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史话 >

抗倭寇 为国捐躯

——记暂编骑兵第一师第二旅少将旅长马秉忠烈士

2017-12-18 来源:河州老马的博客  记者:  点击数:

马俊华

简历

    马秉忠(1910—1939),国民党陆军少将,回族。原籍甘肃省广河县三甲集,父辈家境贫寒,无以为业,迁居和政县四十里铺,以替人当兵为生计,故早年投身军旅,在青海海南警备旅服役,为马元海的得力部下,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1933年马步芳任命马元海担任青海南部边区警备司令部第二旅旅长,辖两个团,马秉忠为第一团团长,贡葛环觉(河南蒙旗亲王)为第二团团长。


奉命抗日

1937年8月,马步芳奉蒋介石命令派兵参加抗战。以原青海南部边区警备司令部所属第一旅和第二旅为基础,抽调原驻防河西走廊一带驻防的一百师部分官兵,又从驻防在河西走廊的马步青部骑兵第五军抽调第二旅马禄部和第二团马秉忠部,并征调大通、互助、湟源三个县民团,组成一个由回、撒拉、保安、东乡、汉等民族尤以回族为多的约有八千多人的骑兵师。任命马彪为师长,马元祥为第一旅旅长、马禄为第二旅旅长、马秉忠为第三旅旅长。1937年8月,国民党军事委员会颁令其番号为暂编骑兵第一师(后改为第八师,故称骑八师),正式任命马彪为师长,赵仁为参谋长,蒋介石又派第一百师政治部秘书、复兴社系的龚浔为该师政治部主任兼副师长。

    1937年9月1日,马步芳在西宁大教场举行检阅仪式,并召开欢送会,西宁群众以隆重集会欢送暂编第一师东下抗日。暂编第一师在师长马彪的率领下,从青海西宁出发,经兰州、平凉,长途跋涉,奔赴抗日前线。于1937年10月17日,到达陕西乾县。

暂编骑一师进入陕西以后,即隶属当时的第八战区和西安行辕指挥。各旅分驻兴平、扶凤、醴泉、永寿、和咸阳等县,休整待命。1938年2月10日,奉命移驻临潼一带,担任陇海铁路潼西段西安至河南紫荆关公路沿线之蓝田、商州、龙驹寨、丹凤、商南、山阳公路一线的护路任务。在此期间,该师派出部分骑兵小队,由潼关、凤陵渡北渡黄河到达晋南芮城一带,奇袭运城的日军,确保了潼关的安全。1938年4月间,部队奉命剿灭西荆公路龙驹寨一带由日本人指挥的“白莲教”匪徒。


4.png

河防获胜


    1938年,在驻河防期间,驻守在河南省扶沟县尹郭、白马庙等地的第二旅马秉忠部三团一营一连的排长马元林(原哥老会分子),与贾鲁河东的伪军勾结,暗杀了一营营长马尚成(今广河县人)、连长马宗林,并裹协几十名士兵过河投敌。不到一个月时间,即给敌人作向导,带领日军一个中队、伪军一千余人,渡过贾鲁河,侵占了马彪防地六、七个村庄,并扬言“日本皇军即将西进夺取洛阳”。一时情况紧急,马彪电告洛阳,请求支援。第一战区长官部立即派庞炳勋的两个师,开到郑州等地,准备堵击来犯之敌。但这两个师进至离前线200里处便停止不前。时值严冬季节,气候突变,风雪交加。马彪当即决定,趁气候恶劣,敌军不备之机,出动两个旅的兵力,向侵占我防地内村寨的敌伪军发动猛烈进攻。经过激烈的战斗,打死打伤敌伪军数百人,夺回敌占各村,活捉汉奸马元林,并当场杀头示众。其余数百名日伪军仓皇乘船逃遁,但因河中冰块阻撞,渡船难以行走,一半跳河淹死,一半被歼灭于岸,无一生还。当时,洛阳后方因此敌情,搞得人心惶惶,至大获全胜的喜讯传来,该防区各县人民欢欣鼓舞。战后,防区老百姓纷纷前来慰问,并给师长马彪赠送书写“保境安民”的万民伞一把,以示对抗日将士的崇敬与慰劳[马有光:《青海骑兵师参加抗日战争前后记略》载《青海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二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青海省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内部发行),1984年6月,第68——78页。]。


