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史话 >

浓墨重彩的绘画人生

——记回族著名油画家马忠建先生

2018-03-12 来源: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8251395890426445.jpg

艺术家自画像

    记得十年前,在临夏初次见到马忠建时,他戴副黑边眼镜,中等身材,浓密的胡须,一头长头,闪着坚毅执著的目光,一看颇有艺术家气质。递来的名片上,有长鬃飞扬、尾巴高跷的骏马,就知道马忠建主要画马,在当时的临夏地区,并不为许多人所知,没有多大影响。 

    时至2013年底,得知他来临夏举办个人画展,为家乡人民作汇报展出,展出的作品是百米长卷系列油画,地点在州文化馆。此时,我调来该单位已有半年时间,还在熟悉业务阶段。得知这一消息,非常高兴,就跟同事们一道,精心策划,做着准备,使画展能够顺利举办。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清早,天还不算太冷,写有“蚂蚁搬家”字样的几辆卡车,缓缓驶进院子,卸下包装的油画作品。随从人员搬下画框,抬进一楼展室,一一打开,我们跟着忙碌起来,帮忙布展。 

    这次见到马忠建,跟以前没什么变化,单是经过时间的磨砺,沧桑了许多。我们彼此寒暄一番后,得知他刚从甘肃省博物馆展出结束后,启程来到临夏。于是我们将其油画作品《马的系列》《古老的歌谣》《和平》等,一一挂在展室墙上。等全部挂完了,展室周围,似有无数奔腾的骏马破墙而出,给人以心灵震撼,觉得这是临夏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一次油画展。 

    马忠建1958年生于甘肃临夏市,到读书年龄时,随父母迁往省城兰州的回民小学读书。后进入兰州十四中(当时叫八一中学)。中学开设图画课程,马忠建非常喜欢,有点儿着迷,常在校内学习园地和墙报上画插图,受到大家的夸赞。 

    当时,马忠建认识兰大的一位老师,经常借书给他,有绘画方面的,也有文学方面的,如《芥子园画谱》《唐诗三百首》《宋词一百家》《中国水墨画技法》《石头记》等。书读多了,眼界开阔了,绘画技艺随之提高了,插图画陆续发表在《甘肃电影周报》《电影周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后来,马忠建的插图画又发表在《兰州晚报》等报刊上。马忠建当时家庭困难,就把挣来的全部稿费,如数缴给了父母,以补贴家用,减轻了家庭经济负担。 

    有次放了学,走在回家路上,马忠建远远看到一位老师,在滨河路上支起画夹,仔细画着什么。马忠建到了跟前,发现是位年轻的画家,正拿支铅笔,对着远处的风景,画着柳树、石头、小路什么的,看起来栩栩如生,异常逼真,他被深深吸引住了。马忠建站在旁边,看了很长时间,一直不忍离去。直到这位老师画完了,才发现旁边站着一位小孩,就问叫什么名字,喜欢画画吗?喜欢的话我就教你。马忠建立马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还说喜欢画画,就这样,这位老师成了他的第一位绘画老师。后来得知,这位老师姓席,在兰州商学院任职,喜欢业余绘画创作。 

    此后,在课余时间,马忠建跟席老师学画,先后研习中国水墨画技法,临摹赵孟頫、柳公权、黄子元碑帖,还有宋徽宗、林则徐等诸大家的书画,水平有了不断提高。 

    在中学里,课程虽多,作业不少,但对马忠建的学业,没有任何影响,成绩一直很好。马忠建的父母,看到儿子上课的同时,还挤时间画画,很是欣慰,也没反对,多学一门知识,充实提高自己,必定是好事儿。 

    马忠建邻居的一位小孩,比他还大几岁,在兰州三十三中(现在的兰大附中)上学,跟马忠建关系很好,常在一起玩耍,无话不说。后来这位同学说,他的父母认识一位画家,叫常书鸿,两家交情很深,常有往来,要不我带你去见见,看一下你的作品,指点指点。就这样,由这位朋友领路,马忠建去拜访常书鸿。 

    常书鸿恰巧正在房间里作画,有白兰瓜、葡萄、水果刀、插着花束的花瓶等。等老师画完了,收起画笔,擦净调色板,然后热情接待。经介绍认识后,常书鸿就给他们讲绘画原理,讲素描的“三大面”、“五大调”,还有形体结构,线条应用,块面表达等。此后,马忠建带着新画的习作,常去常老师家请教,先后一年多时间。通过素描训练,水平提高很快,能画一般的广告、宣传画,还有人物肖像。 

