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旅游记述 >

临夏旅游成长记

虽然对财政贡献并不大,但旅游业是实实在在的富民产业。 临夏州,曾为古丝绸之路南道要冲、唐蕃古道重镇、茶马互市中心,素有“西部旱码头”的美誉。旅游资源富集,临夏全州各类景点107处,既有炳灵寺石窟、马家窑彩陶等文化遗存,又有“黄河三峡”、松鸣岩等雄奇秀美的自然风光。 将富集的旅游资源转化为经济优势,这是临夏州的思考,也是目标所在。 两年前,临夏州提出,打造区域首位产业、旅游百亿元产业和全域旅游,成为甘肃重要的旅游休闲度假基地。 现在,提及临夏州的旅游业,受访者都会给出这样一句评价:呈“井喷式”增长。 节赛助推 5月,牡丹花开,临夏州也迎来了旅游旺季。被誉为“陇上牡丹之乡”,临夏古称“河州”,当地种植牡丹的历史已达800多年,清代《河州志》中也有“牡丹旧有数十种,冠绝全省”的记载。...



巷陌深处 杏花依然

许久不回老家,走在往日的巷陌,我的心头竟泛起一丝陌生。 冬季愈使村庄显得萧瑟,可当看到巷陌深处的那一棵杏树时,记忆恍然颠覆了流年。 它的枝干还是像往年一样不算太直,偶尔会有隆起的部分。摸上去竟有些温度,似她紧闭的双眼。枝干的有些部分溢出些纹路,像是一不小心浸上去的墨水,随即又被这温煦的阳光给覆盖了。 在这个不算太冷的冬天里,它的枝干上还残留着几片枯黄的树叶,一阵微风拂过,便悄然落下,仿若孤单的枯叶蝶。 而此情此景却又勾起了我记忆中她那素雅的花期。 小小的,亦白亦粉的花瓣缀满了绿叶与绿叶间的空隙,淡淡的花香在空气中漾开,使午后的一缕阳光更加柔和。一阵雨后,花瓣愈加清亮,晶莹的露珠为他们换上了新装,是别样的美丽!落花满地皆是留下一缕遗香,只恨当年的我不懂得珍惜,更不懂得像...



癿藏情

癿藏镇,在我的家乡附近,离临夏市西北二十二公里。以前我去癿藏,乘车经过甘藏沟梁,一眼便看见癿藏,特别是对癿藏清真寺高高的“唤醒”楼,从许多楼房和民房中一眼认出,这对我来说,也许是一个特殊的标志。 癿藏,历史上明代在河州境内散落的二十四关之一,称“癿藏关”,是河州(现临夏)十万大山中的一个小山村镇,这个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小镇,经济并不发达,从这里向西北走五十多公里便到了大河家镇,不论经过关门或民和,都能直通青海西宁;若从癿藏向西翻越达力加山,只是海拔高点,便可到循化,也能直通西宁。 历史上的癿藏,原为藏族土司的封地,清同治年间以来,癿藏藏族因事由西迁。这里的很多小地名到现在都有“藏”字,如“癿藏”、“甘藏沟”、“甘藏”等等不一而述。现在的癿藏镇是原址上改扩建而成的,...



游子回乡记

“咱的城市今非昔比” 老同学40年未见,因为同学聚会,长居新疆的马占奎趁着“五一”假期回到家乡临夏,顺便游了几个家乡的景点。不游不知道,一游吓一跳。马占奎感慨:“光听着、看着那么多外地人来咱临夏旅游,还以为景区和前几年没啥两样,谁知道咱们家乡的景点变化太大了,景区更有规模了,服务也更加规范了,真是有的看、有的玩、有的吃、有的品呀!旅游过后,我们几个同学心里都美滋滋的,为咱家乡的变化骄傲啊!” 上次来还是在10年前,马占奎回忆:“那时候哪儿有‘十里牡丹长廊’一说,南滨河路是旧家具市场,到处都堆着木头,还有一些错落无序的小平房”。所以当有同学提议到南滨河路去逛逛时,马占奎直接表态:“那里有啥玩的,对咱老临夏人不新鲜”。 可经不住同学们的坚持,马占奎来到奥体中心的停车场时却傻...



