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旅游记述 >

慈禧太后与花儿宴席曲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逃往西安,后回到北京。当时她十分高兴。就安排李莲英在怀仁堂里犒劳随身护送的西军。大堂之中,布满席桌,西征护军,佳肴尽呈,好不热闹。慈禧太后看了,满脸笑容,十分惬意。于是叫来李莲英和马福祥,说:“这样喝酒吃肉,也没啥意思,不如叫他们唱歌跳舞,欢乐欢乐”。当时,马福祥到席间组织了一下,即兴编写了一首花儿,就有人站起来唱道: 清朝的太后是老佛爷,西征者避了个难了; 福大命大的回京来,清朝的江山们稳了。 慈禧太后听了,说:“这歌声就像哭声,这么伤悲,怎么欢乐不起来,叫他们换个快乐的歌儿唱一唱”。马福祥又让能唱会跳的西军战士跳起了宴席曲。西太后听看后说:“他们虽然跳舞唱歌,但是歌声还带哭音,这是什么原因”?马福祥解释说:“近几年来,...



童年的星空

回想起来,乡村夜空的湛蓝深邃,变幻莫测,神奇迷人,深深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一直难以抹去。 我小时一直生病,常躺在炕席上,头脑迷迷糊糊的,如在云里雾里,什么也不清楚。有时睁开眼睛,发现炕席上散乱放着许多宝塔糖,是父亲专门去集镇买来,让我及时吃上,使身体快点儿好起来。我拿上剥掉彩色的糖纸,放进口里,慢慢咀嚼,味道甜甜的,不一会儿就咽到了肚里。 我四肢无力,不能外出,整天躺在炕上,半死不活的,静静发呆。窗外变幻的天空,时常在我身旁一一出现,我朦胧地看了一会儿,乱七八糟想了一阵,又懵里懵懂睡着了。等醒过来时,天已放晴,太阳高照,又想到地里的父母在干啥,禾苗怎么样了,田埂的野草,该淹过小孩的身子了吧。 白天睡的时间长,晚上就没瞌睡,身子翻来覆去,根本合不拢眼。劳累了一天的父...



康乐西蜂窝寺与白马寺同代

西蜂窝寺,又名“大圣寺”、“宝积寺”、“正觉寺”,位于临夏康乐县境内的鸣鹿乡。寺院高墙耸立,飞檐流丹。它背依桑咀梁,面朝石墩山,南有小马家滩关,北有苏土司城。登寺一望,鸣鹿山川尽收眼底。 据考证它修建于汉章帝建初九年(公元83年),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只比公认的中国第一座佛教寺院洛阳白马寺晚16年,是古代陇右著名古刹之一。 “它修建于汉章帝建初九年(公元83年),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只比公认的中国第一座佛教寺院洛阳白马寺晚16年,是古代陇右著名古刹之一。”看到康乐县委宣传部杨永强先生提供的关于西蜂窝寺的材料我大吃了一惊,这是真的吗? 2012年5月8日,记者一行从康乐县城赶往距县城西南20公里的鸣鹿乡,一探究竟。穿过正在逢集的苏集镇,沿着一条乡间公路行进,太子山主峰峰顶皑皑的积雪,绿意盈盈的川地...



太极湖芦苇荡

季节的快车不曾停留,无意中已渐渐驶向冬的驿站。枫叶如丹,满目碎金。闲来无事,便邀三五好友,在周末晴朗的早晨驱车前往太极湖畔欣赏暮秋中的芦苇荡,期许自己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再有一次欣喜的收获。 河水缓缓流淌,带着寒意的风劲掠脸颊。十里湖滩,推举出一蓬蓬芦苇。拨开前面的芦苇走进去,后面的芦苇马上又合拢,把绵软委婉淹没在季节的边缘。一枝连着一枝,一丛挨着一丛,芦杆挺拨修长,苇叶宽阔浓密,苇茎粗壮箭立。芦荡浮摇,与蓝天、白云、绿水浑然一体,水天苍茫,气势雄浑,蔚为壮观。 一粟芦苇,渲染出万点芦花。阳光的暖色调和霜降的气息,惊动了芦花的呓梦。一直以为,芦花凋谢,细碎飘零,总会有几分落寞惆怅,不想芦花却在此动人悦目地开放。芦花含苞吐蕊,似堆雪积玉。风拂扫而过,无数朵银白柔曼的河畔...



