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旅游记述 >

在下王家旧石器遗址前的静立

2018-04-16 来源:临夏州旅游局  记者:李 萍  点击数:

渐渐对古遗址感兴趣,是缘于师父的潜移默化,他虽退休,但对文物遗址考古的热情丝毫不减。我也跟着他远走青海、甘南,近走东乡、和政,在一个个古遗址上找寻远古的足印。

东乡县锁南镇下王家旧石器晚期遗址,便是其中之一。

对于下王家旧石器晚期遗址,早些年听说过,并不知其具体地点。另外,《民族日报》也曾登载过发现遗址的消息,说是当时甘肃境内唯一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其意义在于为探索青藏高原西北缘的旧石器时代考古提供了重要线索。

想去看看,偶尔与东乡的一些朋友提起过,也打听过多次,但一直没有去过。

暮春时曾遇到一件出土罐,是素陶,只是罐上端(颈下)有一个类似符号,又似“户”字的装饰,说是在遗址附近整地时挖出的。

我无法从素陶表面看出它有什么价值,也无从解释那个符号。但我想那个素陶,应该与此遗址有关联。

今年初夏,与县文化局的小唐从东乡县那勒寺镇返回县城,特意绕道在遗址前停车,总算小小考察了一番。

下王家村,已不是多年前的模样,锁折公路的穿通,令村人生活越来越好。南阳渠灌区的水槽很显眼,一些树木,在烈日下有点心不在焉,感觉一切很慵懒。

不管去锁南镇还是出锁南镇,下王家遗址就在王家隧道前,离县城也就两三公里,或者说还不足三公里。由于小唐熟悉遗址方位,所以无须找寻,径直走近。

看得出原先这里是一个不大的小弯,现在算不上弯了,由于地形垫高,上行高度也就两三米。北面的崖壁处,是一个浅洞,深宽各一米许。几株植物在洞前生长着,像臭椿,又像一种秋天结红果的野花,很是茂盛。

一些冰草,零星地生在洞边。我弯腰,低头上前,注视着洞里一层层的土层,试图找到些什么。

洞口处,土堆里,都没有灰层,我有点些许的失望。

在县博物馆的前言中,对下王家遗址如此描述:距今一万五千多年,为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遗存,填补了临夏地区旧石器时代文化的空白,把临夏地区人类历史提前了一万年,也是甘肃省目前发现的一处重要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充分证明了东乡地区是中华民族远古文化的最早发祥地之一。

据县文化馆存档案,三十几年前,就是在这里,中国科学院古生物研究所的专家来临夏考察时,取土样中发现了三件打制石器,其中两件是刮削器,一件是打制石片。经土样化验分析,其地质年代为第四世纪,绝对年代14900±150年。又是在这里,距王家沟向西插牌沟上端约两百米处,州上的一些文物工作者,发现过被水冲开的断层,其灰土遗迹距地表约六至七米,厚度约二十公分左右,土层松软,有明显的火烧痕迹,夹有炭渣、火烧过的石块等物。他们采集到打制刮削器六件。此处与下王家相距不过五百米,同属相同地层中,为东西方向的深层迭压中,均为旧石器晚期遗存。

在1986年初冬的某天,还是在这里,甘肃省文物考古专家谢俊义和技工陈善勤有了重大发现。谢俊义在他的《甘肃旧石器时代考古五十年回顾》一文中说:

他把这块石头拿在手中时,心几乎要跳出来了。啊!原来这是一件加工相当规正的半月形刮削器。它不仅毫无争议地表明这是一件古代人类使用的良好工具,更为重要的是它出自并紧贴于暗灰色被压实的土层面上,说明这个层面是古代人类活动的遗址面。这种现象在旧石器时代文化遗迹中是十分难得的。应该说东乡王家村是迄今甘肃境内唯一的真正的旧石器时代遗址。

我师父在他的一篇文中提到,上述谢俊义的观点发表后震动了考古界。谢俊义等当时也考察了东乡地理环境,发现距王家沟约三公里的锁南镇有两棵标志性的大松树,生长旺盛。锁南海拔三千米,年降雨量七百毫米左右,为东乡县南北较湿和极干旱地区的中间地带。

据此,谢俊义推断:在远古时代,这里并不是沟壑万千的深山大沟,相反,是森林茂密、植被丰富的温带落叶灌丛交错的水分涵养林。

那两棵标志性的大树,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毕竟那是几十年前的树了。

遗址前站立,太阳在头顶热烈着,我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思维也有些虚幻起来。我索性蹲下,让想象力穿过时光隧道,飞到万年前。

茂密的森林,林林总总的草木,在温热里,纵横交错,从春天发芽至深秋叶落,再从冬日的沉睡到复苏,游走的动物不舍昼夜,依照自己的生活习性,出没着。

苍茫的天地间,怡人的风景里,远古的王家沟人,在那平展展的台地上,惬意地生活。潺潺的溪流,叮叮咚咚,从东侧流过,渴了,在溪边喝几口甘甜的溪水,而后躺在草地上、坐在大树下,任阳光从枝间洒落,斑驳的光影洒在身上,伸个懒腰,打个哈欠,美美地入梦。

醒来,一只鹿,连蹦带跳,在溪边饮水,压根就没有发觉附近的猎人。于是,一次围猎开始了,围着,叫着,堵着,最终将精疲力尽的鹿俘获了。

夜晚到来,吃饱喝足的原始人渐次入睡,火塘里的火烬闪烁着微光,只有几个精力十足的少年还在手拿刮削器,剜剔着大型动物的骨殖。 

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日复一日里,溪水依旧唱着山歌奔流,那些动物与植物,依旧繁衍生息,直到地质大变化到来……  

看到什么了?发现什么了?与其它的遗址相比,有何特点呢?

师父打断了我的心思,而我四顾左右,居然有了苍茫的感觉,不知所言,不知如何答复。

我理解了师父之前的文字,以及对我说过的话:30年前,他在临夏县井沟乡下村,在阳洼社见到家家户户屋檐下、门道里摞有很高的柴架,在缺少柴禾的时代,很引人注目。他问当地群众,何来那么多的柴,答案是:山沟里挖出的倒山木,都是大松树。师父断想,当初,那里就是原始的大森林,时间推移到今日,若非他亲眼目睹,他决不会相信,干旱缺雨的北塬地区会是大松林的原生地。

师父的话看似与下王家遗址无关,其实息息相关。下王家,作为古人类较为理想的繁衍生息之地,在光阴的故事里,一直留存,在秦汉时期还被茂密的森林覆盖,依旧有茂盛的牧草,依旧有鹿、牦牛、山羊、獐、狍、兔等众多的动物……  

离开,来到公路上,什么也看不到了,那个洞,以及洞四围的景象,都在脑后了…… 

责任编辑:马宇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