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临夏 > 临夏地理 >

大禹导河与积石山

2018-04-18 来源:临夏文联  记者:

董克义

 

大禹以彪炳千秋的治水伟业和“公而忘私,勤政为民的奉献精神”、“革故鼎新、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艰苦奋斗、坚韧不拔的创业精神”、“谦虚谨慎、廉洁奉公的自律精神”、“体察民情、和谐发展的民本精神”,成为中华民族的圣贤和民族精神的化身。大禹导河是中国历史上彪炳千秋的一件大事,而大禹导河积石是这一大事最重要的一环,从导河积石开始,大禹完成了惊天动地的治水事业,从此,积石也以大禹导河的源头而名扬天下。积石山不仅留下了许多大禹导河传说的遗迹,也形成了大禹导河积石厚重的文化底蕴。

禹是古代夏后部落的首领,姒姓,后称大禹(伟大的禹)、夏禹、戎禹,因治水功劳伟大,舜死后担任部落联盟领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夏朝的开国之祖,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治水英雄。

据《史记夏·本纪》和《大戴礼记·帝系》的记载,禹为颛顼的孙子。据沈建中先生推算,大禹生于公元前2127年(沈建中《大禹陵志》研究出版社,2005年4月版)。卒于公元前2062年,《史记》载“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大禹的出生地,据记载和专家考证,大多数观点认为禹生于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石纽村。《竹书记年·帝禹夏后氏》载:“母曰修巳,出行,见流星贯昂,梦接意感,既而吞神珠,修巳背剖而生禹于石纽。” 郦道元《水经注》也载“禹生于蜀之广柔县石纽村。”

值得注意和研究的也有学术观点认为大禹是今临夏州广河县人。甘肃著名学者冯国瑞在其《炳灵寺石窟勘察记》中言:“所以从汉代追远的传说,夏禹的事迹在这条水上(即大夏水),甚至说是夏的发祥地。郦道元引《晋书·地道记》说:‘大夏县有禹庙,禹所出也……’我们这次到宁定,看见当地人收藏的彩陶多种,有四双手人的画像,当然是象征劳动创造的意义。还有宁定人普遍把彩陶叫‘夏陶’,又在临夏区民间话有‘好夏家’、‘这夏家难惹’等,也是有力的证据。”这里提出大禹是大夏县人。大夏县在今广河县阿里麻土乡,大夏水即今广通河。著名学者马志勇先生也持这种观点,认为“禹出大夏,广河是大禹的故乡。”(《大夏解码》马志勇。2014年2月24日《民族日报晚刊》)。

一、大禹导河积石的史籍记载

大禹导河积石这是专家学者肯定了的事实。许多古代文献中追述记载了大禹导河积石这一彪炳千秋的大事。据《尚书·禹贡》载大禹“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厎柱,又东至于孟津,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降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意思是疏导黄河,从积石山开始,直到龙门山;再向南到达华山之北;再向东到达厎柱山;又向东到达孟津,继续向东经过洛水弯曲处,就到了大伾山;然后折而北流,经过降水,再向前流入大陆泽;继续向北,分布为九条河道,者九个支流再会合后注入大海。《尚书·禹贡》还载“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会于渭汭。”意思是说疏导黄河后,这里的民众进贡时船只由积石山附近进入黄河,顺流到龙门山、西河,然后在渭河弯曲处与其他船只会合。《史记·夏本纪》载“导河积石,至于龙门”。《汉书·沟洫志》载“《夏书》:禹堙洪水十三年,过家门不入……唯是为务,故导河自积石,历龙门。……至于大伾”。清粱份《秦边记略》云:“盖黄河入中国,始于河州,禹之导河积石是也。”明代总制唐龙在《重修禹王庙记》(明嘉靖《河州志》)中云:“美哉,洋洋乎,神禹治水之功也!而河为宗哉。夫河之巨源,昆仑之输也,弥弥百余泓,分涌於葱岭、于阗,合注於蒲菖,而入积石山。山在金城河关县,即今河州。其下有石门岝巅若大窍,河冒之而西南,浩焉涆焉。禹以为河所从来,高水湍悍,厥菑衍溢。乃自积石引其流,茫其怒,利而导之,以历龙门,南行华阴,东下砥柱及孟津洛汭,以至於大伾。凡九折而后归藏於海,欿乎而不盈也。鸿波巨浸,奠为安流,中国艾安,而垫溺之害息矣。”这些记载,虽是后人追述记载的大禹的功德,但应当是可信的,大禹治理黄河,先从黄河上游的积石开始,从此,大禹完成了惊天动地的治水事业,从此,积石也以大禹导河的源头而名扬天下。

大禹治水的积石山,指小积石山,系祁连山延伸部分,在临夏州西界中南段自南而北走向排列,南起土门关,北至黄河边,是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的主要山脉。小积石山北端被黄河拦腰切断,形成一条长约二十五公里的峡谷,这条峡谷就叫积石峡,是黄河上游著名的峡谷,传说是大禹治水开凿而形成的。

