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

临夏汉族腊月、正月文化节令民俗

2018-01-05 来源:网络  记者:  点击数:

★ 腊月八


腊月八前后的冬天已经很冷了,腊八清早要趁早去河里刨来几块冰,立在大门口。等回来的时候,家里的糊涂饭也就做的差不多了,北方的早上一般不是吃面的,但这一天就不一样,希望做的越多剩的越多就越好,所以一天就吃着糊涂饭了。


而这糊涂饭便是在北方人喜欢吃的菱形面里煮上些许面,只有煮上着些许面方显得可以让人糊涂。目的在于叫人糊涂,忘掉惆怅烦恼、琐碎杂事。而后将生活重启。


★腊月二十三


在临夏,在乡下大多数汉族聚居区,腊月往往是一个甚是忙碌的季节,所谓“扫屋子”,也自然比大城市中这一习俗复杂得多,因为每一个农家庭院,常常是一个人与牲口两类房舍的组合,无论人与牲畜明显分开,还是模糊地简单地含混一起,人们心目当中都会视它们为一个整体,所以每年的腊月,他们首先要做的是清理所有的“粪土”,牛圈、鸡圈、羊圈,圈圈清空,墙角、屋角、坑角,角角整理。然后备足牛羊的草料,储足垫圈的干土,洗尽所有的衣物布料,方能满足欢悦地过足年,过好年。老百姓“快腊月”的称谓的确道明这样忙不暇接的月份。


眼看小年已到,在每一个乡野之民看来,这一天,似乎要比除夕夜重要。“腊月二十三,打发灶爷快升天”。全家跪拜在灶爷台前,祈祷来年丰润的收成,每跪一个人,就会讨得一份的口粮,所以这一天,全家成员尽量满员。走亲戚,做买卖的,大多赶回家中,祈求来年的好收成。


腊月二十三,供品必少不了“焦燎饼”,所谓“焦燎饼”,有“煎熬”之意,一方面说明此时已值荒月,饮食多应节俭,另一方面也表示事事艰辛,煎熬苦多,还不如吃进定心丸,脚踏实地,坦然面对。“焦燎饼”大小跟市场所见大饼相当,除非当年有闰月,为13个,其余年分均为12个,供在灶爷台前,此外的供品自然是一碗清水和一些杂粮,备于灶马享用,认为它吃饱了,才能驼灶爷上得天。一家人持香与黄裱,跪于地下,年长者念祷词“上天言好事,下界招平安”之类话,有些生怕他上天胡言乱语,会供些蜂蜜。


祈祷完后,撕下贴了一年的灶爷像和新买的印在黄纸上腾飞的灶马一起放在锅台里烧掉 ,同时便是鞭炮,千家万户,在大地擦麻将昏的一刻,响得噼噼叭叭,这个时候大人会抱着小孩跑出来,指着烟囱说:“看见了吗,灶爷骑着大马上天了。”小孩迷迷糊糊地看半天,说:“嗯,我也看见了。”


在这里关于“打发灶爷上天”有这么一个传说。很早以前,一家姓张人家,家境贫寒,眼看别人灶爷都已上天,他却没钱买一炷香,到腊月二十四这天晚上,他实在没办法了,就截了三根小麦秸秆当香,终于完成了这个任务。这个张氏人家由于没钱而在二十四打发灶爷的故事传播开来,从此以后,所有张姓人家打发灶爷就定在腊月二十四,民间称之为“张家人的二十四”。在临夏地区,这是一个不争的民俗事实。


★除夕和春节


除夕之夜,一进子时,那些未睡和未醒的人家里要忙两件事,一件是接灶爷,一件是到庙里上香。


接灶爷。新的一年到来之后的黑暗中,乡村里又是礼花炮竹齐鸣。庭院之中必是一台低茶几或是北方人特有的炕桌,上面供鲜肉水果等,亦然必有清水一碗,杂粮一盘(供灶马享用)。堂屋、灶房、门道和院子中央五处摆了或精或简的神龛,香火熠熠。“柏香”燃烧时发出的味道,叫人片刻如置身寺院佛殿之中。


鞭炮之后,灶房上已贴好的灶爷安详地视着前方,似乎真从天界回来。被拴着的灶马也安静地立在下边。他们的自然详静似乎真说明他们完成了艰巨的任务,好的兆头已指日可待。同时新年伊始,便是上庙烧香,似乎是争先恐后,和到井上争打第一桶水一样,都图个财富吉祥。有佛爷的家里或庙里,好不热闹。


其实,年三十(廿九)这天,家家户户依然忙忙碌碌。贴春联,在收拾干净的门上贴门神,“左秦琼,右敬德”,大门和堂屋的门楣上贴红、黄、绿、紫、蓝五色“门钱”各一张,“钱马”三张,夹杂其间。所有的门楣上,至少贴钱马一张,什么鸡舍、狗窝,所有神龛;粮食口袋,面柜,农具(如犁),车辆(三轮车、拖拉机)似乎都应该获得这么一张“钱马”——均为黄纸蓝(黑)字,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中间为一方孔线,左右各一匹马。下部分为老百姓简单的“十愿”,从一愿国泰民安到十愿安居乐业。


