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

对临夏花儿传承与保护方面的几点思考

花儿被人们称为“西北之魂”、“西北的百科全书”,“是活着的《诗经》”,广泛流行于甘肃、青海、宁夏、新疆、西藏等省区,由回、汉、藏、土、裕固、东乡、保安、撒拉等各族群众用汉语演唱的一种以反映爱情为主的民歌,被誉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艺术长廊中的一朵奇葩。2009年9月,甘肃花儿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使得河州花儿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处理好花儿的传承与发展,就显得至关重要。现今,花儿的传承工作遭遇到了瓶颈,从现实情况来看令人担忧,比如演唱者大多都是以中老年人为主,青年人较少;以农民听众为主,知识分子较少,传承和保护花儿遗产,显得有些后继乏人,花儿的传承、保护与发展工作刻不容缓。 一、临夏花儿在传承与发展...



你若盛开 花香自来

1 月 10 日至 11 日,在临夏州民族歌舞剧团原创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专家研讨会上,甘肃省戏剧作家、戏剧词曲家、戏剧表演艺术家、戏剧评论家齐聚一堂,畅谈对该花儿剧 的见解与 感想 。 各位专家和学者从不同 视角 展望花儿剧美好前景,提出花儿剧 未来 发展 构想 。 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以2013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东乡族自治县高山乡布楞沟村为背景,讲述各级党委、政府与帮扶单位,围绕“一定要把水引来,把路修通,把新农村建设好”指示精神,投身布塄沟村脱贫攻坚,实现了水通、路通、新农村建设的变化,贫困山村迈上了脱贫致富奔小康之路。2016年,按照州委、州政府要求,州民族歌舞剧团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编创完成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将布塄沟村脱贫攻坚的感人故事搬上舞台,在60周年州庆期间...



《花儿与少年》的真相浅说(下)

《花儿与少年》是1956年冬天在陕西创编的。为参加全国专业舞蹈汇演,西安人民歌舞剧团于1956年冬天组织当时在该剧院工作的民歌演唱家朱仲禄、作曲家吕冰及编舞家章民新,以朱仲禄熟悉的青海民间小调和花儿旋律为基本素材,共同综合、创作了抒情歌舞《花儿与少年》。期间,由朱仲禄提供了青海民间小调《四季歌》《蓝玉莲》《五更鼓》等多个青海民间小调为原始素材,并根据需要,对《四季歌》的歌词作了部分改动,使之更加靠近“花儿”的格律;音乐上,还注入了不少“花儿”的旋律。 可见,《四季歌》只是《花儿与少年》抒情歌舞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更不是全盘移植。抒情歌舞的舞台动作、服装等大胆借鉴了社火节目《八大光棍》。抒情歌舞定稿时,由朱仲禄建议起名《花儿与少年》(见2007年11月9日《西海都市报》音乐家罗成专访...



“花儿与少年”的真相浅说 (上)

近些年,随着青海省打造“花儿”品牌的深入,抒情歌舞《花儿与少年》竟也成为一个热门话题。笔者想从历史资料出发,就某些关键性问题归纳一下—— 关于“花儿”及其称谓 大西北的山野民歌叫“花儿”,是由来已久的。“花儿”是中国西部地区以浩瀚辽阔的地理环境和多样立体的气候特征蕴就的具有独特风貌和独具内涵的西部山野民歌。2006年,青海省四个传统花儿会被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2008年,朱仲禄获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民歌杰出传承人”称号;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中国西北花儿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西北“花儿”的特点是,传唱历史悠久,长盛不衰;传唱地域辽阔,在海内外产生影响;传唱民族众多,以西北汉语方言演唱;唱词格律严谨,口语风格浓烈;曲令繁多,地域和民族特色明显;...