山乡处处是美景

竞相盛开的板蓝根花 五月的东乡县梅滩村,山青柳绿,鸟语花香,处处是美景。田野一片金黄,腹地的板蓝根花已盛开,成为当地一景,吸引了大批摄影爱好者、游客前来观赏拍摄。 记者来到梅滩村板蓝根种植基地,柔风吹过,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药香味,大片金黄色的板蓝根花竞相开放,迎风飘香。 梅滩村位于东乡县关卜乡西南部,属于二阴地带,气候湿润、土壤肥沃、无污染。由于其独特的地域环境,适宜种植各类花草树木,也适宜中药材的生长,更是板蓝根生长的“宝地”。 “2016年10月,我们种上了板蓝根,来年4月就开花了,当时引来了不少游客观赏。板蓝根花似油菜花,相比花色更艳、香味更浓、花期更长。板蓝根花不仅有观赏价值,还有很好的药用价值。我们还将扩大种植规模,结合我们村的自然环境,发展乡村旅游和中药材种植产业...



“不是江南胜似江南”

“去年暑假,我去甘肃省永靖县看爸爸。到那儿的第二天,爸爸就带我去参观刘家峡水电站……” 提起刘家峡,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在小学曾经学过的这篇课文《参观刘家峡水电站》。来自张掖市的司亮亮也不例外,对这篇课文记忆犹新,还能背出课文中的几段来。 “我对刘家峡的所有印象都来自于‘听’”,司亮亮向记者回忆说,或许是缘于小学课文里的刘家峡水电站,亦或是在兰州上大学时,每年5月兰州大街小巷上沿街叫卖的刘家峡草莓和小西红柿,从学生时代起,司亮亮似乎就与刘家峡有了不解之缘。 “当时也没想到我会成为刘家峡人的儿媳妇,现如今这里也算是我的半个故乡了”,司亮亮抿嘴笑了笑说道,我老公是我的大学校友,他是地地道道的永靖人。“结婚前,他带我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看到碧波荡漾的水面,我真的不敢相信...



为家乡的讲解员点赞

“古时候,临夏为什么叫做枹罕呢?”一位来自兰州的小学生这样问。 “‘枹’的意思是鼓槌,‘罕’则是稀少的意思,古人之所以起名枹罕,一是希望这儿安宁,避免发生战争;也有说‘枹罕’是羌语或其他语种的……”临夏市文体场所综合管理局的讲解员郑佳源耐心地回答。 郑佳源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回答这个问题了,在她两年多的讲解员工作中,来自外地的游客曾经无数次地向她问起类似的问题。 “尊敬的游客朋友们,大家好!”郑佳源一天的工作从这一声问候语开始,她在向游客打招呼时,话语间洋溢着喜悦和自豪。 在她看来,外地游客感兴趣的是临夏浓郁的民族风情、特色饮食文化及山美水美的自然环境。 近年来,随着临夏对旅游文化的深度发掘,文化项目和文化活动越来越多,来临夏旅游的人也逐年增多。“通过我的讲解,希望让...



有一种魅力叫临夏

“五一”期间,来临参加河州牡丹文化月展会活动的江西景德镇的饶少华,对临夏的美景和美食赞不绝口。 “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河州牡丹文化月的展会活动,所以来这里之前,就上网查找了往年的相关信息,顺便了解了一下临夏的风土人情、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在浏览新闻的过程中,被八坊十三巷吸引了,想着到了临夏之后一定要参观一下,所以早几天就过来了。”饶少华对记者说道。 初到临夏的饶少华,因为布置展柜事务繁多,没有足够的时间到处去走走看看,只是在展馆附近简单地转了一圈,就感觉很不错。“这里的人都很热情,街道干净,基础设施完善,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饶少华说。 没有品尝到正宗的临夏美食,饶少华感到很遗憾:“我听说临夏的甜醅、酿皮,还有发子面肠都很有特色,想着展销会结束后就去尝尝。” “...



