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

河州牡丹甲天下“花儿”声声咏牡丹

“牡丹随处有,胜绝是河州”。 清代陇上诗人吴镇宦迹大江南北,他在多次考察、欣赏河州牡丹后留下如上震惊世人的诗句。河州是中国紫斑牡丹原产地,临夏市出土的宋代金墓诸多精美牡丹砖雕,反映着河州牡丹悠久的历史。在明嘉靖《河州志·花卉类》有:“牡丹(各色千叶单色二种)”明都督院左副都御史杨一清《过河州》记载当时的盛况“四面峰峦锁翠帷,万家花柳及春栽。”1940年,张亚雄在编著《花儿集》曰:“世称牡丹以洛阳产者为贵,故又称牡丹曰‘洛花’,相传洛阳名花借种河州,则河州牡丹甲天下矣”。当代牡丹专家李嘉珏考察临夏紫斑牡丹粉西施、河州紫、艳安、大红袍、绿牡丹、紫二乔、醉胭脂、象牙白、金花状元等上百个品种后认为:“华北、中原一带牡丹品种群的原种主要应是矮牡丹和紫斑牡丹”。以往的传说和当今的...



河州“花儿”的音调旋律

歌词的声调 声调同节奏、押韵一起是构成诗歌音韵美的三大因素之一。声调在诗歌中主要以平仄区分。我国古代把平声归于“平”,把上声、去声、入声归为“仄”。这四种声调的发声和语气都各不同,古人云“平声者哀而安,上声者厉而举,去声者清而远,入声者直而促。”入声字在今天的普通话中已经消失,现代的四声,改阴平、阳平为“平”,上声、去声为“仄”。平仄的区分是我国古典诗词中表现音韵美最细微、最具体的手段,对于以单音词为主的中国语言来说,可以使声调的长短、高低、轻重得以调配,使音调具有抑扬顿挫的参差美。平仄在声调上有不同的特点,比如,平声为“扬”,响亮、高亢,可以拉长不变,适于旋律的延伸;仄声为“抑”,低回、短促,适于有力的结尾。古典诗歌和一般歌词的韵脚落在平声上,行腔拉声,比较顺...



河州“花儿”的艺术价值

你唱个“花儿”了我对哩史有东摄 河州“花儿”是我国最古老的民歌之一。它是在大西北土地上传播最广的、由各族劳动人民创作的、他们最喜爱的口头文学形式。它既具有一般口头文学的属性,即口头创作,口头流传,并在流传过程中不断经过传唱人的加工润色,具有集体创作的性质,因而唱词、乐音不断丰富,意境更为广阔;同时它又是半农半牧区的文化形态,具有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融合的特点,人们特别擅长用自然景象寓比内心意象。几乎每一首“花儿”都是客观景物和主观意念紧密结合而构成的飞扬神思;几乎每一首“花儿”都是一首歌,一幅画,一段令人心动的故事。“花儿”因此而表现出它的特殊的艺术价值:以其真实敦厚的情感,朴素简约的语言,情景交融的构思,使人们得到一种意念升华的天籁般的吟咏之美。 意境之美 “感于哀乐...



花曲之魁《河州大令》

《河州大令·上去高山望平川》这首“花儿”最早见于朱仲禄编选的《花儿选》第159页,西北人民出版社1954年3月出版。1953年3月,临夏著名“花儿”歌手王绍明和回族歌手马占祥赴西安,参加了“西北文艺汇演”,并被选拔为赴北京歌手,同“花儿王”朱仲禄一同参加了“全国第一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关于《河州大令》与《河州二令》《河州三令》的命名,也是在这次汇演中作出的。为了使这几个相近的《河州令》有所区别,并使曲名具有时代感,他们三人经商量研究,决定将具有豪迈奔放风格的、朱仲禄演唱的《河州令》命名为《河州大令》,将马占祥演唱的《阿哥的憨肉肉令》命名为《河州二令》,将王绍明演唱的《阿哥的肉令》命名为《河州三令》。在中南海怀仁堂,“花儿”歌唱家朱仲禄演唱了《河州大令·上去高山望平川》、王绍明用...