松鸣岩“花儿”由来

“花儿”一词的出现,最早当属《玉台新咏》中沈约《十咏领边绣》:萦丝飞凤子,结伴坐花儿。照此看来,南北朝时就有人唱“花儿”了,但那时的“花儿”是什么样子,我们无法了解,而描写古河州花儿的诗文最早出现在明代成化年间任职河州的儒学教授高弘诗中:“青柳垂丝夹野塘,农夫村女锄田忙。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说明在明代河州传唱花儿已蔚然成风。 20世纪40年代初张亚雄先生的《花儿集》认为:“河州是花儿最兴盛之地,是花儿的故乡”。从保留的音调、早期唱词及遗留的民俗等分析,河州花儿是秦、南北朝时期羌、汉民歌融合而具雏形,后经隋、元时期汉族及汉化羌族、藏族的演唱逐渐形成和完善,明代以后,经汉、回、东乡、保安、撒拉、土族等民族的演唱和传播、流传而成为一种独特的民歌,并逐渐繁荣起来...



花儿:此曲只应天上有

临夏人是有福气的,在这里可以品味古河州的文化积淀,可以观赏古丝道的风物交汇,也可以聆听著名记者范长江从筏子客那儿听到 “天籁之音”。 被誉为 “大西北之魂”的花儿,它像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千百年来照耀着古老而又神秘的河州大地。在吸取临夏灵地美山乳汁中,在各民族兄弟共同喜爱、共同浇灌、共同呵护、共同培育下,“花儿”这朵艺术奇葩绽放得异常鲜艳、夺目。“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是由不得自家,刀刀拿来者头割下,不死就是这个唱法。”就是临夏人对花儿至死不渝的情怀。 花儿是属于春天的,每当桃红柳绿、百花争艳时节。各地的 “花儿会”也次第举行。“老僧喜开浴佛会,八千游女唱牡丹”,这是一百多年前古人生命的预约。而如今,邀三五知己好友浪一下一年一度的 “花儿会”,那生活就赛过了神仙。你看...



牙含章:“花儿”研究的先行者

牙含章:“花儿”研究的先行者 郭正清 牙含章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族问题理论家、宗教学家和藏学家。鲜为人知的是,在他的青年时代,他曾经进行过花儿的搜集整理,并开创了花儿的理论性研究,他从花儿的丰富的文学内容和绚丽的音乐形象两个方面,对花儿渊源、流派、格律、语言结构、音乐特征、演唱形式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系统地提出花儿学方面的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许多方面有独到的见解。至今,在花儿研究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上,没有超越当年牙含章先生的研究的范围和达到的学术水平。牙含章先生的花儿学的研究论著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部文学著作,是为我们留下的一笔珍贵的民族民间文学遗产。 牙含章先生对花儿的研究成果现存文字有三个部分:一是他写的一篇花儿研究文章——花儿再序。这是一篇内容丰富、材料翔实、论...



花儿剧

花儿剧是以西北地区广为流传,特别是在临夏地区各族人民喜闻乐见的河州花儿、洮岷花儿委基调而创作演出的一个新的剧种。花儿剧的雏形,是1966年创作演出的小型花儿剧《试刀面》,这是创作演出人员第一次以花儿为基调、进行大胆艺术实践的成功尝试,也是第一次把花儿表现形式作为戏剧艺术的主题,搬上舞台,引起戏剧工作者的高度重视和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此剧参加了1966年由甘肃省文化厅举办的地方戏曲节目调演,获得专家和同行的好评。 花儿剧主要剧目介绍: 1、花儿剧《花海雪冤》创作于1984年,取材于莲花山六月六花儿会上流传的一个民间故事,它描写了贫苦的长工阿西木和东家小姐海迪娅相爱,由于门第悬殊,阿西木被坏人诬陷入狱。它有冤难伸,恳求县官准它六月六上山对歌,倾诉冤屈。酷爱花儿的县官破例带囚犯上山场,...