催人泪下的爱情绝唱

我州有名的临夏县籍作家王维胜又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花儿》,负责主编这部小说的临夏县文化体育局张维吉局长送我一本。捧着装帧精美的《花儿》,爱不释手,它的封面以红色为基调,一幅刺绣的花儿盛开着,特别醒目别致,宛如豆花的鲜血。 《花儿》是王维胜先生继《黄蜡烛》、《打马走过草地》、《双城》后的第四部长篇小说。这部由兰州大学出版社出版、三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气势恢宏,磅礴大气。作者以沉重的笔调,优美的文字,虚幻与写实的手法,爱憎分明的情感,勾勒出一个 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兰嫂、柳万宝、柳丹花、麻古柏、尕豆、麻仵、罗寄雄等,仿佛缓步向我们走来。它讲述了在空旷辽远的大西北一个偏僻山村发生的真实故事,两代女人的爱情和一群命运多舛的人们,在生活的最底层苦苦挣扎,严酷的条件,残酷的现实...



在下王家旧石器遗址前的静立

渐渐对古遗址感兴趣,是缘于师父的潜移默化,他虽退休,但对文物遗址考古的热情丝毫不减。我也跟着他远走青海、甘南,近走东乡、和政,在一个个古遗址上找寻远古的足印。 东乡县锁南镇下王家旧石器晚期遗址,便是其中之一。 对于下王家旧石器晚期遗址,早些年听说过,并不知其具体地点。另外,《民族日报》也曾登载过发现遗址的消息,说是当时甘肃境内唯一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其意义在于为探索青藏高原西北缘的旧石器时代考古提供了重要线索。 想去看看,偶尔与东乡的一些朋友提起过,也打听过多次,但一直没有去过。 暮春时曾遇到一件出土罐,是素陶,只是罐上端(颈下)有一个类似符号,又似“户”字的装饰,说是在遗址附近整地时挖出的。 我无法从素陶表面看出它有什么价值,也无从解释那个符号。但我想那个素陶,应该与...



古羌人是齐家文化缔造者

一、被忽略的齐家文化 齐家坪是一个很普通很不起眼的村落,但在这里却发现了让世界瞩目的文明体系——齐家文化。齐家文化是开启华夏早期文明的钥匙。齐家文化是华夏文明的DNA。 齐家文化是中国黄河上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时代早期的文化。因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首先发现于甘肃省广河县(原宁定县)齐家坪遗址而命名。主要分布在甘、青境内的黄河沿岸及其支流渭河、洮河、大夏河、广通河、湟水流域,宁夏南部与内蒙古西部也有零星发现。 齐家文化是在马家窑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化。齐家文化的年代距今约4200~3700年,大约和黄河中游的龙山文化中晚期相当。齐家文化的遗址较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进行了大量的考古调查、发掘工作,比较重要的有甘肃刘家峡水库区的调查;武威皇娘娘台遗址、永靖大何庄遗址、...



广河齐家文化的发现与研究

齐家文化是分布于甘肃、青海、宁夏、内蒙地区的一支考古学文化体系,因首先发现于甘肃省广河县齐家坪而得名。 说起齐家文化,有一个人不得不谈,他就是齐家文化的发现者——安特生。1874年7月3日,安特生出生于瑞典内尔彻的肯斯塔镇,1901年毕业于乌普萨拉大学,获得地质学博士学位,从此开始了他的学者生涯。当时,科学探险是学者们乐于从事的活动,安特生也不例外,曾先后两次赴南极考察,这使得他声名大震,成为了饮誉世界的地质学家,也正是他的学术声誉导致了与中国结缘。1914年,应当时北洋政府的邀请,安特生来华担任农商部矿政顾问,负责寻找铁矿和煤矿。1916年,袁世凯称帝未果猝然离世,中国局势动荡,无暇顾及安特生的科学调查活动。因经费短缺,安特生无法继续进行地质调查,因而他在征得当时中国地质调查所所长丁...