丰富多彩的河州“花儿”曲令

口漫“花儿”者心里甜杨进明 摄 “花儿”曲令就是“花儿”的曲调,不同的“令”标志着不同的曲调。“花儿”的“令”是“花儿”原名“勒”的谐转音。“勒”是藏语“歌”或者“音调”的意思。在多民族聚居区的人们,受藏族的影响,把曲调称之为“勒”,后为现代文人整理为谐音字“令”,也是酒令的“令”字的借用词,现已约定俗成。它与宋词元曲的词牌名、曲牌名相同,标志着“花儿”曲调的高度发展。 《中国花儿曲令全集》共入编甘肃、青海、宁夏、新疆、陕西等省区各类“花儿”曲子360首,其中甘肃164首、青海126首、宁夏39首、新疆22首、陕西6首、甘肃青海两省联合署名3首。全书共收入“花儿”曲令150个,按两大类型分,河州型“花儿”曲令143个(曲子340个)、洮岷型“花儿”曲令7个(曲子20首)。 河州“花儿”的音乐色彩纷呈,...



临夏和政松鸣岩花儿会:中国花儿传承基地

松鸣岩花儿会又称“四月八花儿会,龙华歌会,是一种古老的传统民俗活动。起源于佛教龙华大会。是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六至二十九在和政县国家级森林公园、国家4A级旅游景区、省级风景名胜区松鸣岩举行的花儿会。为甘肃省著名的三大花儿会场之一。也是河州花儿的发祥地。松鸣岩花儿会与其它花儿会相比,突出特点是多用乐曲伴奏,系典型的河州花儿形式。2003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和政县为 “中国花儿传承基地”。2006年5月20日,松鸣岩花儿会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松鸣岩花儿会起源于每年“四月八”(实指农历四月二十八,会期为农历四月二十六至二十九日)举行的佛教龙华大会。因此,也称“四月八花儿会”“龙华歌会”。 明代《河州志》写道:“松鸣岩灵湫,州南百里,花草芬芳,有泉号灵湫,岁...



花儿与口弦:千年流淌的心曲

花儿是流传于我国西北地区的山歌,曲调高亢悠扬,歌词淳朴清新;口弦是回族妇女喜爱的小型弹拨乐器,有《廊檐滴水》《骆驼铃》《珍珠倒卷帘》等“口弦令”,用口弦弹奏出的曲调悦耳动听。 唱花儿、玩口弦,这些千年流淌的心曲,构筑了当地人的精神家园。 花儿本是心上的歌 花儿传承人赵福朝的家,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西夏区兴泾镇热闹的集市里。每逢有集,市场里便会涌入很多人和车辆,我们几经周折才到达市场门口,赵福朝远远地向我们迎来。我们一路寒暄,进了他的家门。此行我们有幸了解了花儿,并听到了赵福朝唱的花儿。 花儿,又称少年、话儿,是宁甘青地区的回、汉等民族广泛传唱的一种高腔山歌。在回族人心里,认为“花儿本是心上的歌,不唱是由不得自家”。花儿多为独唱或对唱形式,演唱者即兴编词,声调高亢,...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

青海大通花儿会 陈宜强 摄 中华民族有着5000年灿烂的文明,积淀着56个民族厚重的历史记忆和丰富的精神追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要善于从中华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汲取能量,保持对自身文化理想、文化价值的高度信心,保持对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的高度信心” 。西部民间艺术“花儿” ,不仅仅是民众的生活方式、情感表达,而且其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纯粹质朴的音乐形象、丰富多彩的文学内容,以及蕴含深刻的思想精神,使其成为民族民间文艺独特的组成部分,因此对其更好地挖掘、整理也是坚定文化自信,传承中华美学精神,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路径。 生活在西部地区的汉族、藏族、土家族、回族、撒拉族、东乡族、保安族、裕固族等诸多民族,对“花儿”的...