5.png

受命改编


    1939年春末,第二旅马禄部由郑州调往陕西耀县,由驻防甘肃武威的骑兵第五军马步青部增补了两个旅,另组建成暂编骑兵第二师,马禄升任第二师师长,驻防北同官(今铜川)等地,归胡宗南指挥。

    在马禄旅被改编为骑兵第二师的同时,马彪的第三旅旅长马秉忠被调为马禄部第二旅旅长,马步芳又从青海抽调了一个旅的人马,派孟全禄为旅长,补充为马彪师的第三旅。将第一旅马元祥部、第二旅马秉忠部划归西北行营指挥,后又划归第一战区指挥。

1938年6月9日,花园口被炸后,全师奉命调到河南许昌一带驻防。不久,司令长官卫立煌又命令这三个旅进驻河南省黄泛区的的尉氏、扶沟、鄢陵和西华等县,担任这一线的河防任务,受第一战区孙桐集团的指挥。主力驻项城,以防御淮阳日军。因为淮阳是苏、鲁、豫、皖边区日军主要据点之一,所以日军不惜调集各种兵种,严加防守,并随时出击我部。

血战孔庄


    1939年8月间,马彪派各旅先后渡过贾鲁河,以“小骑群”的游击形式,袭击淮阳一带日军,而主要任务是侦察淮阳一带敌情。8月份,我军获悉淮阳日军空虚,马秉忠立刻率第二旅全部人马渡河,对淮阳城展开围攻,经过一场激战,成功进占了淮阳城西关,并将日军困于淮阳内城。日军一方面固守城防,一方面急电求援,与我军对峙激战10余天。

    1939年9月8日,日军从开封调来一支机械化部队增援,有卡车、装甲车100余辆,火炮10余门,在与淮阳城内的日军步、炮、坦克各种兵种的配合之下,向我军发动疯狂反扑。

    翌日佛晓,马秉忠部队中信仰伊斯兰教的官兵正在作“班达"礼拜时,日军突然以优势兵力发起进攻。面对装备精良、兵种齐全的日军,第二旅将士毫不退缩,奋勇冲杀,与日军展开白刃战。旅长马秉忠身先卒,冲锋在战斗的第一线,不幸左胸中弹,卫士急救时,已壮烈殉国,时年29岁。同时牺牲的还有营长李国勋、连长赵清心、排长郑成功、郑成仁兄弟等。

    旅长马秉忠牺牲后,部队由四团韩团长指挥,继续同敌军浴血奋战。在此期间,师长马彪隔河下达血战到底的命令,并派一旅旅长马元祥率部分部队渡河支援。马元祥率轻骑迂回敌后,致使日军腹背受敌而溃败逃窜。马元祥也在激战中受了伤。但他坚持指挥战斗,直到把敌人打败后,才渡河回后方医院治疗。

    随后,双方又在孔庄以北的开阔地展开白刃肉博。在敌强我弱的不利形势下,东乡族连长马长寿急中生智,带所部下马步战,用大刀专砍敌人马腿,百余敌骑被歼过半,日军顿时溃不成军。激战中马长寿膝盖骨被敌砍伤,排长马占龙等负重伤,阵亡官兵十余人。这场战斗中缴获敌军三八步枪40余支,战刀50余把,以及战马等物。