松鸣岩“花儿”由来

“花儿”一词的出现,最早当属《玉台新咏》中沈约《十咏领边绣》:萦丝飞凤子,结伴坐花儿。照此看来,南北朝时就有人唱“花儿”了,但那时的“花儿”是什么样子,我们无法了解,而描写古河州花儿的诗文最早出现在明代成化年间任职河州的儒学教授高弘诗中:“青柳垂丝夹野塘,农夫村女锄田忙。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说明在明代河州传唱花儿已蔚然成风。 20世纪40年代初张亚雄先生的《花儿集》认为:“河州是花儿最兴盛之地,是花儿的故乡”。从保留的音调、早期唱词及遗留的民俗等分析,河州花儿是秦、南北朝时期羌、汉民歌融合而具雏形,后经隋、元时期汉族及汉化羌族、藏族的演唱逐渐形成和完善,明代以后,经汉、回、东乡、保安、撒拉、土族等民族的演唱和传播、流传而成为一种独特的民歌,并逐渐繁荣起来...



解缙镇边楼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2009年5月9日,临夏中学召开的家长会上,校长王建军宣布了一则财政拨款20万元,加固维修保护明代河州古城墙的消息(2003年3月28日,临夏市政府把位于临夏中学、榆巴巴拱北之间长90米,高19米,地宽13米的明代城墙确定为临夏市市级文物单位;分别由临夏中学、榆巴巴拱北对各自范围内的古城墙进行修缮和保护。)并请家长观看了古城墙及镇边楼柱基石。此学校作为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热爱家乡教育的基地,在柱基石处立有牌,上言:“明镇边楼柱基石。据史料记载,明代河州城北无门,上建大楼一座,内塑玄武帝像(道家所奉玄武帝,宋时避讳改玄为真,今称真武帝,龟蛇合体。镇北方,主风雨),‘以镇武风,官员朔望拜瞻’,称‘镇边楼’,俗称‘北城观”。楼内原悬挂解缙(江西吉水人,...



国家地质公园—石海

“石海”位于积石山县积石民俗村西南侧,呈河滩地带,距县城大约3公里。这里自然景色奇特,滩内磨圆度较好的大小石头遍地。有若万羊云集。据专家考证,距今1.2万年至1万年间,第四纪末期冰川四次移动形成的,是典型的冰川漂砾,具有重要的科考价值。 7月12日,在临夏市去往积石山县的路口,路标指示牌却写着“吹麻滩”,司机刘师傅说,吹麻滩其实就是积石山县城,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有时真的要思谋半天呢! 从临夏县到积石山县大河家沿途全线都在修路。吹麻滩,坐落在小积石山东麓,距兰州大约217公里,它是一条远古冰川运动造成的狭长谷地,宽约1公里,长约20公里,是积石山最大的一条川道。 我们所要去的“石海”也在这片谷地上。 用岑参的诗句“一川碎石大如斗”来形容我们眼前恰如其分,河滩上像是在开奇石运动会。“天哪!...



历代诗咏永靖

炳灵寺,是丝绸之路南路和唐蕃古道上的名刹古寺。其所在的小积石山,千峰攒涌,黄河浪涛倒映诡奇瑰丽的石林,景色雄奇而秀丽。如此大河之滨,名山之中的佛国胜境,自然引得历代诗人竞相折腰。 唐肃宗乾元年间,诗圣杜甫在天水作《秦州杂诗二十首》。内有“藏书闻禹穴”的句子,就是描写炳灵寺的形胜和传说。“禹穴”,学者一般认为就是著名的169号天然石窟。《水经注》卷二引《秦州记》说,唐述山即今小积石山悬岩上有两个深广数十丈的洞窟,一叫唐述窟,一叫时亮窟,藏有五竹箱的古书。这里又有大禹导河起于积石的传说,所以杜甫把小积石山中的石窟称为“禹穴”。 现在能读到的咏炳灵寺诗篇,最著名的当是明代翰林学士解缙的作品。解缙于明洪武未年(1398年)贬谪河州时,在隆冬时节踏冰桥过黄河游炳灵寺,写下《冰灵寺》...



