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临夏 > 魅力临夏 >

神奇魅力的太子山

2018-01-08 来源:邓仲祥的博客  记者:  点击数:

 

4.jpg


    高高的太子山哟

  山是那金银山

  弯弯哟洮河水

  河是那金银河

  啊!美丽的家乡哟

  肥牛羊壮骆驼

  密密森林满山坡

 

  山顶上彩云飘

  弯弯哟洮河水

  河水泛金波

  啊!毛主席的恩情哟

  比山高比水长

  太阳月亮比不过

    太子山,高耸入云接蓝天,绵延百里望不见,群山逶迤风光美,景色旖旎甲陇原。

  五十年代一曲《高高的太子山》,唱出质朴的向往,红遍大江南北。

  于是,甘肃临夏顿时成为人们梦寐向往的神奇乐园,一束束翘首期待的目光定格于遥远的西部,把临夏花儿的神韵拓展在高高的山涧沟壑,延伸于浓雾云层,构筑成一股时代的劲风,享誉西北,风靡全国。

  一时交织成期盼的焦点,投向远方的希翼,争先恐后解读太子山美丽的传说。

  不知有多少人被歌声陶冶感动,依然抉择踏上西部的心愿,支持西部的开发建设;

  一生留下了开拓明天的守望,奉献了青春年少的岁月,感化了一代人的奉献承诺。

  至今山山水水还铭刻着闪光的铮铮格言,做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依然璀璨闪烁,永远激励着我们勇往直前。

  太子山,一条绵延百里的山势,成为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分界岭,更是链接中原文化和雪域文化的纽带,曾是历代兵家设防要塞之地。

  涉越原始的荒芜,走过岁月的呐喊,饱经沧桑的太子山,怀揣远古的希翼,高扬大山的巍峨,从历史的源头呼啸奔来。

  一部与自然奋争,与天灾抗争,与人类抢争的历史。

  冬去春来,四季轮回,一个流传千年的传说,都成为家喻户晓的传承,一代又一代口头书写的传记,永远铭刻在老少皆知的心间,渊源流传。

  一个强悍的民族,自称是太子的将领,昼夜带兵镇守边关,西北边陲与入侵的匈奴浴血奋战,收复失地,长期驻扎大山腹地,保住了一方安定,从此太子的威名百姓雀跃流传,太子山由此而得名,那个竭力抵御匈奴入侵的故事也就越传越远。

  这里无法还原历史,只能追溯历史的传说记忆,传唱动人的保家卫国的故事。

  那个太子扶苏征战的清瘦的塑像,留给世人毅然离去的背影,定格了两千年。

  于是,一个民族的历史在这里深深扎根,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太子山也不再荒凉寂寞,一缕上升的炊烟,养育着生灵万物。

  太子山绵延百里的逶迤,一卧万年的气势,称雄千年的魂魄,海拔超过四千米高度,威震一方,南北百姓不敢越雷一步。

  从此,太子山阻隔南北的交流往来,隔断了游牧民族与农业商贸的互通。

  但在同一蓝天下,隔不断人与人的心语,人与人的交流,等待天下归心的一天,百姓才有了往来的奢望,祈求太平的盛世。

  终于不愿寂寞的人们远走深山老林,披荆斩棘,用持之以恒的坚定,开辟了一条恒古未有的丝绸栈道。

  于是,一族骡马翻山越岭,把倔强的足印留在大山深处,叩开了南来北往的大门,从此,驼铃的叮当响彻天宇,震荡山谷,把一路欢歌洒向大山深处,落地生根,开出一片“花儿”绿地,从此,西北“花儿”便有了自己的家园。

  四面八方的商队,沿着“花儿”传唱的路,走出大山深处,把“花儿”传播四方。

  高高的太子山,演绎过太多的悲欢离合;

  辽远的苍山碧野蕴蓄了无数的兴衰巨变。

  茂密的原始森林,掩盖不住曾经是战马驻足生活的草场;

  一道道高入云端的深山大沟,抹不去刀光剑影的历史。

  陡壁悬崖上生长出松柏悠扬的唤醒与深邃的记忆;

  有大漠长河落日圆的夕阳映红了丝绸古道的尽头。

  一行商队沿逶迤的栈道缓缓远去,走入时光的云雾中;

  一串串足迹踩出的山间栈道,一直延伸到今日的生活里。

  太子山,有山,有水,有树,有景,无数条潺潺的小溪,带着雪的纯洁,挟起花的芬芳,吟唱山野的祝愿,从太子山深处奔泻而下,一条条,顺着山形地势,往山脚流淌。

  于是,在山脚下汇集成一条大河,流向山外的村落田间,滋润着一片沃土,养育着一方百姓。

  这条河就孕育了无数个传奇的动人故事,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储藏。

  一队征战大军休养屯军驻扎太子山腹地,有了缓冲时机,战马才会有了吃得膘肥体壮的精彩,悠闲奔跑于高山洼地,给太子山赋予了原始的本质。

  每天,当放牧人吆喝出牧归的鞭声时,军马奔走在山脚下的溪水边,开始悠闲的饮水,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这条溪水成了军马习惯的饮水地,从此,一个饮马泉地名顺着河水流到今天,人们也开始食用饮马泉的水。