据史书记载上古尧帝时期,洪水滔天,神州汪洋一片,禾稼淹没,百姓无家可归。尧帝派鲧带领百姓去治理,鲧采用筑堤堵水的办法,但这儿堵住了,那儿又冲毁了,最后劳民伤财,以失败告终。尧帝便把鲧处死了,并接受舜的建议,命鲧的儿子禹任治水首领,继续带领百姓去治理洪水。父亲的被诛,给禹极大的心灵震憾,他感到了肩上的担子之重和治理洪水任务之艰巨。他认真分析父亲治水失败的原因,总结失败的教训,决定进行实地考察后再确定治理洪水的办法。他先从洪灾最烈的黄河开始,循河逆流而上,来到积石山,看到黄河被巍峨高耸、绵延百余里的积石山所堵,洪水壅聚,一片泽国,若逢雨季或暴雨时漫溢出来,咆哮而下,四处横流,造成九州之内的洪灾。他分析,如果凿开一个口子,把黄河水泻出去引入河道,疏通壅塞,归向大海,就能治住洪水的泛滥,消除水患。于是,他决定先凿开积石山,这样便开始了他功盖千秋的治水大业。他带领万名百姓,用石斧、石刀、石铲、骨铲、木耒等简陋的工具,夏日顶着烈日,冬天冒着寒风,吃、住、干在积石山上。禹作为治水首领,身先士卒,不怕苦,不怕累,顽强地开凿,积石山终于被凿开,黄河水从凿开的缺口飞泄而出,顺着开出的河道欢快地向东流去。这凿开的缺口就是今天的积石峡。从凿开积石山,疏导黄河中,大禹总结出了治理洪水的成功经验――疏导法。治理完黄河后,他带领百姓又用此法治理了江、淮、汉、济等江河的水患,完成了惊天动地的治水事业,赢得了九州百姓的拥戴和舜帝的高度赞扬和赏识,被舜选为继承人,舜死后成为部落联盟的领袖,成为上古时代“五帝”之一。

二、大禹导河积石的传说与遗迹

积石山民间流传有一个大禹导河的传说,与史籍记载有许多吻合之处。相传,巍峨高峻的积石山,蜿蜒几十里,挡住了黄河的滚滚水流,每到雨季,拥塞的黄河水泛滥成灾。这时候,女娲已经活了九万九千岁,死了。尧帝派禹王爷来治黄河。禹王爷来到积石山,察看了地形,便带领万民挖山削崖,要在积石山开凿一道峡谷。这时一条恶龙横行过来,挡住峡谷的开凿。禹王爷非常气愤,狠狠一斧劈下去,把恶龙斩成两段,继续凿山。至到现在,黄河两岸的崖壁还是红红的,传说就是禹王爷当年斩恶龙留下的斑斑血迹.禹王爷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凿成一条石峡,滔滔黄河顺峡东流而去,消除了这一带的水患。这条峡谷,就是现在的积石峡。

积石峡中留下了许多大禹导河传说的遗迹,如禹王石、大禹斩蛟崖、骆驼石、天下第一石崖等。

禹王石 从积石山县大河家镇走出积石关,经木场村,翻过索屯坡,在黄河南岸有一尊磐石,高约3米,周围直径约10多米,石上有人休息时坐痕,双腚压出阔可2米左右的痕迹,形象逼真.同侧上部有耒耜之柄靠放压出的痕迹,也很形象。这块石头叫“禹王石”。《续修导河县志》记载:禹王石“索屯村河边,高八尺,宽七尺,长十尺,其色青。相传大禹导河时憩息其上,坐痕至今犹存。因系以辞曰:维石岩岩,在河之滨,名以禹传,寿与天齐。”诗人张建《禹王石歌》写到:“积石关外索屯村,河边奇石劚云根。高约八尺宽七尺,黛色经雨留青痕。凸凹不平形奇诡,相传神禹昔坐此……”。

大禹斩蛟崖 距禹王石不远处黄河北岸,有石壁峭拔高耸,森然巍峨,其色赤红。相传,黄河泛滥成灾,乃恶龙起蛟发洪所至。大禹治水到此,首先擒斩恶龙,鲜血直喷射到对岸石崖,因此石崖呈赤红色,故人们称为“大禹斩蛟崖”。

骆驼石 斩蛟崖下黄河激流中,有一中流砥柱,石顶面积约10平方米,高出水面约十数米,巍巍耸立,真有“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气势。

天下第一石崖 出积石山县大河家镇关门村西北望,黄河北岸有石崖凌空,相传大禹从这里劈石崖,开通了积石峡,疏浚了黄河,故史称“天下第一石崖”。相传石崖上的层层纹路,就是当年大禹斧凿之痕。

