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旅游记述 >

童年的星空

2018-01-02 来源:临夏州旅游局  记者:钟翔  点击数:

回想起来,乡村夜空的湛蓝深邃,变幻莫测,神奇迷人,深深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一直难以抹去。

我小时一直生病,常躺在炕席上,头脑迷迷糊糊的,如在云里雾里,什么也不清楚。有时睁开眼睛,发现炕席上散乱放着许多宝塔糖,是父亲专门去集镇买来,让我及时吃上,使身体快点儿好起来。我拿上剥掉彩色的糖纸,放进口里,慢慢咀嚼,味道甜甜的,不一会儿就咽到了肚里。

我四肢无力,不能外出,整天躺在炕上,半死不活的,静静发呆。窗外变幻的天空,时常在我身旁一一出现,我朦胧地看了一会儿,乱七八糟想了一阵,又懵里懵懂睡着了。等醒过来时,天已放晴,太阳高照,又想到地里的父母在干啥,禾苗怎么样了,田埂的野草,该淹过小孩的身子了吧。 

白天睡的时间长,晚上就没瞌睡,身子翻来覆去,根本合不拢眼。劳累了一天的父母,饭后倒头睡了,渐渐打起了呼噜。我从被里探出头来,静静望着窗外,天空浩淼高远,布满无数星星,隐隐约约闪烁。院里黑咕隆咚的,斜着的房檐,高耸的屋脊,洒满淡淡月辉。远处树木的黑影,悄悄移至窗前,左右摇摆,魔鬼般向我扑来。我突然受到惊吓,赶紧捂住头脸,钻进被窝藏了起来。过了很长时间,我还是睡不着,又偷偷伸长脖子,露出脸面,朝外去望。

仰望星空久了,就会产生许多幻觉,身子慢慢飘起来,离碧蓝的天空更近,似乎使劲蹦跳几下,就能投进天空的怀抱。空中的白云绕着弯月,随意飘动,你追我赶,相互赛跑,捉着迷藏。星星这里一颗,那儿一颗,一闪一闪,眨着眼睛。正看这颗时,白云突然跑过来,一下子裹住了,默默消失了,见不到一点儿踪影。过了不久,星星又逃出来,在原来的位置,静静闪烁,似被擦洗过一番,比以前更加晶莹明亮。

有时看到一颗明星,开始慢慢游走,后来速度快了,飞一般留下划痕,耀眼地一闪就消失了。没消失的仍在不停地闪烁,装点无边的夜空。后来从老师口里得知,消失的那颗星星名叫流星。再到后来,听我母亲说,天上少一颗星,地上会死一个人。当时我一直得病,半死不活,恰好又看到这颗流星,心想这死一个人的名额,可能跟我有关,是否轮到了我的头上,我的死期到了吗?想到这里,就更加害怕,不敢再往外看。

此后好长时间,我不敢去看夜空,怕被莫名其妙牵扯进去,跟自己沾边儿,不太吉利。有时到了夜晚,突然听到飞机轰隆隆飞过,就赶紧抬起头来,匆忙望上一眼,不管看见了没有,究竟是啥样子,又把目光快速移到别处,或用被角盖住。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一天天活着,病也逐渐好起来,跟其他所有的孩子一样,晚上按时睡觉,清晨早早起来,该干啥干啥,从没有出现过什么意外。

我想,那颗流星的消逝,死一个人的名额,肯定落在了别人头上,我不认识的人顶替了。那么这人究竟是谁呢?是本村的还是外村的?我从前认识还是不认识?是老人还是小孩?我仔细问了一下,当时我们村里,男女老少都在,一个也没有少,都好好活着,根本没听说过死人的事儿。地上死一个人,这“地上”指的范围可大了,不一定是我们村子,可能是流川河那边的村子,新路坡那边的村子,也可能是长龙山那边的村子,还有可能是我不知道名字的很远很远的村子。世界非常之大,死了小小的一个人,天南海北的,我又不在现场,没有亲眼看到,怎么能知道呢?

后来我的病好多了,还去学校读书,成了一名学生。许是因了身体强壮,胆子也大起来,晚上一个人敢走出家门,跟伙伴们在月下玩耍。深更半夜里,也敢一个人去远处的茅坑里撒尿,或给圈里吼叫的牛羊填上饲草。有时看到一颗流星消失了,也以为跟自己无关,这死人的名额,可能又落在了我不知道的另外一个人身上。

夏夜,我们一家坐在院里的小凳上,拉家常,说古今。我母亲知道得多,满脑子都是好听的故事,一个接一个地讲,听得人们入了迷,沉浸于优美动听的故事里,以至于忘了时间流逝,不知不觉过了半夜。有时母亲对着满天星光,给我讲娇娇女的故事,很吸引人,十分动听,长时间停不下来。一旁拿茶杯喝着的父亲,看到夜已深了,星星稀疏起来,就打岔说,该停下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干活呢。父亲这么一说,母亲就住了口,我们也纷纷散去,各自回到房间,先后睡去。

那时打碾的麦子堆在场上,得派三两个社员看守。每到此时,淘气的娃们可高兴了,来到宽阔的场上,捉迷藏、踢毽子、赛跑、跳房子,尽情玩耍,好不热闹。玩到深更半夜,听到谁家大人,大喊自家孩子的名字,什么优素福呀,尔布都呀,索勒麻乃呀,尔萨呀,快来睡觉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这时娃们停住了,渐渐散去。不回家的,在厚厚的麦草堆铺开被褥,挤在一块儿,说说笑笑地过夜。娃们躺下之后,看到空中繁星闪烁,明月高悬,云朵翻卷,似在隐隐移动,悄悄变幻,一点儿睡意都没有。此时有人提出数星星,看谁数得多,数得准。也有人提议,围绕天上的日月星辰讲故事,看谁讲得多,讲得生动形象,能吸引人。叫人难忘的是,我从那时就认识了北斗七星,其排列的图案,所指的方向。

后来渐渐长大了,考上了学校,去城里谋生,经历着人生的风吹雨打,喜怒哀乐,就没了许多闲情逸致。有时走在夜晚的街头,看到夜空雾气沉沉,灰云漫漫,不觉想起家乡明朗的夜空,星月映照的童年生活。 

责任编辑:马宇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