临夏花儿的构思方法

构思,是人们孕育作品时进行的思维活动。花儿作为民间口。头的歌唱艺术,在立意构思唱词时,继承、运用了兴、比、赋的艺术手法,创编出了许多形象感人的作品。郗慧民先生对这一问题作过相当深入地考察,并从理论与实际的紧密联系中得出了符合客观的结论①。渗考郗先生的论文,对我们认识花儿的构思形式是多有助益的。 (一)兴式构思 兴,是兴起或开头的意思,就象宋朝的朱熹所解释的: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即从所见、所闻、所接触到的事物中,引起联想,类推渲染等,以表现某种感情和愿望,收到由此及彼、触景生情的艺术效果。花儿是上、下段两部分组成的,上段起兴,下段言情。从兴式构思唱词上、下段的相互关系来看,我们可分为借韵叶律式、间接衬托式和触景生情式。 1、借韵叶律式。上、下段只要押韵或押相...



丰富多彩的“令”

花儿的歌名以花独秀,花儿的曲调名也别具风韵,曲调的传说、命名及常见的曲令等,更是引人入胜,群芳荟萃。 (一)令的来历传说 这里的人们把曲调称之为勒,与藏族的称谓相同(详见《花儿与藏风》401页)。早期的花儿整理者受到各方面的局限,简单地把勒与唐代的酒令等相联系,用令代替了勒。结果以讹传讹,在花儿研究界和许多出版物中,令成了花儿曲调的专用词,勒倒是鲜为人知了。1981年周梦诗、1985年刘凯等先生都指出勒是民间的传统叫法。①但令已成文坛事实,任凭识者指正,也难以改变了。在广大的群众中,除个别经常参加调演、比赛的歌手知道令外,勒仍是普遍流行的传统称谓。鉴于令在文化新闻界的深远影响和勒在群众 中的根深蒂固,我建议暂时二者并用,并加强相互的解释和说明 工作,待过一段时间,看二者的发展趋势,再作...



黄河两岸“花儿”红

永靖,俗称河州北乡,位于黄河上游地带。洮河、大夏河、湟水等河穿流过高山峡谷,从四面八方在这里汇入黄河,贯穿永靖县境。东与临洮相连,南与东乡、临夏县一水之隔,西与积石山县、青海民和县接壤,北与省城兰州毗邻,是一个汉、回、东乡、撒拉、土族等七个民族杂居区。他们在黄河的哺育下,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多民族文化,花儿是其中最鲜艳的一株奇葩。 炳灵寺花儿会 明《河州志》载寺在川北六十里,俯首黄河,琢岩为佛,立者高十余丈,卧者长数丈,上中下各八洞,石成五彩。土产檀香异药,泉水洒落,清人心脾,每逢孟夏季冬八月,近运番族,男女来游,唐之古绩也。每年农历五月端阳,甘、青两省五县的各族群众,约有上万人从水路和旱路先先后后,络绎不绝地赶到炳灵寺,喝药水、漫花儿,持续三、四天已成传统。有首花儿...



试谈洮岷“花儿”的音乐特色(摘登)

山歌是我我国民间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花儿有是山歌的一种类型,它是甘、青、宁人民非常喜爱的一种山歌体裁。洮岷花儿和青海花儿这两个流派,互为姊妹,独具风格。早文学和音乐方面有着很重要的研究价值。 洮河中上游是洮岷花儿的故乡。这里山大沟深,低温高寒,平均海拔在两千公尺以上,长期生活在高山之颠、洮水两岸的汉、回、藏族人民,经过千百年的锤炼,创造出具有自己质朴敦厚、率直豪放性格的花儿充分反映了这里人民的心理素质、文化传统和审美观念。 洮岷花儿有两种曲调,当地人民称曲调为令流行于岷县东、南、西路以及理川等地的叫扎刀令由于曲调开腔突发、高亢粗犷,好似刀刺人心所产生的呼叫声一样而得名。又因起腔衬词中多用啊欧,所以也有叫啊欧令的。 莲花令流行的地区较为宽广,临潭、卓尼、康乐和岷县北...