而后便是上坟,烧上几沓子冥币,目的是邀请先祖前来过年,初三之后,同样烧纸送回,三天之中,部分地区还继续在家中烧冥币。


饺子充当年夜饭在当地民俗中的分量是微薄的,传统的当地人,年三十晚一般吃面,初一早上或是烩菜,或是羊肉清汤。初一早上的生活起居,除了挑水,便是扫地扫院子,至于扫地扫院子,也是讲究的,一般为从门口往里扫,预示招财纳福,聚敛福禄。自初一到初三,忌讳洗衣,吃浆水面。关于后者,其历史来源是可以理解的,农村人生活条件不宽裕,一年四季会吃很多不用肉和不费许多油的浆水面,但是这三天就要告别那苦日子,似乎一年苦日子就这么消失了。这是当地居民的“乐天精神”。至于往后的艰难困苦,自然是以后的生活。


的确,比起城里人,他们更容易满足,几刻简易的幸福,就让他们重新开始辛劳。因为他们相信天命,所以乐道,他们每年在神面前许几个愿,实现了,就幸福了。可以想象,那些不相信天命的农民,承受着可能不只是天命的压力,然而,他们没有,他们是最幸福的人,他们每家每户都会凑出四五百块钱,不求回报地排练一个月的秧歌,走村串巷去表演。


秧歌,和临夏地区的六月黄会一样,是宗教文化和百姓娱乐结合的产物。(临夏秧歌分支流派众多,不过依然和六月黄会及其他民俗庙会一样,分南乡北乡两派)。但近几年来,秧歌娱乐性逐渐加强,宗教性淡化,特别是一代青年人对其思想上认同,趋向商业化的态势正驳蚀着秧歌的文化底蕴,加上在政府积极干预下,民众政策倾向波动严重,严重影响了这些民间文化的自主性。宗教性,自主性的淡化,商业化、政策性的影响,不仅是秧歌,而且给众多民间民俗活动带来了消极影响,但这似乎是时代必然,我们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这民间民俗文化沃土——农业文明的终结,怎样完成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嫁接,我们拭目以待。而我们所做的,似乎也只是欣赏。比如临夏秧歌,这是临夏市民百姓春节的乐趣所在,街头巷尾,鼓声锣声一片,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很多戏曲角色和民间小唱,最为出名的便是“和政秧歌”。各地秧歌之间区别不大,除了具体的曲目和角色不一样外,一般按打鼓的步式和节奏,可分为“鹞子翻身”式和“牡丹开花”式,十二名或更多“打鼓匠”迈着整齐的步伐,打着喜悦的猪皮鼓,那是何等的幸福。临夏秧歌,一般于正月初五左右出马,一般在元宵节前“烧身”(焚烧所有纸制道具)。


同样在老临夏人眼中,正月十五,还是以庙会为重,吃元宵也是近几十年由于交通经济发展而逐渐盛行起来的事。令人惊奇的是,经调查发现,在农村,元宵多吃包子,且做面老鼠两对。在庙老鼠制作上,耳朵尾巴为剪刀剪成,眼睛以花椒籽嵌成,供灶爷台和门道,共一天,以中午十二点为界,早上鼠头一律朝外,下午一律朝内(北方居民)。这一民俗的形成,源于鼠是一种“聚财”(粮食)的动物,人们是希望它早上它出去运粮,下午运着粮食回来,这样就会多收几斗粮了。


★元宵节


元宵节晚上,便是这里的火把节。元宵节的重心在中国传统当中是以“灯”为主的。《开元天宝遗事》载唐玄宗时,元宵节的盛况:“置百枝灯树,高八十尺,竖之高山,上元夜点之,百里皆见,光明似月色也。”《朝野合载》又:这时京城“做灯轮,高二十丈,衣以锦绮,饰以金银,燃五万盏灯,簇之如花树”。唐人崔液《上元夜》诗云:“玉漏铜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描绘自古已有元宵赏灯盛况,而在临夏的乡野,元宵节必要点火把,虽然城市里郊区的人们会烧几堆火,可最好看的自然在乡下,山村。


元宵节的下午,用草料扎好火把(每家必有一支)成年人的最长可达四米,将家中所有的“钱马”撕下,夹在里边,并插一炷香等待天黑。


夜色渐浓,村人早早吃过饭,备好火把,门前也放三堆草料。然后在村头结尾闲聊,等时机成熟,喊令一声,各自回去,这火必从家中点处,先点着三火堆,然后再在上面点着火把,向山脊进发,一百二十多把火把在山脊之上蜿蜒而上,乡村四处起火,有四面楚歌之雄壮,烟火映着后边的圆月,似乎在园月中当中接地而升,待月已高,下边火光点点,喊声震天,的确是惊天动地的奇观。


所有火把到山顶之后,聚成一堆,大火熊熊然,烈烈然,自年长到幼 ,从大火上至少 跳跃三次,然后圈定三面,举揖叩首三,同样高呼之声,方渐次离开。火光在身后依然扑天,再配以烟花爆竹,山村一片欢呼雀跃,甚是热闹。


这比起古时宫廷和今天都市灯会,虽稍常了几份北方人的野蛮,可正是这种野蛮表达了这里人的喜悦。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