    学校板报上,宣传栏里,常有马忠建的绘画作品,他成了校内的积极分子。后来,马忠建的6幅版画作品“叶塞尼亚”作为电影插图画,发表在《中国电影报》上。收到样报和30多元稿费的消息,不胫而走,在校园里迅速传开了,师生们觉得一名中学生,能画出如此水准的画作,且发表在国家级的权威报纸上,有点儿不可思议。 

    高中毕业时,还没有恢复高考,马忠建回到家里,跟其他大多数同学一样,找职业谋生。大约1972年,甘肃工艺美术厂领导得知马忠建绘画水平小有名气,就被破例招收为工人,雕石膏像,画仕女图,还搞一些设计。 

    到了1978年,在改革开放的脚步声中恢复了高考制度。马忠建经过认真复习,终于考上了西北民院,进入工艺美术专业。此时的他更加勤奋,便拜西北师大油画系主任娄付义先生为师,主攻油画创作。 

    娄付义先生身体有病,常喝中草药治疗。马忠建去娄老师家时,除了带上油画习作外,还有娄老师常吃的中草药。娄老师对他的作品,一一指点,还拿自己的作品,两相对比,说出优劣得失,并讲解创作中光的应用、调子的把握、形体结构的塑造,使他开了眼界,很受启发。 

    在大学里,马忠建不再考虑发表作品的事儿,只是潜心钻研,攻读诗书,同时向陈兴华、赖祖秀、唐一文等诸位老师虚心请教,创作油画。那时教学风气正,老师没有功利之心,不收什么学费,看到上进的同学,都很喜欢,愿意无偿去教,恨不能把自己学到的所有知识,全部传授给学生。因此马忠建学到了不少技艺。 

    大学毕业后,马忠建没去原来的单位上班,而是转变观念,去了广告公司,画油画广告,如汽车、电冰箱、电视机、汽车轮胎、电风扇等,内容十分丰富。不仅有了可观的经济收入,还得到了锻炼,提高了自己。 

    后来,甘肃省举办两个多月的版画培训班,马忠建积极参加,悉心请教,得到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力群先生等的亲自指导。1983年,在娄付义老师推荐下,马忠建离开工作了四五年的广告公司,去中央美院学习油画。美院里的老师知名度很高,如冯法祀,詹建俊、靳尚谊,侯一民、马常利等,他像干旱的禾苗,突然遇到春水一般,如饥似渴地吸收艺术养分,不断充实自己。 

    此后不久,美院里的老师觉得马忠建油画天赋很高,该去更好的学习环境,进一步深造。就这样,被推荐到前苏联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学习。 

    马忠建小小年纪,去中央美院学习,算是出了远门,被家乡人所羡慕,觉得很有出息,为父母争了光。现在又要离开偌大的中国,去遥远的前苏联大地,接受更加全面系统的学习,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在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里,他跟其他学员一道,潜心钻研油画艺术。马克西莫夫是前苏联伊凡诺夫州沙特罗夫村人,曾任莫斯科苏里科夫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前苏联斯大林文艺奖金获得者,俄罗斯联邦人民艺术家。马克西莫夫沿袭俄罗斯美术教育家契斯恰科夫的教学理念,重视写生。通过写生分析色彩和观察形体,强调油画本体技法,树立色彩对立统一关系。在素描中培养色彩感觉,重在分析对象,而不是抄袭。 

    训练班的老师要求非常严格,画个石膏像也要三四周时间。学员们画了前苏联的风土人情,研究了人体结构特点,学习了解剖学、心理学、美学。马忠建深深感到,巴库诺夫的心理学和车尔尼雪夫斯基的美学,对自己的油画创作十分有益。 

    学员们常到广阔的野外,融入大自然怀抱,观摩写生。静静的顿河,茂密的白桦林,缓缓前行的马车,弯曲的羊肠小道,潺潺流淌的小溪,不断激发着创作热情,使马忠建觉得,自己真正到了油画的故乡。 

    训练班结束后,马忠建还常去前苏联,向老师们请教,在野外写生。期间创作的作品,主要有《静静的顿河》《红军来了》,前者表现男人们打仗去了,留下来的妇女们在河边的生活场景;后者是近卫军骑着高头大马,挥舞俄罗斯战刀,胜利凯旋的画面,十分神气。这两幅作品,都被当地人收藏。 

    学成归国后,马忠建想,如何把欧洲的绘画艺术本土化,与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相结合,洋为中用,很好地表现祖国的山川江河、风土人情、自然美景。