“尕猫娃叫的了一晚夕”

(一) 初夏的一个夜晚,一只小猫流浪到某居民楼的九楼上,在楼梯间逡巡游走。它呜呜地哀鸣,啼叫了一夜,那真是“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楼上住户闻之,辗转反侧,怅然若失。第二天夜里,小猫又出现了,它依旧悲声哀号,凄凄惨惨,呜呜咽咽,整整一夜。住户虽不耐烦,但也懒得起床出门驱赶。谁知第三天晚上小猫继续如此这般;它犹如孤鸿哀鸣,在悲悲切切、凄凄惶惶地号哭。住户非常恼怒,知道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决意逮送到楼下。可是转念一想,夜半时分,奔跑捕捉,发出声响,楼下人家听见,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反倒不妙。住户只好披着衣服,怔怔地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突然间他想起家乡春夏之交的夜晚,常有猫儿在房顶扑打嘶鸣,人们说这是猫在发情求偶;...



牙含章:“花儿”研究的先行者

牙含章:“花儿”研究的先行者 郭正清 牙含章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族问题理论家、宗教学家和藏学家。鲜为人知的是,在他的青年时代,他曾经进行过花儿的搜集整理,并开创了花儿的理论性研究,他从花儿的丰富的文学内容和绚丽的音乐形象两个方面,对花儿渊源、流派、格律、语言结构、音乐特征、演唱形式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系统地提出花儿学方面的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许多方面有独到的见解。至今,在花儿研究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上,没有超越当年牙含章先生的研究的范围和达到的学术水平。牙含章先生的花儿学的研究论著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部文学著作,是为我们留下的一笔珍贵的民族民间文学遗产。 牙含章先生对花儿的研究成果现存文字有三个部分:一是他写的一篇花儿研究文章——花儿再序。这是一篇内容丰富、材料翔实、论...



对临夏花儿传承与保护方面的几点思考

花儿被人们称为“西北之魂”、“西北的百科全书”,“是活着的《诗经》”,广泛流行于甘肃、青海、宁夏、新疆、西藏等省区,由回、汉、藏、土、裕固、东乡、保安、撒拉等各族群众用汉语演唱的一种以反映爱情为主的民歌,被誉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艺术长廊中的一朵奇葩。2009年9月,甘肃花儿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使得河州花儿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处理好花儿的传承与发展,就显得至关重要。现今,花儿的传承工作遭遇到了瓶颈,从现实情况来看令人担忧,比如演唱者大多都是以中老年人为主,青年人较少;以农民听众为主,知识分子较少,传承和保护花儿遗产,显得有些后继乏人,花儿的传承、保护与发展工作刻不容缓。 一、临夏花儿在传承与发展...



你若盛开 花香自来

1 月 10 日至 11 日,在临夏州民族歌舞剧团原创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专家研讨会上,甘肃省戏剧作家、戏剧词曲家、戏剧表演艺术家、戏剧评论家齐聚一堂,畅谈对该花儿剧 的见解与 感想 。 各位专家和学者从不同 视角 展望花儿剧美好前景,提出花儿剧 未来 发展 构想 。 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以2013年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东乡族自治县高山乡布楞沟村为背景,讲述各级党委、政府与帮扶单位,围绕“一定要把水引来,把路修通,把新农村建设好”指示精神,投身布塄沟村脱贫攻坚,实现了水通、路通、新农村建设的变化,贫困山村迈上了脱贫致富奔小康之路。2016年,按照州委、州政府要求,州民族歌舞剧团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编创完成五场花儿剧《布楞沟的春天》,将布塄沟村脱贫攻坚的感人故事搬上舞台,在60周年州庆期间...



