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

你若盛开 花香自来

——临夏州民族歌舞剧团原创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省上专家研讨会侧记

2018-01-19 来源:中国临夏网  记者:幸福

110日至11日,在临夏州民族歌舞剧团原创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专家研讨会上,甘肃省戏剧作家、戏剧词曲家、戏剧表演艺术家、戏剧评论家齐聚一堂,畅谈对该花儿剧的见解与感想各位专家和学者从不同视角展望花儿剧美好前景,提出花儿剧未来发展构想

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以2013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东乡族自治县高山乡布楞沟村为背景,讲述各级党委、政府与帮扶单位,围绕“一定要把水引来,把路修通,把新农村建设好”指示精神,投身布塄沟村脱贫攻坚,实现了水通、路通、新农村建设的变化,贫困山村迈上了脱贫致富奔小康之路。2016年,按照州委、州政府要求,州民族歌舞剧团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编创完成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将布塄沟村脱贫攻坚的感人故事搬上舞台,在60周年州庆期间演出12场,受到广大观众的好评。

今年的1月10日至11日,原创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专家研讨会在临夏举办,州委常委、州委宣传部长王建华,对省上专家一行的莅临表示欢迎。王建华说,《布楞沟的春天》是一部紧扣时代主题,弘扬主旋律的原创花儿剧。欢迎各位专家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是举办这次研讨会的初衷,根据专家意见和建议,编创人员要进一步完善这部花儿剧的创演,讲好临夏故事,唱响临夏花儿,让花儿剧走向全国。

王登渤:注重剧种艺术融合,丰富花儿剧的创意、诗意和写意

著名剧作家、甘肃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王登渤,曾在甘肃省歌剧团与临夏州民族歌舞剧团创演的五场花儿剧《牡丹月里来》担任编剧之一,在此次《布楞沟的春天》专家研讨会上,他不无感慨地说:“花儿剧发展了好几十年,青海、甘肃、宁夏等地都在搞花儿剧创演,临夏在坚守,这就很了不起,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的主题是讲述了国家承诺与个人承诺的兑现,国家层面的通水、通路、建设好新农村,剧中尤素个人层面的‘不干出样子就不回来’。”

王登渤说,戏剧艺术讲究的剧情矛盾冲突,由剧中人物完成推演任务,促使剧情通过人物转换来进行,达到了引人入胜的艺术效果。如剧中擀毡的舞蹈和音乐,既有劳动生活场景,艺术上有所创新,感觉很好。剧中人物性格塑造,通过修路的过程来展现,比较生动。人物对白书面语言过多,需要进行梳理枝节;花儿剧味道不够浓,缺少核心唱段,用花儿演唱展开抒情,把花儿漫出来,增强唱词的花儿属性,增加比兴手法运用,避免僵硬的唱词和台词。通过人物的音乐属性,确立人物的音乐性格,让花儿剧向戏剧靠近。

谈到花儿剧艺术编创方面,王登渤说,秦腔曲令发展到今天,时至今日之所以不变,原因是她掌握在每个人手里。所有剧种的明显标志,主要在于唱腔,花儿剧编创同样,一是突破,有所创新;一是固定,做到传承,形成固定的风格。花儿剧在歌舞性方面发展,今后有很大的空间。如剧中编创的擀毡歌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因为有艺术传承也有艺术创新。花儿剧编创要注重去写意,如何突出歌舞蕴含,编创舞美、台词、唱词要讲究诗意,综合运用艺术的沟通与融合,丰富花儿剧的舞台呈现。

杨成伟:拿出艺术生命的灵魂,把花儿剧带到更远

“花儿剧走过了近半个世纪,临夏州民族歌舞剧团现在挂上了甘肃花儿剧院的牌子,实在是不容易。”国家一级演员、甘肃省著名歌剧表演艺术家杨成伟在发言时,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花儿是呼唤的艺术,花儿是荡气回肠的艺术,看不见的美,是深邃的爱,感动人的艺术,她是全世界的艺术。在花儿的故乡,临夏州委、州政府重视花儿艺术事业发展,让人很感动。花儿之乡传承花儿艺术瑰宝,多年来没有放弃,卓有成效。”