初谈“子母令”(选登)

在采集、收集、整理、分析、研究、调查、讨论花儿的过程中,我一直这样想:花儿为什么有如此巨大的艺术魅力和传播力?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丰富多才的令呢?其原因何在?经过多年大量资料的分析研究,最近,我惊讶的发现花儿有许许多多的子母令。这些令,在长期的历史发转中面向细胞分裂一样,不断地派生变异出了许多斑烂夺目、五光十色的曲调。并且,各自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浓郁的密植怒风味,丰富和扩大了花儿园地。我想几此问题,谈一点自己很不成熟的看法,希望能够引起大家兴趣。(一)在花儿里,我们可以看到、听到许多同令不同调的曲子,例如:《尕马儿令》,在临夏就有四种不同的调子,加上青海流传的一种,共有五种调子。音乐工作者们为了便于区分起见,惯用曲一、曲二、曲三的方法,来反映这种派生变异现象。又...



临夏“花儿”“河州令”的源与流(选登)

《河州令》以它高亢、宽阔、悠扬的曲调性格,表达了西北高原各族人民的精神气质。多年来,在舞台的演唱中,在电台的文艺节目里,都博得了广大听众的热情欢迎。以《河州令》为代表的临夏花儿,已成为祖国社会主义文艺百花园中的一枝鲜艳夺目的花朵,引起了全国各地音乐工作者、诗人、文学家、民间文艺研究者的重视和兴趣,他们纷纷到临夏地区去采学习,从中吸取营养、丰富自己的艺术创作。同时,也促进了花儿的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 花儿之乡,抚育成长了一代优秀的花儿民歌手,他们以各自独特的演唱风格,赢得了广大群众的赏识和赞扬。如撒拉族歌手马法土麦(女)、韩应贤,保安族歌手马木沙,回族歌手马古拜、马如林、东乡族歌手陈艾一卜,汉族歌手王绍明、王永祥等,他们的拿手曲目都是《河州令》在临夏,如果连《河...



河湟“花儿”传统词式析(摘登)

一、河湟花儿词体式初析 体式是可以独立成章的唱词的最短形式,也是河湟花儿词的最基本形式,是构成各种长篇式的基础。有两类: (一)头尾齐式:通首四句,分为两段,每段由一个上句和一个下句组成。如:(上句)十层牡丹九层开,这一层为啥不开;(下句)心肠又好嘴又乖,为啥在跟前不来?所谓齐是指首尾四句字数相当,大体整齐,非指每句长短绝对齐。演唱时,一遍曲调一段词,一首词唱两遍曲调,犹如宋词的双调。这是河湟花儿的通例,几无例外。(二)折断腰式:在头尾齐式的上下两句间加进一个腰句而成。可在前后两段都加,也可只在前段或后段加。如:(上句)两个芍药一个跟(腰句)好芍药(上句)要长在门前的土里;(下句)两个身子一个心(腰句)好夫妻(下句)要走个长远的路哩。 二、河湟花儿词的段式 河湟花儿...



“花儿”与小调的区别(摘登)

由于民族和地区的不同,歌谣也有多种多样的形式。花儿与小调是属于民间歌谣的范畴的两种不同形式。他们之间既有钱丝万缕的联系,又有显著的区别,在内容、形式等方面各自都具有明显的特征。但是,历来搞民间文学的同志却疏忽了这一点,常常将二者混为一谈,在花儿专集里硬塞进小调,有些研究花儿的文章误称小调为花儿联唱、叙事花儿、长歌,正因为如此,有的同志编出类似小调的所谓花儿,既群众所痛恨的花儿编成四不像,保护连相,想唱没法唱的花儿。同时,民间小调迄今引不起人们的注意,甚至有些广泛流传在各族人民中的小调,未经垦植和灌溉,给予它应有的地位。还给花儿的研究工作带来了不少困难。 早在四十年代张亚雄先生说:民间歌谣所包括者:有小调、童谣、道情等种种不同的调子,因地域而异色异名。民间歌谣与都...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