枹罕巨镇 陇右名城——和政

和政者,枹罕之巨镇,陇右之名城。溯其历史,源远流长;寻其文明,滋延辉煌。古属西羌,汉属陇西,唐归吐蕃,筑城香子,前凉始置,曰金剑县,治金城,始有纪年。 和政,古曰宁河,社会安定、政通人和之谓也。溯其原始,肇自周召共和,语出范仲淹《岳阳楼记》之名文也。出处经典,立意深远,读来如聆清音,闻之如沐春风;如诗岁月,如歌年华,百业振兴,政和人通,此天之意,此民之情,此国之威,此党之恩。庄严气象,和谐盛世,社稷为证,江山是铭也。 斯方热土,为我家邦。其面积960平方公里,恰为共和国版土之万分之一,此乃天意人愿也。 誉我故土,形胜可述:北连河州,西肩洮岷,南接宁定,东望金城;太子山西峙,恰似屏障,牛津河北流,划界封疆。宁河古城,半城在山,半城在川,峙高而立,凭险而建,固若金汤,稳如...



小镇的记忆

有时候,我更愿意做生活的旁观者,认真审视每一个从生命中路过的人。善良,邪恶,美丽,丑陋。都潜隐在岁月中一样喘息一样打发时光。一把时光打造的斧子,在我的生活里雕琢着我的童年,也打造着那个我成长的乡村。 几年前,居集乡撤乡建镇。成为临大公路沿线一个炫目的集镇。听说,因为建设的出色,所以成为样板镇。最初那些围绕乡政府而延伸出的不大却又五脏俱全的集市,也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建设的有模有样。但是,即使变迁的速度不管有多快,而集日的流转,约定俗成一般,依旧着往日的日子。 记得儿时,每逢集日,最初是“踢踏、踢踏”的,随后的“嘚嘚”,间或的“哞哞”,使一切都热闹起来了。 尤其是“嘚嘚”声,在主人的扬一下鞭或是收一下缰绳的瞬间,“咴儿咴儿”的一路打着响鼻喷着热气,前前后后地向镇上跑...



清晨 漫步大禹广场

秋日的积石山县城,被积石山顶皑皑的白雪衬托得愈加安详。 早起,小坐片刻,七点钟左右,才出了宾馆房间,径直朝大禹广场走去。 一出房间,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凉意,而一轮红日,在天际摇摇晃晃地接受白雪的洗礼一般,一点也不张扬。 从宾馆到大禹广场,要走一段不长的路。我左顾右盼,尽情领略清风习习里的清晨景色。路两旁的树,想着早点扑入大地怀抱的,早已作了零落成泥的打算,只让树枝光秃秃地将枝丫伸向蓝天;不愿早早离开深秋的叶片,依然在枝头泛着黄绿,猛一看,还以为是春天呢。 天蓝得与众不同,既不透彻,也不深沉,带着隐隐的含蓄,与朝阳相映成一幅写意画,徒留给大家一个空间,自己去着色。 一只或几只麻雀,唧唧地在枝头歌唱抑或诵读着关于积石山的散文诗,在街头自成一景。 一路上,行色匆匆的人...



雨洗莲花山

这次在莲花山,又是一场猛雨。 三次来莲花山,三次遇雨,而且每次雨都是下在午后,叫人感到莫名的新鲜。斜斜的雨梢擦着游人的脚跟,把这些游兴正浓,疲惫已极的登山回归者,追的仓皇奔走,一片惊叫,嚷道:“我也让雨给撵下来了”。望着满山的草木苍翠,满天的雨点琼珠,这里可是在西北,被称为甘肃中部干旱区的辖内啊。也许是我太多的不解打动了身边打动的进香老人,他笑了下,淡淡的说道,你们来的就是这个时候呗,莲花山每次盛事后,就有一场大雨,叫洗山雨嘛。 洗山雨!老人的几句话仿佛是醍醐灌顶,我顿时觉悟了,也释然了,这是纯洁的苍天之水啊,他在洗涤这圣洁的莲花山。 莲花山的雨云不知从哪片清澈的天池里生成,哪湾悠长的深涧里升起,又是沿着那座陡峭的山峰飘来。反正,每当莲花山盛事即将结束,在莲花山最...



