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

河州牡丹甲天下“花儿”声声咏牡丹

2018-07-09 来源:中国临夏网-民族日报  记者:  点击数:

44701530492986031.jpg

“牡丹随处有,胜绝是河州”。

清代陇上诗人吴镇宦迹大江南北,他在多次考察、欣赏河州牡丹后留下如上震惊世人的诗句。河州是中国紫斑牡丹原产地,临夏市出土的宋代金墓诸多精美牡丹砖雕,反映着河州牡丹悠久的历史。在明嘉靖《河州志·花卉类》有:“牡丹(各色千叶单色二种)”明都督院左副都御史杨一清《过河州》记载当时的盛况“四面峰峦锁翠帷,万家花柳及春栽。”1940年,张亚雄在编著《花儿集》曰:“世称牡丹以洛阳产者为贵,故又称牡丹曰‘洛花’,相传洛阳名花借种河州,则河州牡丹甲天下矣”。当代牡丹专家李嘉珏考察临夏紫斑牡丹粉西施、河州紫、艳安、大红袍、绿牡丹、紫二乔、醉胭脂、象牙白、金花状元等上百个品种后认为:“华北、中原一带牡丹品种群的原种主要应是矮牡丹和紫斑牡丹”。以往的传说和当今的科学研究达到惊人的一致,令人叹服。

牡丹所特有的富贵吉祥特性,成了河州人矢志不渝的精神追求。汉族群众素有“院子里栽牡丹,赛过埋宝罐”信仰。“宝罐”,是在陶瓷罐内装十二精药、金银钱币等,请专人埋在家院的镇宅驱邪之物。埋“宝罐”需要一笔费用,多为富裕人家为之。城乡群众多在家院中以栽牡丹为俗,回、东乡、保安、撒拉、土等民族受到影响,家院中栽牡丹蔚然成风。每年牡丹盛开季节,俗称“牡丹月”或“牡丹月里来”,城乡千家万户、名刹寺院的牡丹万紫千红、喷香吐艳,迎接亲朋好友及八方赏花好家。人们把观赏牡丹称为“看牡丹”,或在浩如烟海的传统花儿词曲中,牡丹是爱的象征,美的化身,歌唱的主题。在野牡丹(即野芍药)盛开时千万人聚集漫唱山歌的活动称“花儿会”,把漫、赏花儿称为“唱牡丹”“听牡丹”。

牡丹月里“浪牡丹”、花儿会期唱牡丹,更是河州民俗之盛事,观赏牡丹之奇观。花儿《牡丹月里来令》也叫《金盏花令》,是花儿经典曲令,因“牡丹月里来”衬句在上下两句先后出现而得名,并产生许多异名同曲。如:

牡丹花不开时(牡丹月里来哟)清水(啦)浇,

绿叶叶它个家(牡丹月里来哟)展哩;

婚姻们不成时(牡丹月里来哟)好话(啦)说,

铁心肠由不的(牡丹月里来哟)软哩。

富有哲理、恰切入微的比喻,真可谓“开心的钥匙”。各民族群众用这个令调表现“牡丹月里来哟”的万千气象,也在反复真情的漫唱中“有情人终成眷属”。

流传中外的《河州大令—上去个高山者望平川》,以词精曲美夺得了“河州花儿之王”的美誉。

上去个高山者望平(了)川,

平川里有一朵牡丹;

看去是容易者摘去者难,

摘不到手里是枉然。

望牡丹心切,看牡丹心喜,但易看难摘,是望牡丹兴叹还是看牡丹力争,当是别有千秋了。

《白牡丹令》是因曲调的衬词而得名的。优秀的歌手将有关牡丹的唱词和曲令巧妙的结合,情趣横生:

白牡丹白者(嘛)娆(呀)人哩,

(阿哥的白牡丹呀),

红牡丹红了(者)破哩;

尕妹的傍个里有人哩,

(阿哥的白牡丹呀),

没人时我陪者坐哩。

“白牡丹”娆人,“红牡丹”红艳欲“破”,令无数文人骚客拍手叫绝。牡丹的美正是歌者心目中“情人”的美。

牡丹是以颜色而别的,但花儿中有时却冠以数词来称呼,像广为传唱的《二牡丹令》:

山里就高不过太子(了)山,

塬里(就)平不过北塬,

(我的二牡丹呀姑舅浪者来);