温暖的毛毡

不知南方或其它地方咋样,我所生活的西北,人们家里的炕上,都要铺毛毡的。 西北跟南方相比,地理位置不同,气候差异很大,温度也不一样,冬天特别寒冷。就是到了早春或者初秋,天气变得冷冷的,人们家里的炕上,都要铺上厚厚的毛毡,炕洞里填进晒干的柴草,烧得暖暖和和的,才能舒适地过夜。绵软暖和的毛毡,在当地人们的生活中,显得尤为重要,不可缺少。 毛毡大多是用羊毛做的。我们老家那里,家家户户基本上养羊,三五只七八只的,数量不等。养羊的好处很多,产了羔能够赚钱,长大了可以食用,剪了毛能够擀毡,还会吃掉剩下的残汤馍渣,不至于被白白浪费。 端阳节前后,天气异常炎热,地面变得暖和起来。流川河水变热了,水面闪着阳光的碎金。娃们脱了身上的衣服,赤身钻进清澈的河里,随意游泳,泼水玩耍。此时赶着...



神奇湫池与盖国大王庙

湫池,位于积石山县铺川乡驼垄山,海拔2260米,面积约19980平方米左右。从临大公路临夏县营滩乡界一乡村道路蜿蜒而上,东行不到6里便是湫池。池边芦苇亭亭,水鸟不时掠过水面,7月间行走池边,顿觉清风习习,绿意满目,酷暑为之一消。湫池东边高台上建有盖国大王庙,供奉之神为明代开国元勋徐达。 湫者,水潭也。《说文解字》有如下解释:湫,湫隘下也。从水,秋声。历史上关于湫的记载,见于明吴祯《河州志》:“驮垄湫池,州西北六十里驮垄山上,一泓清碧,松柏笼阴,岁旱祷雨,风雨辄应。洪武间指挥徐景建盖国大王庙。(见《一统志》)”。湫池最为奇特之处在于,南、北两边不足百米就是干旱深沟,据当地村民讲,该池遇旱不干、遇涝不溢。四季均贮水于此。记者看到,除南面有一处似泄洪之道外,其余地方均高于池,似有堰塞湖...



太极岛荷塘秀色

盛夏的太极岛,罗裙一色的荷塘边,垂柳轻摇绿暗,荷花水中红酣。一咏三叹的清纯雅致,禁不住用手中的笔细细勾勒其绽放的美丽。 一湖碧波粼粼,一塘绿云不绝。千点嫩红,迆逦连绵,如纤纤素手,隐在其中。踮脚欣赏清晨薄雾中盛开的荷花,心里溢满不知名的小小快乐。远处云雾氤氲,山峦起伏;近处荷池连片,嫩鑫凝珠,盛夏的可人精致就这样浑然天成地生动起来。此时只恨脚下太慢,视野狭蔽,读不尽风来波潋潋,看不够塘间叶田田。 拨开芦苇丛,细探荷塘深处的朵朵娉娉婷婷的荷花。静静的水面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鲜翠欲滴的翡翠伞,滚动着莹莹剔透的晶露。一大片的荷叶或浅得鲜碧发亮,或深得泼墨浓烈。荷花凝脂般白,胭脂般红。荷叶摇曳,荷花映日,素得芬芳,艳得彻骨。红荷在碧叶的映衬下,婀娜的倩影光艳璨然。野鸭调皮...



梦飞抱龙山

多少次,在断续的梦里我想着穿云破雾,龙行长空……! 多少次,在午夜的枕上我想着远腾深潜,龙隐何处……? 数十年岁月间,那条神圣的龙,只是飘忽在我的渺茫梦境和恍惚思绪中。随着年龄的增长,龙的神通极大、随意变化的诸多神奇已云消雾散,慢慢褪却。最终,无奈的我只好把它安放在华夏民族远古的部落图腾上。只剩下童年那些不连贯的记忆,夹杂在无数的儿时趣事里,断断续续地隐现,犹如“战罢玉龙三百万,残鳞败甲满天飞”时的鳞甲,时不时地镶嵌在记忆的云缝中。直到有一天我们走进了抱龙山—— 人说抱龙山是陇上名山,却坐落在历史上苦甲三陇的甘肃省永靖县,这里有的只是无边的荒凉啊!在这生机盎然的夏日,缺少雨水的山坡上,举目望去,远近只是稀疏的习习草丛,还有那些遮不住地皮的些许碎小艾蒿。初来的人们满...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