  这里的一方百姓都吃饮马泉的水,体魄强壮,都成为家庭干活的一把好手。

  怪不得藏区的姑娘愿嫁这里的小伙,情愿守候一方家园。

  据说,这里的人吃了饮马泉的水,雄心壮胆,敢闯天下,风雨无阻,翻越太子山也不在话下,成就了一番勃发雄心。

  水到之处,山有灵性,树才生长,大地一片绿茵茵。

  人们说,水是太子山的灵魂,怪不得山下,山间,山顶流水潺潺,山绿,草绿,水也绿。山间飞瀑,到处落泻,魄为壮观,使人流连。

  当人们口渴就俯身举捧泉水,甘冽刺骨,顿时止渴。

  这条河永远是守望一方人生存的生命线。

  有位病人吃药不见好转,一次口渴随便喝了几口流淌的溪水后,病情顿时好转。

  从此,一个药水峡的名字传播远方,喝水治病的传说一传千年,至今人们还在信仰这种传说,把治病的希望寄托在流动的畅想。

  有名的太子山“海眼泉”喷涌不止,喧嚣不息,顺着山势,一直流向了远方,属广通河的源头。

  蓄水成湖的景观映衬着一抹苍天蔚蓝,让游人驻足赞叹。

  于是,太子山的泉水溪水,汇集一处,在暮色中诉说沧桑巨变,永远留在了人们的心中;

  太子山的晨风,把一枚枚箭镞、陶片雕成一句句精美的诗行,让人们称赞吟唱。

  一股硕大的泉水源源不断的渗出,水浪翻滚就像滚佛的开水,与各处奔泻的溪水汇集成一条长长的河,一刻不停的流向远方。

  据当地传说,太子山底下是大海,海眼就是大海的眼睛;有人对海眼进行了探测,都是无法感知的未知数,深奥不可测。

  有人对这里的水质进行了化验,都符合标准,是天然的矿泉水,与农夫山泉相媲美。

  和政用三年时间倾全县之力苦战,把海眼泉引入千家万户,老百姓由衷称赞这一壮举为造福千秋万代的民心工程。

  东乡县处于山大沟深,多年干旱缺水,引起了国家的高度关注,一条南阳渠天堑变通途,把和政的海眼泉水引进了东乡山洼,从此,改变了东乡人缺水甲天下的历史,一渠清泉水滋润了一方百姓的笑容。

  广河人也不甘示弱,开山修道,挖渠埋涵,把太子山腹地的水引致了县城,成为一项富民工程彪炳史册。

  于是,太子山脚下有了清凉甘甜的水库,便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陇上闻名。

    太子山是动物、植物、飞鸟的乐园。

  方圆百里,都是动植物的王国。

  上百种飞禽走兽,每天穿梭于山谷林间,成为太子山的精灵;

  上百种花草树木,珍贵药材,到处生长,成为太子山的馥郁。

  太子山是绿色的世界,青山碧水,绿色一片;遍地野生药材,珍奇动物出没林间,芳草丛生,野花飘香,为绿色增添了鲜活的动感。

  这里人有一个早出晚归的打猎习惯,每到冬季,大雪封山,人们就开始进山打猎,把野鸡山兔背回到节日的餐桌,与家人一同品尝把盏日月的流光。

  那个砍柴烧木炭,砍柴拉回家烧火炉取暖的日子,被禁止多年,人们也开始习惯了烧炭火的岁月,那个被人伐过的秃岭山壑,人工林也长成了参天大树,绿茵里一片天地,恢复了往日的风采守望。

  每年秋后,山外的百姓把成群的牛羊赶进了深山牧坡,让牛羊享受最美的丰盛大餐;牧人举起的牧鞭抛出悠远的呐喊,萦绕在蓝天白云间,飘向天边的一抹蔚蓝。

  白雪皑皑的莽莽高山,孕育出千姿百态的一山一景,尤其是松鸣岩景色旖旎,陇上闻名,被授予国家4A级旅游风景区,中国“花儿”传承之地。

  太子山不愧为甘肃的后花园,陇上避暑首选之地。

  苍茫辽阔的草坡,生生不息的魅力太子山;

  粗旷浩荡的山壑,生机勃勃的高大太子山。

  石壁万仞,奇峰高耸,层峦叠嶂,岚气弥漫,呈现出高峻陡峭的奇特景观。

  远眺太子山,毅然挺拔神秘莫测的倩影,放射出逼人的银色光泽,千里外咄咄逼人气势依然不减。

  一年四季,景色变幻莫测,春夏秋季都能看到太子山白雪皑皑的神韵一片。

  身临太子山,一日目睹四季的景观:

  山顶白雪覆盖,山腰落叶飘零,山中百花盛开,山脚绿色成荫。

  春天,滋生一片绿色,是登山的最佳时期;

  夏天,山清水明,风景旖旎,是避暑的好去处;

  秋天,曾林尽染,气候宜人,是天然的养生地;

  冬天,一派银装素裹,是滑雪、探险狩猎的好去处。

  太子山是纯天然绿色领地,俊秀飘逸的神奇世界。

  七彩的山峦如火、如诗、如画,大自然造化了神奇魅力的太子山;

  日月风雨的苍翠编织和绘就了千万幅浓墨重彩的杰作,让人观赏,让人品味,让人联想。

  太子山原始的质朴厚重,吸引着更多的人们亲临感悟,释怀探索。

  太子山神奇的魅力,永远在西部大山上放歌绽放!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