧烈变化的就是河州东南的秦岭山脉的地貌,唯一变化的就是修建了成千上万个隧洞,隧洞绝对打开了南北方的空气对流通道。成千上万个隧洞,主要集中在秦岭山脉,在方便人类的同时,隧洞也方便了南北冷暖干湿气流的交汇,如果算上兰渝高铁、西成高铁、兰海高速的近千个隧洞,气候不不变暖才怪呢!这就是河州冬天不冷、黄河、大夏河水、洮河水不再结冰的直接原因。实际上,这种影响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秦岭以北的西安、宝鸡、兰州、武都、天水等地方都受到了影响。  

大家都记得,由于雅鲁藏布江峡谷的存在,印度洋暖湿气流的深入,当地的气候带向北推进了五度,也就是近六百公里。如今,在秦岭修建了这么多的隧洞,亚热带气流向北、向西推进几百公里,这也实属正常啊。  

河州的冬天本来不太冷,如今更不冷了。这就是让我时时牵挂的河州的冬!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