《花儿与少年》的真相浅说(下)

《花儿与少年》是1956年冬天在陕西创编的。为参加全国专业舞蹈汇演,西安人民歌舞剧团于1956年冬天组织当时在该剧院工作的民歌演唱家朱仲禄、作曲家吕冰及编舞家章民新,以朱仲禄熟悉的青海民间小调和花儿旋律为基本素材,共同综合、创作了抒情歌舞《花儿与少年》。期间,由朱仲禄提供了青海民间小调《四季歌》《蓝玉莲》《五更鼓》等多个青海民间小调为原始素材,并根据需要,对《四季歌》的歌词作了部分改动,使之更加靠近“花儿”的格律;音乐上,还注入了不少“花儿”的旋律。 可见,《四季歌》只是《花儿与少年》抒情歌舞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更不是全盘移植。抒情歌舞的舞台动作、服装等大胆借鉴了社火节目《八大光棍》。抒情歌舞定稿时,由朱仲禄建议起名《花儿与少年》(见2007年11月9日《西海都市报》音乐家罗成专访...



“花儿与少年”的真相浅说 (上)

近些年,随着青海省打造“花儿”品牌的深入,抒情歌舞《花儿与少年》竟也成为一个热门话题。笔者想从历史资料出发,就某些关键性问题归纳一下—— 关于“花儿”及其称谓 大西北的山野民歌叫“花儿”,是由来已久的。“花儿”是中国西部地区以浩瀚辽阔的地理环境和多样立体的气候特征蕴就的具有独特风貌和独具内涵的西部山野民歌。2006年,青海省四个传统花儿会被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2008年,朱仲禄获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民歌杰出传承人”称号;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中国西北花儿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西北“花儿”的特点是,传唱历史悠久,长盛不衰;传唱地域辽阔,在海内外产生影响;传唱民族众多,以西北汉语方言演唱;唱词格律严谨,口语风格浓烈;曲令繁多,地域和民族特色明显;...



松鸣岩“花儿”由来

“花儿”一词的出现,最早当属《玉台新咏》中沈约《十咏领边绣》:萦丝飞凤子,结伴坐花儿。照此看来,南北朝时就有人唱“花儿”了,但那时的“花儿”是什么样子,我们无法了解,而描写古河州花儿的诗文最早出现在明代成化年间任职河州的儒学教授高弘诗中:“青柳垂丝夹野塘,农夫村女锄田忙。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说明在明代河州传唱花儿已蔚然成风。 20世纪40年代初张亚雄先生的《花儿集》认为:“河州是花儿最兴盛之地,是花儿的故乡”。从保留的音调、早期唱词及遗留的民俗等分析,河州花儿是秦、南北朝时期羌、汉民歌融合而具雏形,后经隋、元时期汉族及汉化羌族、藏族的演唱逐渐形成和完善,明代以后,经汉、回、东乡、保安、撒拉、土族等民族的演唱和传播、流传而成为一种独特的民歌,并逐渐繁荣起来...



花儿:此曲只应天上有

临夏人是有福气的,在这里可以品味古河州的文化积淀,可以观赏古丝道的风物交汇,也可以聆听著名记者范长江从筏子客那儿听到 “天籁之音”。 被誉为 “大西北之魂”的花儿,它像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千百年来照耀着古老而又神秘的河州大地。在吸取临夏灵地美山乳汁中,在各民族兄弟共同喜爱、共同浇灌、共同呵护、共同培育下,“花儿”这朵艺术奇葩绽放得异常鲜艳、夺目。“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是由不得自家,刀刀拿来者头割下,不死就是这个唱法。”就是临夏人对花儿至死不渝的情怀。 花儿是属于春天的,每当桃红柳绿、百花争艳时节。各地的 “花儿会”也次第举行。“老僧喜开浴佛会,八千游女唱牡丹”,这是一百多年前古人生命的预约。而如今,邀三五知己好友浪一下一年一度的 “花儿会”,那生活就赛过了神仙。你看...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