花儿里好不过白牡(呀)丹,

人里头好不过少年。

(我的二牡丹呀姑舅浪者来)。

还有同名异曲的:

千层(嘛)牡丹撒鱼的网,

(二牡丹来吧二呀梅花),

绿叶子长给者树上;

维人(嘛)要维个好(呀)心肠,

(二牡丹来吧二呀梅花),

嫑看在银钱的份上。

如果说前面的牡丹形象较为含蓄的话,这里的数称牡丹则更注重真切。

青枝(吧)绿叶的唐汪(了)川,

高低田随风者摆了;

尕日子越过者越舒坦,

白牡丹心儿里开了。

牡丹月里牡丹开,人们心中盛开的牡丹将是永葆青春的。

莲花山花儿中牡丹比喻甚多,其中尤以《十二月牡丹》为人称道:

正月里来安茶呢,牡丹还没发芽呢,

多会开花结籽呢,等者人的心急呢。

二月里来搬粪呢,牡丹露土一寸呢,

多会等者开俊呢,看者芽芽打转呢。

三月清明烧纸呢,牡丹长出花园呢,

叶子绿者惹人呢,不见牡丹愁死呢。

四月里来四月八,牡丹长者刺底下,

早上摘去露水大,黑了摘去刺梅扎,

衬上尕袖连根拔,栽者我的屋檐下。

早上不叫黑霜杀,晌午不叫白雨打,

黑了针线笸篮扣一下,针线笸篮眼睛大,

单怕老鼠糟蹋花。

五月端阳献柳呢,牡丹长者路口呢,

香气把人吸倒呢,牡丹给我绕手呢,

心急火燎打抖呢。

六月里来割青稞,牡丹落者没一朵,

叶叶绿,干干长,看着人的眼泪淌。

七月到了拔麻呢,牡丹长者深林呢,

我不寻牡丹寻人呢。

八月里来割豆呢,牡丹它有时候呢,

风吹雨淋它受呢。

九月里到了九重阳,牡丹长上粉壁墙,

干干弯,叶叶黄,看者人的眼泪淌。

十月里来碾场呢,牡丹叶叶发黄呢,

雪压霜杀叶落呢。

十一月冬至交九呢,牡丹冻者叭啦啦打抖呢,谁给牡丹焐手呢。

腊月里来腊月八,牡丹雪里折搁下,

等到明年“莲花山”,咱们重包骨朵重开花。

借花抒情,情景交融,牡丹的发芽、长叶、开花与唱花者的爱情发展过程相互映衬,其反映的感情是相当丰富凝重。

牡丹的万千瑰丽、神奇芬芳使人们享受了视觉、听觉、味觉的饕餮盛宴,如果在赏花的同时,品味花儿中绝色名花的芳名雅号,更使人感受到“此景只有天上有”的精神文化愉悦。

好不过四月的夏晴天,

百花们艳,

俊不过河州的牡丹;

“白雪塔”白者娆人眼。

“粉西施”嫩,

“大红袍”香醉了人间。

山里的木芍药变牡丹,

百花的王,

几千年造化的经典;

阿哥是务花的“醉八仙”,

牡丹的王,

尕妹是“花仙子”下凡。

牡丹花不开是清水啦浇,

花蓇葖它个家展哩;

牡丹花不灿是吃肉哩,

花心里起楼子哩;

牡丹花不俊是嫁接哩,

花瓣们“三转”色哩;

牡丹花不败是搭凉棚,

花朵们连上者开哩。

汗水里盛开的“千叶红”,

手捧出“金花的状元”;

“象牙白”“大藕”的“一堆雪”,

汇成了“玛瑙的玉盘”;

“姚黄”嘛“鹅黄”的“太师黄”,

“魏紫”们爱上了“天仙”;

“绿蝴蝶”扑的是“观音面”,

“九子珍珠红”照亮了蓝天。

千姿的牡丹者万样的香,

花中王,

闪耀者智慧的光芒;

牡丹月里到了花儿哈唱,

古河州,

紫斑嘛牡丹的天堂。

各民族群众栽牡丹、爱牡丹、唱牡丹、画牡丹、刻牡丹、赞牡丹之情结堪称达到极致。有人曾称临夏各族人民为“牡丹民族”,是有一定道理的。

花开花落的年年有。牡丹在花儿中俯首皆是,多不胜举,

笔者只撷取了个别“花瓣”,就当为赏牡丹的点滴体会。


责任编辑:马忠英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