大禹支锅石 在积石关内长宁驿下,有巨石在黄河之滨摆为三角形,状如支锅石,故名。相传是大禹疏导黄河开凿积石峡时做饭的地方。

三、禹王庙的创修及对大禹的祭祀

大禹治水的成功,是华夏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征服自然的壮举,也奠定了大禹神人一样的至高地位,人们对他的敬仰和崇拜是必然的。因此,大禹逝世后,后人为了纪念、缅怀这位伟大的治水英雄,全国各地修建了许多庙宇,这些庙宇皆称禹庙或禹王庙。在大禹开始疏导、治理黄河的积石峡,也同样修建了禹王庙。

积石山的禹王庙在大河家镇积石关内关门村黄河南岸台地上。原址在积石关外,据明嘉靖《河州志》中吴祯撰写的《禹王庙记》记载,明弘治庚申(1500年),侍御李玑游历至此,赞誉曰:“美哉!山河之固,金城形胜,莫有过此者,皆大禹圣人之功也。惟功在天下万世,神亦在天下万世。神既无往而不在,祀亦无往而不举。”于是安排当时的河州守备蒋昂创立禹王庙。

明嘉靖三年(1524年)御史卢向之奉命巡按陕西(时河州隶陕西行都司),路过禹王庙,看到庙宇残败不堪,便“爰移檄分守参政宜宾王公教,边备副使骊城翟公鹏督属重建。移至关内,东向。”(明嘉靖本《河州志》彭泽《重修禹王庙记》)于是第二年(1525年)将禹王庙移到关内,增展基地,扩建庙宇。明嘉靖本《河州志》载:庙宇“东向,中为殿六楹,设神位,肖像龛幕;后为寝殿八楹,左右各为庑,前后共十有六;绕以周垣,广一丈,计八十有五,袤二百丈,前为重门,各四楹,题额如制。”建筑宏伟,闻名遐迩,盛极一时。禹王庙重修完毕后,尚书彭泽和总制唐龙分别撰写了《重修禹王庙记》。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河州知州王全臣又在旧地重修禹王庙,“面河北向,为大殿,左右廓,庙门,周以土垣,足给祭祀而已。”王全臣还亲自撰写了《重修禹王庙碑记》。

禹王庙建成后,朝廷还派遣官员专程致祭,地方政府每年也派员春秋祭祀。明嘉靖本《河州志》载:嘉靖丙午,嘉靖皇帝差遣山东道监察史胡彦到禹王庙祭祀,并撰写了《禹王庙祭文》。明嘉靖本《河州志》还记载: “嘉靖乙酉,巡按御史卢问之增展基址,开阔庙宇,奏准命州春秋祭祀。”到了清代,皇帝也差遣官员前来祭祀,有时皇帝还御撰祭文,设醴祭奠。

全国禹王庙很多,但由尚书、总制等这样高级别的官员写庙记的不多,皇帝派遣官员祭祀甚至皇帝还御撰祭文祭奠的禹王庙更少,足见当时积石山禹王庙的地位和朝廷对禹王庙祭祀的重视。以后禹王庙几遭兵燹,遗址逐渐鲜为人知。

由于大禹导河积石的历史事实、遗迹及丰厚的文化积淀,辛亥革命后,1913年河州还被改名为导河县。

四、大禹导河积石的颂扬

积石山有丰厚的大禹导河积石的文化积淀。历代显宦高官、巡边大吏和文人学士前来河州,大都要到积石山考察、游历、观光大禹导河遗迹,到禹王庙瞻仰、祭奠大禹,还留下了许多有关大禹导河的诗章。

临夏历史上第一部地方志――明嘉靖本《河州志·文籍志》,共共录诗赋110多首,而咏及大禹导河的近20首之多,还有三篇禹王庙碑记。作者涉及元、明两代,主要是明人。这些作者之中,有朝廷显宦高官、巡边大吏,有谪居河州的重臣、幕僚,有名倾当朝、千古流芳的文人学士。如元进士杨仲弘, 明曹国公李景隆,明御史李玑、范霖、张涣、沉越、张鹏,都御史杨一清,副使王锦、吴铠,谪居河州的大学士解缙,由刑部主事谪职任河州同知的鲍龙,河州儒学教授高弘等。这些诗作大多以《题积石》和《禹王庙》为题, 讴歌了大禹导河积石的不朽功业,或豪放雄奇,或清丽高雅,诗情万斛,情思澎湃,堪称诗中上品。

清河州知州王全臣的《积石》,任河州监收兼捕务茶马同知临洮府事的郭朝佐《积石》,受聘主讲兰山书院的著名诗人吴镇《积石》,河州进士张和的《积石奔流》,河州名士罗锦山《积石奔流》,河州名士祁魁元的《登积石山感怀》、《望积石》等,也是歌咏大禹导河积石的诗中珍品。民国时期名闻三陇的河州诗人张质生的《禹王石歌》、《积石神功》、《忆积石关禹庙旧址》等也是歌颂大禹导河积石的上乘之作。新中国成立后,州内外的学者、诗人或官员也创作出了数量不菲的关于大禹导河积石的诗作。

这些丰富歌颂大禹导河功绩的诗赋是大禹导河积石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表现出了大禹导河积石文化底蕴的厚重。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