    之后,日军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再度向马彪部发动大规模攻击。地上日军在坦克、大炮掩护下进行冲击,空中有敌机轮番俯冲扫射和轰炸,形势万分险恶。驻在黄泛区南岸的国军骑十四旅和周口防空部队以重炮还击日军,阻止了日军的疯狂进攻,马彪部方得脱离险境。由于我军与日军顽强交锋,誓死不退,日军在仓惶溃退中,有两门大炮未及带走,当我方正设法拖拉中,敌人又反扑上来,使用催泪性毒气,在烟雾弥漫中两门大炮又被敌人抢了回去。炮兵阵地得而复失。马彪部伤亡严重,被迫后撤。日军丧心病狂,放火焚烧孔庄周围村庄,顿时烈焰腾空,惨不忍睹。马彪部官兵怒火中烧,骑兵旅营长雷正鸿率全营迂回敌后,以轻骑奇袭日军,致使日军腹背受敌,不支溃退。一举歼敌二百余人,缴获战马五十余匹,重炮九门,步枪百余支。后马彪电令部队撤出战斗,返回河南防地。

    孔庄之战,共消灭日军官兵一千多人,击毙日军支队司令铃木,俘日军数十人,而马彪部马秉忠旅和马元祥旅伤亡达二千多人。


6.png

抗日民族英雄碑


    战后,师司令部在驻地河南省项城县水寨村为马秉忠等阵亡将士召开追悼大会,并在阵亡将士墓前立了“陆军骑兵暂编第一师第二旅少将旅长马秉忠之墓”石碑;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发了唁电,并派慰问团到部队驻地慰问,为在此役中立功的营以上军官颁发了“民族至上”奖章;第一战区长官部及青海马步芳也发来了唁电;同时西宁也召开了追悼会,悼念为国捐躯的抗日烈士。烈士们为国捐躯和英勇杀敌的事迹鼓舞了全师官兵,增强了杀敌复仇的决心,一致表示,要化悲痛为力量,誓死与日本侵略军血战到底。现在河南省项城县水寨以南一里许处,矗立着一座抗日民族英雄碑,这就是陆军暂编骑兵第一师第二旅少将旅长马秉忠的墓碑。

    暂编骑一师的全体将士,在马秉忠等烈士精神鼓舞下,同仇敌忾,化悲痛为力量,增强了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决心。接着在一次战斗中,打死敌骑兵五百余人,缴获战马数十匹,从中选了二十匹送往青海,向马步芳报捷。

    抗日英雄马秉忠永垂不朽!

  英雄妻子的悲惨结局 

    青海作者马有福于2015年5月11日,在《民族报·晚刊》发表《花去英雄任谁说》的文章,讲述了抗日烈士马秉忠遗孀的悲惨结局。

    文中说,马秉忠是河州三甲集人,是当地望族,光阴很大,因困难迁居和政四十里铺,参军后迁徙到西宁市城北区花园台村。因马秉忠喜爱花卉,就购买了当时宋家寨村土地,修建了庄园,栽植牡丹,后来就变成了一个村庄。

    马秉忠的妻子姓杨,是汉族皈依的穆斯林,个头很大,无儿女。马秉忠牺牲后,她们没有搞清楚他究竟牺牲在了哪里。从此,她独自一人撑起家务。解放初期各地闹土匪,她遭到土匪的酷刑逼供,把藏在天花板中的金子等财宝全数说出,并被土匪抢走。土改开始后,工作组先拿马杨氏开刀,没收了她得家园,把她赶出了家园,让她住到清真寺一间偏房,牡丹园从此成为公产。1958年“大跃进”时,各地清真寺被强行关闭,阿訇全部被赶出清真寺关押。她同时又被赶出了清真寺,借住到一家黄泥土房。1959——1961年“三年困难”时,连汤都喝不上,逼迫拿下面子出外讨饭。她从花园台走向河州,又从河州走向三甲集,撕破脸皮,挨家讨饭,在那时大家都吃不被肚子的时候,她仍然讨不到饭吃,填不饱肚子。最后她怀里揣着《古兰经》,“在三甲集一个曾经让她难忘的巷口”归真了。“等人们走出家门发现时,他蜷缩在墙根里,僵硬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本经。有一位认识她的乡党,马上招呼乡邻,将其草草安葬。”英雄的妻子竟遭到如此悲惨结局和不公正的待遇,让我们痛心不已。这是谁之过?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