    2000年,马忠建跟20多名画友,乘着灰色的一辆大卡车,挤进狭长的车舱,颠颠晃晃,去遥远的太子山写生。太子山位于临夏东南部,山势高峻,由西向东倾斜,是青藏高原东北边缘隆起部分。到了那里,看到眼前矗立的一座大山,群峰耸列,河谷纵横,大山的脊梁犹如巨龙飞腾,延伸到苍茫云端之上,十分雄伟壮观。马忠建受到灵感触动,立刻拿起画笔,在短期内记下这撼人心魂的画面,后经挥毫泼彩,精心创作,终于创作出《大山的脊梁》这幅油画作品。 

    他努力探索绘画艺术,注重吸收西方画派技法,力图融汇中西,大胆创新,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代表作《马的系列》,以棕黄色的泼墨,瞬间画出奔腾的骏马,气势浩大,场面恢弘,从不同视角展现了“骏马”的神韵,洋溢着热情奔放的气势,给人以昂扬向上的力量。正如马忠建所说,中华民族精神的实质,是龙马精神,我画马正是体现出中国奋发有为、不断崛起的民族精神。 

    马忠建经常去大漠、戈壁、草原、农舍进行写生,深入体验生活。2000年下半年,他跟要好的多名画友,相约一起,开着破旧的大卡车,经过长途跋涉,日夜兼程地到遥远的新疆哈密采风写生。他们到了中国回族历史上有名的先贤盖斯墓,那是一座古老朴素的建筑,里面的老人已年近八旬,祖辈三代都在这里守墓。马忠建稍作休息后,舀上院里清凉的井水,净身,然后拿出绘画工具,开始写生。马忠建血液里本有的民族情感跟眼前的肃穆场景,相互融为一起,情景交融,诞生了《心灵深处的呼唤》等不少佳作。 

    他的作品采用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相接合的手法,功底深厚,技法独到,格调高雅,用笔大胆,色彩厚重,造型严谨,把西部的风土人情和雄宏景色结合起来,十分壮丽鲜活,有着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如《民族风情画系列》《古兰丹姆》《心灵深处的呼唤》《古老的歌谣》《月光下的歌声》《大山的脊梁》《跨过山梁的羊群》《月是故乡明》《圣楼印象》《和平之声》《红色经典》等。 

    随着创作成就的不断提高,马忠建的影响不断扩大,油画作品也开始到处展出。2006年,在北京中国科学技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2008年,在中国军事博物馆展出了个人画展。同年,在人民大会堂全国政协礼堂举行了个人画展。2013年11月,马忠建在甘肃省博物馆展出了精心创作的百多幅油画作品,受到业内人士和广大观众的好评。与此同时,其“大红袍”个人油画集也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 

    中国油画院院长詹建俊赞叹说,马忠建的画,非常有代表性,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又加以创新,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很值得大家学习。中国书法界泰斗欧阳中石先生说:“后生可畏。” 

    马忠建的作品,被国务院机关老干部中心、中央政法委、中央军委老干部俱乐部、紫光阁、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军事博物馆、中国对外艺术展览中心、毛主席纪念堂、中国新闻社及香港地区收藏,还出国到了马来西亚、突尼斯、日本、法国、意大利、奥地利、俄罗斯。其创作事迹收入《当代中国书画家专辑》《党旗在我心中》《世界知识画报》《一代名家》《艺术中国》《中华文化艺术名家名作世界传播录》《中国艺术大家》《走向世界的艺术家》《走进当代大师》等多部典籍。马忠建现为中国书画研究院教授、副院长,世界艺术家协会副会长,世界艺术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文艺协会高级专家,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香港国际皇家社会科学院院士,北京“千里马”美术学校校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艺术追求是永无止境的。马忠建在谈起下一个目标时自信地说,要结合甘肃打造文化大省、创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需要,沿着喀什哈尔、哈密、敦煌、嘉峪关、武威等丝绸之路经济带和申遗点,创作千米油画长卷,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这幅画卷象征着飞腾的巨龙,体现中华民族的龙马精神,激励亿万人民,发挥正能量,实现中国梦。 

    对于未来的油画创作,马忠建充满信心。他说,多年以来,中国回族画家,一直独自摸索、零散发展,没有形成自己的书画流派,缺乏市场竞争力,没有更大的社会影响。目前,回族画家们经过多年交流,相互融合,艺术风格日趋成熟,在地理环境、文化积淀、艺术追求、民族情感等方面,已经具备回族画派研究院成立的条件。我会积极努力,在家乡甘肃临夏市尽早成立回族画派研究院,团结中国最优秀的回族画家,广泛开展文化交流,推动民族艺术事业更快发展。 

    我听了感到由衷地高兴,期盼回族画派研究院早日成立,也祝愿他以后的艺术创作道路越走越宽、越走越远。(钟翔)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