轻风吹过枣林

永靖县的红枣在西北是很有名气。“红枣节”上以打枣、吃枣的农家活动,吸引了无数的游客,成为金秋十月陇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多年前,曾在大姑姐家的一棵枣树下张望,目睹打枣的过程。内心无比喜欢。尽管只有一棵枣树,但打枣像八月十五打核桃树一样,都是打者提竿上树,轻轻地挥舞长杆,被长杆敲打得树叶和枣儿满地时,不知枣树是否疼痛?是否如我们与亲人分离一般。 大姑姐说,老家山里的枣树长不茂盛,勉强活了也不结枣,是因为枣树听不到黄河水的声音。 黄河水的声音,因为离得远,山里人是自然听不到的。枣树又怎么会听得到呢? 或许,枣儿要是听见了黄河水奔流不息的涛声,才会绽放笑脸,才会生长得枝繁叶茂吧。 春天,当万物复苏,大地被花红柳绿渲染得温情不已时,唯有那一棵棵的枣树,伸着光秃秃的枝桠,伫立在田...



荷韵

荷花笑沐胭脂露,将谓无人见晓妆。得知太极岛荷花怒放,似乎眼前已呈现垂柳轻摇绿暗、荷花水中红酣的清纯雅致。禁不住满心赏荷的企盼与喜悦,飞身奔至太极岛罗裙一色的荷塘边,静观荷花清纯优雅、一咏三叹的风采。 ——题记 荷幽 一湖碧波粼粼,一塘绿云不绝。千点嫩红,迆逦连绵,如纤纤素手,隐在其中。举目望着薄雾中盛开的荷花,心里溢满不知名的小小快乐。远处云雾氤氲,山峦起伏。近处荷池连片,嫩鑫凝珠,盛夏的精致可人就这样浑然天成地生动起来。此时只恨脚下太慢,视野狭蔽,读不尽风来波潋潋,看不够塘间叶田田。 荷影 绿树阴浓,粉黛繁华。拨开芦苇丛,踮着脚,细探荷塘深处的朵朵娉娉婷婷的荷花。池塘中,静静地水面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鲜翠欲滴的翡翠伞,滚动着莹莹剔透的晶露。一大片一大片的荷叶或浅得鲜碧...



再读张和松岩叠翠诗

清人张和曾为家乡作“河州八景”组诗,《松岩叠翠》是其中之一。其它各题有:积石奔流、大夏秋声、泄湖春涨、雪山新霁等。民国以前,州府县治地方,大多有这种八景、十景之类的诗作,是文人雅士对地方名胜或家乡风物的彰显。这种诗一般不违格律,不犯声韵,典雅可诵;又多为受命或应景之作,循规蹈矩,少有诗人自己深切的感受。看到这种题目,读者往往是浏览而过。 笔者曾有文字提及张和的这首《松岩叠翠》,是因为清代还有一位里籍江都(今江苏杨州)曾宦游陇右也叫张和的人,有诗题为《洮州道中》,诗中有写花儿的句子。而河州张和的《松岩叠翠》也有花儿的信息。在相邻的时空里,在河州和洮州相连的大地上,两位同叫张和的诗人都有花儿的诗句,这种十分偶然的事象反而充分表明,在清代时光,花儿响亮在洮岷、河湟山水...



大河家感怀(外一首)

白雪凝练积石颠 黄河惊涛十里喧。 大河镇上春意闹, 民族繁荣喜空前。 大河家即景 积石横亘压群山,大河奔流出山涧。 滨河大道蜿河畔,高楼拔地积石关。 峻峭万壑平湖起,绝壁千仞隧道穿。 俯瞰峡谷电光闪,大禹治水谱新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