杨成伟说,戏剧走精品到经典的路很难,但临夏不断探索创新,创排出这样的花儿剧,通过舞台呈现质朴的人物关系,仍然存在有待改进的不足之处,但整体上瑕不掩瑜,整部花儿剧没有硬伤,比较精彩。很多观众不会推敲其中合理性、真实性,更多地去感受一种精神,正是这部剧的成功之处。”

曾在歌剧《江姐》及《马五哥与尕豆妹》、京剧《丝路花雨》,花儿剧《花海雪冤》及《牡丹月里来》担任主演的杨成伟,此番来到临夏参加,大有故地重游之感。早年时他为唱好花儿剧,先后多次赴临夏体验、采风,他前后在临夏待了5个月,终于学会了临夏官话(即临夏方言),这对一个京剧演员而言,所付出的艰辛磨砺,犹如“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让他在多部花儿剧中成功塑造了一个个人物。那是1987年一次在临夏,杨成伟从临夏市北大街民族商品一条街信步来到中心广场,他想试自己学会的临夏话,于是走向前跟一位晒太阳的中年人搭讪,腔调道地的方言,到了惟妙惟肖的地步,对方果真把他当成当地人,与他搭腔谝起来。

杨成伟说,花儿剧走了三十年的发展历程,逐渐形成自成一格的艺术风格。艺术贵在创新,但艺术也可以借鉴,花儿剧要吸纳很多剧的东西,化为己有,为我所用,这是戏剧舞台元素融入的题中之义。让中国花儿具备大格局,音乐创作方面需要大胆创新,敢于把不是花儿的专家拉进来,感染不同戏剧爱好者。花儿剧编创不妨借鉴逆向思维,写别人不能写的东西。世界文化的多元,决定了舞台形式的变化与艺术门类出现的混搭,让花儿剧走出甘肃,走向全国,需要不断尝试艺术创新。

谈到《布楞沟的春天》唱词及台词时,杨成伟提出:台词还需要压缩,精炼到一个字都压不掉为止。强调音乐的人物形象塑造,运用情绪音乐和戏剧音乐,一点点把观众的耳朵带到更远的地方去。音乐总监李海魂老师的胆子大一些,敢于引领。在新时代,我们把有益的花儿音乐的精髓,把感人的艺术灵魂拿出来,大胆艺术创新,文艺工作者要耐得住寂寞。

王正强:明晰剧情主线与层次,让花儿剧中的亮点更亮

戏剧评论家、甘肃省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王正强在发言时说,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题材很好,聚焦新时代,讴歌劳动人民,首先值得肯定。在分析剧情推演时,他认为还缺乏一条明晰的主线,剧中闪光点很多,编导想表现的东西太多,使全剧故事略显琐碎,人物性格塑造弱化,情节容纳的太多,真正的亮点就黯淡了。

王正强从戏剧展演故事与人物间的矛盾冲突方面,提出剧中主要演员如尤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回来,前后对比显得比较平淡;在人物性格塑造不够鲜明,如阿爷这个人物在剧中似乎可有可无,有点简单化;还有古拜以前为什么懒,现在为什么勤,阿爷和古拜这两个本来很有戏份的人物,可惜在剧中没有很好树起来。

王正强从花儿剧音乐创作方面,提出建议:避免音乐曲调的单一化,注重全剧前后的音乐变化起伏。他认为主要人物身上叙事的多,咏叹的少,花儿音乐的味道还不浓。他建议,能不能再贴近当地的民族特色,能不能表现他们的信仰生活,以此贴近表现人物剧情的推演联系。

郭正清: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的创演,是临夏花儿的春天

甘肃省花儿学家、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花儿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郭正清说,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在艺术上有很多创新,文学和音乐的成功,具有河州花儿特色。在突出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方面,他说《布楞沟的春天》有三好,一是题材好,他认为花儿剧还是向戏剧性方向发展较好。二是题目好,她反映新时代,突出精准脱贫这一时代主题,贴近时代性与现实性,三好是环境好,临夏州委、州政府重视花儿艺术事业发展,是这部花儿剧成功的原因之一。

郭正清说,这部花儿剧剧本纲举目张,围绕脱贫攻坚战,通过丰富的叙述层次,解决其中“吃水、通路、新农村建设”三个任务,让人倍感鼓舞。临夏花儿剧编创力量在不断进步,原创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优秀的剧目,“这既是布楞沟的春天,也是临夏花儿剧的春天”。另外,他提出五场花儿剧创演时,每场要解决什么问题,贯穿什么主线,需要进一步明晰,并在节奏上紧凑,突破花儿剧程式再创新,有望取得新的突破。

胡颖:花儿剧借鉴戏剧简约之美,实现写意的舞台呈现

“顷刻间千秋事业,方寸地万里山河;三五步行遍天下,六七人百万雄兵。”戏剧评论家、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胡颖发言时,通过引用写意化的戏剧理论视角,评说五场原创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道出戏剧舞台艺术的意境营造。

胡颖说,花儿剧介于既是戏剧、话剧和歌舞剧之间,尽管只有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但她吸收了各种传统戏剧曲艺精髓,形成了一门独具魅力的地方剧种,她展现给观众的视角应是多元的,同时她的舞蹈和音乐,也应是写意的。舞台剧和戏曲舞蹈、音乐表现在专业性方面,有生发情绪舞蹈和戏剧舞蹈,需要写意和创意结合。花儿剧歌舞性方向发展,有装饰性舞蹈。我看《布楞沟的春天》舞台装的比较满,那是歌舞剧,而不是戏剧,戏剧舞蹈讲究的是一种展示,用形体话语等来表现,不是直接写出来,而是通过舞台形象来展示,突出音乐的表现力度方面,戏剧要把劣势变成优势。

常说“十部戏剧九部传奇,十部传奇九部相思”,如《桃花扇》这个剧,以离合之情表现时代变迁,成为一部戏剧名作。她认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在创演中,或许能借鉴戏剧艺术创作之长,实现传神动人的舞台呈现。

滕飞:调用音乐美感,增强花儿艺术感染力

甘肃省文联文学院副院长滕飞说,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有大格局,大气魄和大手笔,是一部好看的花儿剧。在谈到现实题材花儿剧创演时,他认为进一步增强艺术品味,花儿剧应该充分运用临夏方言,做到雅俗共赏;突出花儿剧主题音乐感染力,剧情故事可以用音乐的手法表现出来。

他认为,艺术是一门讨巧的技术,怎样来赢得受众的欢迎和青睐,需要满足观众对艺术的欣赏,实现心灵共鸣。艺术是作者传递给观众的美感享受,就好比是暗中踩中的节拍,自然而然达成的默契。展演主旋律的花儿剧,需要突出增强艺术品味,花儿剧发源于临夏,立足于临夏花儿这方热土,突出主题音乐的分量,剧情通过音乐手法表现出来。

赵小钧:植根临夏沃土,绽放花儿艺术芬芳

作曲家、兰州城市学院音乐学院副教授赵小钧说,花儿剧向戏剧还是歌舞剧方面发展,还要看实际的需要。看了《布楞沟的春天》这部花儿剧,我感觉话剧的成分多,歌唱生活的比重少,花儿剧编舞看舞美,观众听花儿音乐,花儿的特色还应再浓一些。现在来看,这部花儿剧还显得太洋气,今后还需要进一步接地气,植根临夏花儿之乡,让花儿剧土色生香。

在花儿剧艺术创演方面,他认为,花儿剧应注重戏剧艺术的转化与利用,一是结合原生态河州花儿,突出河州花儿唱段,展现民歌的艺术魅力;二是要有主题音乐,全剧有让观众过目难忘的音乐,观众看过听过后记住,心目中能留下很深的印象。

在专家研讨会总结时,州政府文化艺术顾问马少青说,各位专家学者对临夏花儿满怀热情,从艺术层面上谈了很多很好的认识,他要求剧组编创人员要自加压力,下一步精心做好剧本的修改完善,用艺术手法来展现宏阔的新时代,要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充实剧本创作艺术品味,以精益求精创演完美,把临夏花儿剧推向全国舞台。

研讨会最后,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剧组负责人、州民族歌舞剧团团长马颖作了表态发言。

责任编辑:山桦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媒体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